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尹承德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美国战略调整与中东乱局

2018-10-12
AA.gif

在本届联合国大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空前猛力地攻击伊朗,并声言要对伊朗施加更多更严厉的制裁,同时威胁要制裁与伊朗做生意的国家和公司,欲通过扼杀伊朗经济来搞垮其政府。这是美国推行超强硬反伊政策的新表现,也是它在中东推行极端霸权战略的一个断面。

后冷战时期,美国实行独霸中东战略,以支持以色列坐大和对异已国家实行政权更迭,以便全盘西化地区国家为目标。为此,它不择手段,直至用武力颠复主权国家政府。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内,为适应战略中心东移亚太的需要,美国中东战略有所收缩,政策趋于务实。例如从伊拉克撤军,结束打了近十年的伊拉克战争;松动与伊朗关系,签署伊核协定;同以色列极右政府保持一定距离,等等。这使紧张动荡的中东局势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特朗普上台后情势突变,他反奥巴马之道而行,在中东变本加厉推行强霸战略:退出伊朗核协定,对伊朗恢复并强化全面制裁;大力支持以色列,打压巴勒斯坦,承认耶鲁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驻以使馆迁到该地,取消对巴方的各种援助,包括对难民的人道主义援助,关闭巴解组织驻华盛顿办事处,提出完全有利于以色列的所谓巴以冲突“终极解决方案”。这些是美国在巴以冲突70年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蛮横之举。此外,美国强化打压叙利亚,假借名义多次对叙进行狂轰烂炸,将在叙利亚的驻军增至两千多名,实际上在该国建立了一块“他人莫入”的美国飞地,一定意义上成为“国中国”。更有甚者,特朗普政府还加紧筹组“地区国家反伊(朗)同盟”,建立以海湾国家为主的阿拉伯逊尼派国家反对伊朗、叙利亚等什叶派国家的联盟,以便更有力有效地打击和搞垮伊叙政权,并借此同俄、伊、叙阵营抗衡,增强其在中东同俄罗斯争夺实力的地位。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如此全面推行极度强硬的霸权战略,为冷战结束近30年来美国历届政府所仅见。

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空前激化了地区各类矛盾,严重搅乱和恶化了地区局势,使中东地区陷入多年来罕见的紧张动荡以至战乱危机之中。其一,打断了巴以和平进程,使巴以冲突再起。特朗普的中东政策不是偏袒以色列的问题,而是站在以色列一边欺压巴勒斯坦,使自己自动失去了调停人资格,巴方愤而拒绝美的调解作用,并以美国违反国际法为由将其告上国际法庭,巴以和平进程被迫中断。以色列有美国的支持后,更加有恃无恐地打压巴勒斯坦,镇压和平示威民众,特朗普上台前相对稳定的巴以局势变得流血冲突不断。其二,挑起并加剧地区两大集团的矛盾和对抗。美国拉拢沙特为首的阿拉伯逊尼派国家介入叙利亚战争和反伊(朗)行动,并策动前者筹建反伊(朗)联盟,这种做法势必扩大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国家同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国家的教派矛盾,使两派更加不相容,以至对立对抗长期化。美国利用阿拉伯人打阿拉伯人、穆斯林打穆斯林的策略,使中东两大教派的矛盾上升为地区主要矛盾和地区主要乱源,巴勒斯坦问题被边缘化。其三,严重冲击了防核扩散体系,危害地区和全球安全。伊核全面协议是经过世界主要大国和伊朗等六方长期艰难谈判而达成的,是符合各方利益的理想选译。特朗普政府说废就废,还要对伊朗施以极限制裁,使这一协议的存废成疑。如果伊朗最终得不到因弃核而应得的实际利益,它随时可以退出协议走上重新研发核武之路。美国此举可能在中东以至世界打开核扩散的“潘多拉魔盒”,后果难以预料。其四,增加大国碰撞的风险。中东是美俄当前地缘争逐的焦点。美国把伊朗、叙利亚看作中东仅存的两个敌对和异己国家,对它们强力打压和实行政权更迭是其中东政策的主要目标。俄罗斯则力挺伊朗,大力扶持叙利亚,使美国不敢对伊叙两国痛下杀手。尤其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唯一的势力范围和战略立脚点,不容有失。因此,俄罗斯根据主权国家叙利亚政府的请求,出兵维护其政权,帮助其收复绝大部分国土。但美国及其盟友以色列对叙利亚的侵犯和不断狂轰滥炸,严重危害俄罗斯盟友叙利亚的主权与安全,威胁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因此俄罗斯坚决予以反击。现在叙利亚内战已到最后关头,俄罗斯领导的叙伊阵营有可能乘胜进击,解放叙利亚全境,而美国领导的反叙联盟则决不会退让。美国对叙利亚的非法直接军事干预很可能招致它与俄罗斯在叙利亚短兵相接以至爆发军事冲突。

中东是世界主要产油区,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确保独霸中东是美国称霸世界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冷战后美国历届政府一个主要外交政策目标。特朗普政府在中东推行超强权政策固然是从美国的霸权利益出发,但也挟带“私货”。鉴于近年来美国国内保守民粹势力上升,犹太人财团在美国政治经济领域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特朗普认为,他在中东越强硬越亲以,越同俄罗斯对着干,就越能显示美国的强大,越能赢得美国保守民粹主义和犹太人的心,这将有利于他安度“通俄门”,有利于共和党赢得中期选举和他本人获得下届总统连任。

特朗普自以为其对中东的极端强硬政策体现了他对“美国优先”的承诺,对美国国家有利,但实际情况相反。他的非理性严重损害了有关各方的利益,其中受损失最大的就包括美国自己,因为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受到国际社会特别是该协议其他五个签署国的一致反对,因此他威胁“不放过”同伊朗做生意的国家从而窒息伊朗经济的图谋不会得逞。同时,特朗普使美国的国际道义与信誉跌到厉史最低点,陷于空前孤立。此外,核扩散趋势如果加剧,对美国自身安全也是一种挑战。美国政府的政策导致巴以和平进程中断,延长并加剧了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难,必然在阿拉伯人、穆斯林中种下更多仇美种子,针对美国的国际恐怖主义有可能卷土重来。特朗普自以为“只赚不赔”的“生意” 到头来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已的脚。但愿美国政府能汲取前车之鉴,反躬自省,从霸权狂欢中醒悟,停止做损人损己之事,则中东幸甚,美国幸甚,国际社会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