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经济冷战仍然笼罩欧洲吗?

2019-04-02
B.jpg

1992年,美国著名学者、历史学家沃尔特·拉费伯尔提出了颇有挑战性的问题:已经结束的是哪一种冷战?在这篇发人深省的文章中,拉费伯尔重点谈到欧洲在安全领域和全球市场的依赖关系。尽管美苏两极化已经成为历史,但在今天,尤其是在北京的“一带一路”倡议给欧洲大陆带来中国的直接投资机会之际,“美国与欧洲国家依然在……就欧洲应该朝什么方向发展进行着一场持续的斗争”。2018年,中国和意大利的双边贸易额达到创纪录的542.3亿美元,而上周罗马和北京达成的协议无疑将让这一数字在2019年扩大。欧洲正在重新评估自己在国际经贸领域里的选择。

习近平和意大利领导人达成了总价值约28亿美元的29项协议,涉及农业、金融和能源,并使意大利的能源和工程公司有更多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中国交通建设集团还将开发管理意大利热那亚的最大港口,并力求振兴靠近斯洛文尼亚边境的的里雅斯特港,使之成为打进中东欧地区的出口枢纽。

意大利国家贷款机构——意大利存贷款公司(CDP)也与中国银行签署发行“熊猫债券”的协议。它是境外机构向中国境内投资者发行的债券。意大利存贷款公司预计将发行50亿元人民币(7.445亿美元)的债券,这家机构还将和中国银行一起为意大利企业提供40亿元人民币的联合融资。

此外,意大利设备制造商达涅利集团将在中国建造一座钢铁厂,该厂最终将迁往阿塞拜疆。中国电商集团苏宁将加强对意大利出口和旅游的推广。协议还包括鼓励中意两国企业在燃气轮机技术和理财领域展开合作。

华盛顿的担忧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和副总统迈克·彭斯都警告在欧洲的盟国,不要在电信、直接投资、自然资源和安全领域欠中国和俄罗斯的政治经济账。今年3月,就在习近平主席上周访问罗马之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加雷特·马奎斯表示,意大利不需要“让中国虚荣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有合法性”。华盛顿的“一带一路”反对者认为,这个全球性的基础设施计划是寻求战略影响力的地缘政治工具,非洲和南亚国家对中国欠下的高额债务就是中国霸权在经济上的明证。

总之,拉费伯尔近30年前所描述的冷战仍然是存在的,只不过我们的选择是要么维持二战后的旧秩序,要么倒向北京提出的“一带一路”。上周,这种冲突有了最新和最具象征意义的进展,习近平主席访问罗马,并欢迎G7经济体意大利加入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正如牛津大学世界史教授彼得·弗兰科潘所言,“这一看似无害的举动刚好发生在欧洲和欧盟的敏感时期,人们突然感到非常不安,不仅对中国感到不安,也对欧洲或欧盟应当如何适应和应对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感到惶恐”。

上月,欧盟委员会就“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在该委员会提出的统一议程中,中国被视为“系统性竞争对手”。而且最近,随着中美贸易战的继续,柏林和巴黎都对来自中国的资本表达了强硬立场。然而,意大利及其他一些欧盟国家却在奉行更独立的外交政策。

中国与罗马的经济和文化关系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当时古丝绸之路将双方连接起来。习近平主席在《晚邮报》发表写给意大利人的信,信中呼吁两国建立以基础设施、电信和港口等为重点的双赢“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随着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欧洲对东方和西方的经济中立出现了分裂。

尽管美国表示担忧,但是,已经有13个欧洲国家对中国投资“开放”。在传统西方伙伴和东方之间的这种选择,给欧洲大陆在电信基础设施或外国投资审查等问题上达成稳固共识带来了威胁。

中国利益和意大利的需要

意大利的背书增加了中国寻求重塑国际贸易的合法性,有利于中国通过热那亚港和的里雅斯特港等重要基建项目向西方市场渗透。

去年8月热那亚莫兰迪大桥坍塌,导致43人不幸丧生,之后有关基础设施投资的话题重现意大利主流政坛。加上意大利在2018年底出现经济衰退,由五星运动党和北方联盟党控制的民粹主义联合政府正在寻求外国投资以振兴经济。意大利还是欧元区国债最多的国家之一。

2018年6月上台的联合政府希望,的里雅斯特和热那亚等城市的港口能纳入拟议中的中国海上航路。拥护者们希望能获得和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一样的成功。中国企业收购比雷埃夫斯港51%的股份之后,它的业务增长了五倍。

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副部长米凯雷·杰拉奇认为,“一带一路”是“让我们的公司抓住中国在世界上日渐重要机遇的良机”。他认为欧盟和批评人士很虚伪,他们从中国的大量投资中得到好处,却不赞成意大利上周签署的谅解备忘录。

意大利副总理兼经济发展部长、五星运动党领导人路易吉·迪马约、财政部长乔瓦尼·特里亚、总理朱塞佩·孔特等人都热情支持这项协议,认为它将增加中国在意大利的投资,并提供更多获得中国市场和原材料的机会。

但在罗马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笔交易感到兴奋。内政部长、北方联盟党党首马泰奥·萨尔维尼强调,他不希望看到外国“殖民”意大利。作为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者,他还对华为参与欧洲市场所导致的手机数据安全问题表示担心。

欧盟的虚伪

不过,虽然中国过去一年对欧洲的总投资下降,但它在许多欧洲国家的活动却在增加。仅去年,中国投资者就在法国完成18.3亿美元的收购,比2017年增长86%。中国在德国的直接投资总共达到25.2亿美元,增长34%,在意大利的投资则下降21%,至8亿美元。

这些数据表明,法国和德国对意大利签署谅解备忘录的批评是虚伪的。在习近平访意问题上,法国官员称意大利与中国达成协议违背了“对抗中国经济霸权的统一战线”。但正如数据显示,对意大利的投资只相当于中国在法国或其他欧洲国家总投资的很小一部分。

主权与自身利益

与其他欧元怀疑论政府的既往政策类似,意中协议宣示了经济上对欧盟官僚机构的独立。民粹主义者也许认为,意大利不应该依赖欧盟补贴来改善基础设施和振兴经济。

在欧盟移民和财政政策上也出现了类似的转变。杰拉奇曾表示,他不希望有单一的欧盟投资审查政策。他说,“我们有28个不同经济体,有28种不同的利益,”但却要保证所有商业往来都在“我们与欧盟和北约的现有联盟内进行”。

和匈牙利及其他欧盟国家一样,意大利承诺继续效忠美国和北约,但同时它也在寻求偏离西方观点,使国家利益最大化。联想到拉费伯尔1992年的文章,正像意大利记者亚历桑德拉•博基所强调的,华盛顿看来并不能完全主导欧洲的外交政策。事实上,欧洲是中美贸易战的一个战场。尽管美国的对手已经变了,但与冷战时期一样,欧洲的依赖关系再次左右着世界事务。拉费伯尔的担忧持续到了21世纪,而且这种担忧比最初的预料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