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尹承德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美国对华政策阴晴多变的背后

2018-05-24
B.jpg

美国新政府执政第一年,对华罕见示好,但今年以来,美方态度突变,对华罕见强硬,直至发难。

在经贸领域,美国严禁中兴公司等中企在美开展业务,提出要对超过1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在战略安全领域,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频踩中国战略红线,前所未有地严重挑战中国的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将中美关系引向对抗边缘。

美国政府对华态度急变逆变,深层次原因是在国际战略格局深度演变背景下,以单边主义、排外主义和对华强硬为特点的美国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和社会民粹主义得势。他们认为中美实力消长已接近“临界点”,美国亟需出手加重对华遏制,以挽回自身颓势。其战略焦虑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一是深恐中国国力加速赶超,行将取代美国世界“百年老大”的地位。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确实实现了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年均增速是同期美国的三倍多,不断缩小了同美国的差距。1992年,中国GDP不到美国的7%,到2017年已相当于美国的67%。尽管中国的总体国力同美国仍有很大差距,但他们从零和博弈出发,认为中国对美国“独超”地位的威胁“迫在眉睫”,因而激增危机感和对华疑忌。

二是深恐中国社会发展模式愈显优势,将终结已主导世界几个世纪的西方模式。中国坚持走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实现跨越式发展,用几十年时间实现西方用上百年时间才能达到的目标。中国社会发展模式的成功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肯定和赞许,不少国家尤其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纷纷参考和借鉴中国的发展经验与理念。而西方经济长期不景气,近些年更连续爆发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反映了西方的政经模式陷入困境,明显走下坡路。他们担心中国的政经模式和中华文明可能超越其赖以安身立命的西方体制模式和西方文明文。正是在这一情势下,特朗普在2017年夏访欧时提出“保卫西方文明”,“保卫西方价值观”的口号。这种担心其实是“杞人忧天”。现在西方模式虽然影响下降,但仍是世界的主导模式。中国模式影响虽有所上升,但没有也不可能是世界的主导模式。从趋势看,未来世界的社会发展模式与文明不会是“中国化”,也不会是“西方化”,而将呈现出多元化和多样化。

三是深恐中国取代美国主导国际秩序。现在中美在国际秩序中的地位的确呈升降态势。这是由两国实行不同的外交政策造成的。特朗普指责中国是“修正主义”,即认为中国要改变既定的国际秩序。这纯属主观臆断,有违事实。中国一贯恪守国际法理,是以联合国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忠实遵从者和坚定维护者,没有能力也无意愿主导国际秩序,更不会“另起炉灶”搞一套。

特朗普对华政策急速转变并不出人意料。他本身就是带有浓重民粹主义色彩的右翼保守派人士。他强调“美国优先”,“美国第一”,本质上是“唯美独大”和“唯美独霸”,因而比其前任更加露骨地推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他站在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和社会民粹派一边,把日益崛起的中国视为主要战略对手加以重点防范和强化遏制,这是由其本质决定的。

最近,美国对华政策又有所变化,这次是朝着正面方向回摆。特朗普表示要解禁中兴公司在美国的商业活动,并可能在中美经济团队第二次贸易谈判中修改前次谈判时提出的过高与苛刻要求,使之取得积极成果,从而避免贸易战。特朗普对华态度所以“阴见微晴”主要有两大因素。其一,他虽是政治保守派,但又是一个商人,特别重利。去年他突出对华示好与合作,取得重要成果,实现了外交突围,提升了在国内的支持率。这次面临的中期选举是对他总统生涯的严峻考验,他想以对华“先压后拉”的策略,赢得更多更大利益以抬高声望,助共和党赢得选举。其二,中国妥善应对,效果良好。中国坚持原则,抵制压力,拒绝高要价,坚决维护自身核心利益,使无理施压者占不到便宜,同时注意照顾美方的利益诉求与关切。特别是中国采取一系列新的进一步扩大改革开放的重大政策措施,更有利于吸引外资和扩大进口。这些有利于推动特朗普政策转圜。

中美两国经济利益水乳交融,战略安全利益息息相关,“和则两利,斗则两害,对抗没有赢家”,这是一条铁律。期望美国对华政策回归理性务实,用行动缓解贸易争端和摩擦。特别是台湾问题系中国根本核心利益,美国宜根据既定原则妥善处理,不要老玩“台湾牌”,以免玩过头,走向摊牌。希望美国同中方相向而行,一起推动两国关系走上互利共赢行稳致远的正道。这是两国人民的期盼,也是国际社会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