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美国和阿富汗战争:游戏变了?

2017-01-13

今年,中美在阿富汗和中亚的互动可能会发生重大变化。尽管在其他领域关系不断恶化,对于这些地区,北京和华盛顿总体上仍奉行着和谐政策。与此同时,中国与俄罗斯在中亚的合作比其他任何地区都要紧密。但是。特朗普政府似乎已准备采取行动,削弱北京的有利局面。

S6.jpg

美国、俄罗斯和中国都对近期“伊斯兰国”向阿富汗和中亚地区蔓延感到担忧。尽管俄罗斯和中国都害怕阿富汗的动乱“溢出”到中亚邻国家甚至它们自己国家,但对在阿富汗接替美国领导的西方军事联盟,它们并不感兴趣。中俄都希望美国及其盟国承担维持战争的经济和军事负担。

中国在中亚的安全存在增加,是因为北京在该地区的利益扩大,以及中国外交政策积极性和安全能力整体上加强。过去20年里,中国与中亚国家建立了紧密的经济联系,这些国家一般都欢迎商业关系多样化的机会。如今中国还从中亚进口大量能源,这一地区对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也至关重要。

由于相邻的阿富汗持续动荡、伊斯兰极端主义扩张,以及预期北约在该地区军事收缩,中国对区域安全的担忧也在增加。2016年8月中国在比什凯克大使馆的爆炸事件,就是近期地区恐怖分子在中亚攻击中国目标的一例。

中国在阿富汗的经济利益已经增加,但中国的主要问题,是阿富汗潜在的不安全因素会影响北京在中亚更重要的经济与安全利益。此外,随着中国在中亚和阿富汗经济项目的增多,北京对该地区中国同胞的安全也表示关注,因为强调保护海外中国公民的重要性已成为中国外交政策比以往更突出的特点。

上述发展的结果就是,中国扩大了区域安全参与,尤其是在毗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中亚国家。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外都发生了军事联系,中国定期与中亚邻国进行特种作战、辑毒、反恐演习,所有五个中亚国家现在都有中国的军事援助,虽然不算太多。

根据早些时候的双边和多边倡议,俄罗斯、中国和巴基斯坦近期围绕阿富汗安全问题尤其是“伊斯兰国”对它的威胁举行了会谈。对自己被排除在三边机制外,阿富汗政府一直表示反对。在2016年12月底最新一次第三轮对话中,该机制同意邀请阿富汗和伊朗政府参加未来的会议。

俄罗斯、中国、巴基斯坦和伊朗政府全都尖锐批评美国领导的阿富汗多国军事行动效果甚微,十余年来未能抑制住该国的反政府武装和庞大的贩毒网。它们如今担心,这支国际部队会让“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得到一个立足点。

S7.jpg

莫斯科和北京最近协调了针对阿富汗塔利班的政策。双方现在都与塔利班领导人进行公开对话,并呼吁将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从联合国制裁名单中拿掉。这份制裁名单限制他们的国际旅行和海外金融活动,为的是促使塔利班与喀布尔和谈。俄罗斯官员声称,他们开始对话的目的,是分享有关更极端的“伊斯兰国”威胁的情报,推动阿富汗和平进程,保护俄罗斯在阿富汗人质的生命。通过这种介入,俄罗斯可能也想削弱西方在阿富汗的影响,限制塔利班对地区恐怖主义与毒品走私的支持,为将来塔利班可能在战争中取胜留后手。

从前,莫斯科将塔利班视为毫无疑问的对手。随着塔利班近些年实力增强,俄罗斯分析人士考虑在阿富汗北部建立一个缓冲区。与塔利班不同的是,更加极端的“伊斯兰国”公开宣布了全球野心,其崛起对俄罗斯(和中国)的阿富汗政策形成严峻挑战。为此俄方代表紧随中国同行,也将塔利班考虑为对抗“伊斯兰国”的潜在合作伙伴。

甚至在俄罗斯转变对塔利班的立场之前,中国已经在巴基斯坦、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直接合作下,与多位塔利班领导人进行了对话。中国很可能利用它的巴基斯坦关系向塔利班施压,让它不要支持反北京的恐怖分子,尊重中国的区域经济利益。中国和美国外交官主导了有关阿富汗问题的多边倡议,如“伊斯坦布尔进程”,这是一个旨在促进阿富汗稳定的区域合作机制,包括了十几个中亚、南亚和中东国家。

尽管在其他领域关系不断恶化,在阿富汗,北京和华盛顿总体上还是奉行着平行政策。然而,美军反对中俄与塔利班的接触,声其削弱了喀布尔的合法性,诋毁了美国领导的针对塔利班与“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阿富汗政府表示,它必须确定哪些塔利班领导人(如果有的话)可以从联合国制裁名单剔除,并要求塔利班首先同意和平条件。

阿富汗问题给即将上台的特朗普政府带来一个比叙利亚问题更严峻的挑战。不同于大马士革,喀布尔现政府是美国的长期盟友。不同于叙利亚,阿富汗战区驻扎着数千美军地面部队(而叙利亚是俄军士兵)。更何况,中国在叙利亚主要是旁观者,北京在阿富汗则是莫斯科的积极合作伙伴。

当选总统特朗普也许会尝试以阿富汗问题为契机,加强美国同印度的关系,或削弱中俄安全合作。如果特朗普新政府成功改善美俄关系,或决定减少美国对阿富汗的军事承诺,那么与俄罗斯相比,中国在中亚讨价还价的筹码就会减少。特朗普可能单纯让美国从阿富汗战争中抽身,把问题甩给迄今为止远离美国与北约在阿富汗军事行动的俄罗斯和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