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 孙成昊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

俄乌危机之下,美欧联手制华走向何方?

2022-03-10

拜登执政以来,跨大西洋关系出现明显的快速升温,这与拜登政府重归理想主义外交政策息息相关,也与美国希望联合欧洲对中国开展激烈竞争的盘算密不可分。在意识形态、经贸甚至安全领域,如今都能看到美国积极拉拢欧洲共同对华的身影,尤其是美欧联手对华制裁,直接冲击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在中欧关系中打下楔子。

拜登任内的美欧同盟关系当然不是铁板一块。美国从阿富汗仓皇撤军、在美英澳联盟问题上的“先斩后奏”都让欧洲为之震撼,一次次成为欧洲进一步谋求“战略自主”的“叫醒电话”。然而,俄乌危机爆发乃至俄罗斯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之后,美欧同盟关系在各个领域被彻底激活,频密的外交协调、军事部署、经济制裁体现了这一对盟友面临危机时的共同行动能力。

面对近在眼前的俄乌危机,美欧联手制华的态势又将受到何种影响?对于美国而言,危机将在两方面提升联欧制华的能力。一方面,美国在军事安全领域对欧洲的控制力进一步增强。一度沉醉于后现代主义的欧洲发现仍然需要面对“战争与和平”的传统安全问题,并且仍然需要高度依赖美国的安全保护。在这一情况下,以美国为主导的北约成为欧洲安全的必需品,美国也将继续主导北约未来的转型方向和“大国竞争”目标,欧洲在安全领域的自主性进一步下降。

另一方面,美国在意识形态领域拉拢欧洲共同应对中国的理由更加充分。俄乌危机爆发后,美国自认为站在道义高点,其塑造的价值观同盟在欧洲更有市场。此前美国和欧盟的印太战略都将矛头指向中国对现有国际经济政治秩序的挑战,当前中国以谈促和的声音被美欧故意忽略,美欧反而指责中俄共同破坏国际秩序与规则。美欧对中俄所谓的“联盟绑定”走向固化,美国将极力联手欧洲推进打压中国的“印太战略”,很可能进一步形成美欧与中俄的对抗态势。

难以忽视的是,美国短期仍将受到欧洲安全局势牵扯,针对中国的印太战略部署节奏将受到影响。21世纪初,小布什政府原本已决定将美国的战略重心转向亚太,但“911”事件让美国不得不放缓战略东移的步伐,重新回归欧洲的大周边。现在因为俄乌危机,美国也必须将一部分外交和军事资源重新分配给欧洲大陆。但从长期看,一旦俄乌危机降级或者解决,美国仍将在欧洲实施“幕后领导”甚至“战略撤出”的政策,其主要战略精力仍将投向印太,只是在战略收缩的方式上会因为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执政而有所不同。

对于欧洲而言,俄乌危机的爆发将很大程度削弱其与美国联手对华的意愿和能力,主要体现在当前的危机已经从“叫醒电话”成为对欧洲的“叫醒警报”,欧洲提升全方位“战略自主”已经迫在眉睫,自顾性的一面极大加强。

危机证明,欧洲在中美之间的“中间道路”构想面临失败。欧洲原本希望在意识形态上与美国保持一致,在经贸领域与中国保持合作,在安全上暂时依靠美国,同时寻求提高自主力量发展。俄乌危机对这一设计造成巨大冲击,欧洲成为西方与俄罗斯冲突的主战场,欧洲在经 济和安全上的短板暴露无遗。

即使危机终结,一些遗留问题仍将困扰欧洲。在安全领域,俄罗斯是欧洲搬不走的邻居,而欧洲内部对安全自主的声音将更加混乱,究竟要在北约框架下推进,还是在欧盟框架下发展?是推动欧洲自身的防务联合,还是进一步依靠美国的安全保护?

在经贸领域,欧洲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并非短期内可以一劳永逸地消除,欧洲又将如何处理能源转型的阵痛?危机造成的能源危机和粮食缺口将让欧元区承受更大通胀压力。此外,随着欧洲升级对俄制裁,欧洲自身也会受到经济反噬。

在社会领域,俄乌危机造成了新一波难民潮,欧洲又将如何在疫情仍未平息的背景下妥善解决这一问题?上述种种,都将让欧洲在一段时间内更多聚焦内部事务,而不是配合美国野心勃勃的“大国竞争”。

与此同时,俄乌危机进一步放大美欧在对华问题上业已存在的分歧。欧美当前面临极为复杂的安全认知错位,欧洲将俄罗斯视为最紧迫威胁,认为“新冷战”仍有可能由俄罗斯挑起,美国则认为中国是西方面对的最关键挑战,更可能会与中国跌入“修昔底德陷阱”。近期,有美国战略界人士认为,美国拥有开辟“两个战场”的能力和处理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的“两洋”战略艺术。然而,美国实际上无法解决美欧在中俄问题上的结构性矛盾,而这也将很大程度上决定美欧联手制华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