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两国未能通过流行病疫情考试

2020-04-08
NYE.jpg

新冠病毒让人类面临着1918年以来最严峻的考验,当年一场流感大流行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然而,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中国和美国,这次没能通过第一轮考试。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最一开始的反应都是否认。检测和遏制的关键时间被浪费了,国际合作的机会被糟蹋了。

相反,在国家付出高昂代价实施封锁之后,两国互相展开了宣传战。中国外交部将武汉出现冠状病毒归罪于美国军方,特朗普则称其为“中国病毒”。可是,新冠病毒并不在乎它杀死的人类属于哪一国。没有中美两国某种程度上的合作,任何全球的响应都不会成功。

病毒袭来的时候,中美双边关系已经迅速恶化。特朗普《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重点是与中国进行大国竞争。美国两大政党的许多人都同意,特朗普惩罚中国是对的,因为中国网络盗窃知识产权,强迫知识产权转让,并且有向国营企业提供补贴信贷等不公平贸易行为。

确实,需要实行互惠。如果中国出于安全原因禁止谷歌和Facebook进入其市场,那么,美国也可以对华为或中兴采取类似的措施。在两国的政治中心,愤怒和不信任感都在不断加剧。

但新冠危机给我们的教训是,这种竞争态度对国家安全来说是不够的。新冠病毒并不是唯一的例子。信息革命和全球化正在给世界政治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贸易战虽然令经济全球化倒退,但流行病和气候变化所反映的环境全球化却必须服从生物学和物理学法则,而不是政治学法则。从毒品和非法资金流动,到传染病和网络恐怖主义,所有一切都让边境越来越容易被渗透,在这样的世界上,各国必须利用自身具有吸引力的软实力来发展应对新威胁的网络和体系。

正如技术专家理查德·丹齐格指出的,“病原体、人工智能系统、计算机病毒、其他国家不小心释放的辐射,这些可能成为我们和他们共同的问题。约定的报告系统、共享控制、共同的应急计划和规范、条约是减轻诸多共同风险必不可少的手段”。而关税和边境墙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在新冠病毒和气候变化等跨国问题上,权力变成了正和游戏。仅仅考虑对他人施加权力是不够的,还必须考虑与他人一起拥有权力。在许多跨国问题上,赋予他人权力有助于一个国家实现自身目标。例如,所有国家都会因为其他国家提高能源效率或改善公共卫生系统而受益。

所有的领导人都有责任把本国利益放在首位,但重要的道德问题是,他们是选择广义还是选择狭义地定义那些利益。中美两国在应对新冠病毒时都倾向于采取短期、零和、竞争的方式,不太关注国际上的机构与合作。正如我在《道德重要吗?》这本新书中所写的,特朗普对“美国优先”的解释过于狭隘,背离了由富兰克林·罗斯福、哈里·杜鲁门和德怀特·艾森豪威尔设计、标志1945年之后美国态度的曾被 长期奉行的开明利己主义。

不过,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对手之间是有可能合作的。例如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就都支持联合国消灭天花的计划。2002-03年非典疫情发生后,中美两国建立了国家卫生主管部门之间的合作关系网,它们还一起抗击了2014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

新病毒的攻击有可能一波接一波,一个世纪前的第二波流感大流行比第一波更加致命。对新冠病毒,我们还有很多未知数。北半球和南半球可能会出现季节性高峰。当北半球得到喘息,病毒(或突变)可能向南移动,然后随着天气变化再次向北传播。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必须为一场多年战斗做好准备,这就需要分享信息,开发生产出疫苗和找到疗法,并制造和分配医疗用品及设备。

当前的新冠危机将继续考验美中两国。为确保通过考试,双方应当缓和散播不信任和阻碍合作的宣传战,清楚展示“权力分享”而不是“权力施加”的重要性。他们应当为将来的冠状病毒冲击制定计划,建立双边和多边框架以加强合作。他们应认识到,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新冠病毒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因为,任何地方的病毒宿主都会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处于危险之中。

出于自身利益和人道主义原因,中美两国应宣布为联合国的一个向所有国家开放的新冠基金提供慷慨捐助。他们还应共同领导G20为该基金提供资金。

最后,考虑到人类对于这种新病毒还需要大量相互学习,中美两国应修复十年前科学家和医疗专业人员之间丰富的联系网。明智的做法是成立一个由副总统迈克·彭斯和中国总理李克强领导的两国新冠问题高级别委员会,以提供政治保障,减少官僚主义的繁文缛节。

中美两国在第一轮新冠考试中考砸了。但对他们来说,学习怎样把事情做得更好还为时不晚。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China and America Are Failing the Pandemic Tes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