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裴敏欣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

特朗普送给中国的礼物

2020-01-13
Pei-Minxin.jpg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下令暗杀伊朗最有权势军事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的决定,引发人们对美国与这个伊斯兰共和国爆发全面战争的恐惧——尽管仍然遥远。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赢家,那就是中国。

说到特朗普最新的昏招,历史也许不会重演,但确实似曾相识。乔治·W·布什2001年开始就任总统的时候,他的新保守主义顾问认定中国是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为此,他的政府把中国列为“战略竞争者”,并开始着手遏制美国的这个亚洲对手。

2001年4月,美国不顾中国的抗议,宣布向台湾出售一批武器装备。就在同月,一架美国海军侦察机在执行例行侦察任务时,在南海上空与一架中国战斗机意外相撞。两国关系跌至1979年邦交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到历史上最致命的一次恐怖袭击,一切都变了。布什政府一心要报复基地组织——这个目标导致它在两年后做出入侵伊拉克的灾难性决定——以至于几乎忘记了那个遥远的亚洲超级大国。

“911”过后仅三个月,布什政府就批准中国加入WTO,中国经济换上了高速档。2000年,中国经济总量为1.21万亿美元,不及美国GDP的12%。2008年布什第二任期结束时,中国的GDP已经达到4.6万亿美元,为美国的31%以上。到今天,中国的GDP已大约相当于美国的65%。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经济奇迹”要归功于“911”恐怖袭击,或者更准确地说,要归功于布什政府的灾难性反应。20年后,我们也许可以对苏莱曼尼被暗杀说同样的话。

与布什一样,在特朗普入主白宫的时候,他的政府很快将中国列为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并采取了对抗措施。一个例子就是贸易战,尽管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问题仍未解决。实际上,特朗普已重新把大国竞争——主要是遏制中国——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组织原则。

然后,特朗普杀死了苏莱曼尼,人们将所有目光转向伊朗。如果冲突持续升级,就算不爆发全面战争,美国也很可能将大量资源转向对抗这个伊斯兰共和国。并且同“911”事件之后一样,让中国在外交政策中退居次要地位。

对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说,他需要一个周密的应对措施来善用这一转变。中东事态的发展为中国提供了诱人的战略机遇。然而,正如习近平有可能意识到的,他最好的选择其实是宣布支持伊朗,同时继续无视美国的制裁,暗中进口伊朗的石油。但要避免激怒特朗普,比如不能向伊朗提供武器。

不过,即便中国约束自己的介入,它也不可能完全不被注意。这个国家日益增长的实力,以及美国对遏制它的兴趣,都会成为美伊冲突双方战略考量的因素。

实际上,伊朗已经宣布2015年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核协议失效。它声明从现在起它的核项目将“不存在包括浓缩能力在内的生产限制”。如果伊朗领导人认为,美国会竭力避免犯与布什一样的战略错误,包括在对华问题上,那么他们也许会选择更大胆的报复。

至于美国,华盛顿方面头脑更冷静的人,无疑会主张要有节制地回应伊朗的任何报复行为,尤其不能忽视中国的挑战。但特朗普自己的算盘主要是希望在今年11月的总统大选中向选民展示“硬汉”形象(他在2011年恰恰指责其前任巴拉克·奥巴马有这种打算)。而且,他身边缺乏经验的马屁精要比合格的顾问多得多。

17年前,布什在中东卷入一场选择之战,除了让美国付出大量鲜血和财富代价,还让遏制中国的努力偏离了轨道。特朗普还有可能避免犯同样的错误,但他每发一条疯狂的推文——比如威胁说如果伊朗进行报复,就将攻击它的文化遗址(这是一种战争罪)——战略理智占上风的机会就变得越小,而习近平在新一年里的希望则变得越来越大。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Trump's Gift to China”(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