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付东 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韩国新总统让东北亚多边博弈出现新变数

2017-05-19

5月9日,政局混乱已半年之久的韩国提前举行大选,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以绝对优势赢得选举。由于文在寅所代表的进步派势力的执政基础、执政理念与保守政党有显著不同,他将对此前两届保守政府的内外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目前纷繁复杂、剑拔弩张的东北亚局势也将因此产生重大连锁反应。

S2.jpg

在内政上,政治和经济的民主化将是新政府面临的核心任务。韩国目前面临深刻的社会危机,上世纪80年代民主化以来,韩国的代议民主制仍不健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金大中政府采用了IMF开的新自由主义药方,推行金融自由化和开放资本市场、劳动市场弹性化、大幅开放国内市场等政策,虽在短期内激活了遭受重创的韩国经济,但也引发了一系列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财阀独大、政商勾结问题愈演愈烈,社会财富日益向少数大财阀聚集,中产和劳工阶层利益受损,贫富差距日益加大。在经合组织国家中,韩国是仅次于美国的财富最不均等国家,社会福利指数倒数第一,老人贫困率更是高居榜首。反对朴槿惠的烛光示威有超过一千万人次参与,反映了民众对现有政治经济制度的极度不满。因此,文在寅政府亟需因地制宜地革新既有政治制度,推动“民主化2.0”,同时也肩负着打破财阀垄断,扶持中小企业发展,扩大民众福利和保护劳工利益,缩小贫富、代际和地域差距等“经济民主化”的重任。

在外交安全政策上,新政府将继承卢武铉政府“东北亚均衡外交”的基本思路,强调在大国之间维持战略平衡,避免介入大国对抗。对美,文在寅政府不会效仿保守政府对美国亦步亦趋的做法,而是强调在维护美韩同盟的前提下保持本国外交安全政策的独立性。文在寅在竞选中多次强调“韩国利益优先”,必要时“对美国说不”。美韩将在对朝政策、军费分担、作战指挥权移交、自贸协定修订等问题上进行交锋。

文的对朝政策与金大中、卢武铉的对朝包容政策一脉相承,反对对朝动武,强调朝核问题的解决应坚持施压与对话相结合,对朝施压的目的是为了把朝鲜拉回到谈判桌上。这与特朗普政府的对朝高压政策有分歧。当然也应看到,当前韩国国内反朝情绪高涨,若朝鲜不在核问题上作重大让步,文在寅的对朝接触也是有限度的。

在军费分担问题上,特朗普总统多次要求韩国更多承担驻韩美军的军费,甚至要求韩国承担部署“萨德”的10亿美元费用,引起韩国舆论的轩然大波,韩美在军费分摊谈判中将有激烈的交锋。在战时作战指挥权问题上,文在寅在大选公约中强调自主国防,主张推进韩军指挥体系改革和提升韩军自主作战能力,争取在任内实现朴槿惠政府无限期推迟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工作。

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多次要求修订美韩自贸协定和缩小对韩贸易逆差,这对高度依赖外贸的韩国来说是巨大的压力。但韩美同盟是韩国存在的合法性基础和“政治正确”,而且此前金大中、卢武铉两届进步政权对美也非常友好,文在寅政府不会脱离韩美同盟的基本框架,韩美仍然有广阔的合作空间。

对华,文在寅政府急于修复因“萨德”而受损的中韩关系,中韩关系迎来“破冰”契机。共同民主党在“萨德”问题上比前任政府更有灵活性。文在寅强调,“萨德”部署要经过国会批准和民众讨论等正常程序,反对前任政府暗箱操作一意孤行的做法。他在就职演讲中明确表示愿与中美就“萨德”问题进行磋商,在与习近平主席通话中表示将派代表团访华商讨“萨德”问题。若中美韩三国接下来能围绕“萨德”问题进行谈判,达成符合各方利益的方案,则对三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合作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中国坚持施压与对话并行的对朝政策与共同民主党也有契合之处,双方在推动恢复“六方会谈”和稳定半岛局势方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综合来看,文在寅政府的内外政策为持续“高烧”的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局势带来了降温的契机和动力,各界应予以欢迎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