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为何中国宁选鹰派不选炮筒?

2016-05-18

中国老百姓和政府被2016年美国大选所吸引,他们期望判断出奥巴马八年任期结束后,这场大选对美国和中美双边关系意味着什么。尽管两党最大的单场初选将于6月7日在加州举行,但民主党与共和党已经确定了可想而知的提名人。到7月份他们举行全国大会时,两党肯定会确认,大选将在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和共和党的唐纳德·特朗普之间进行。中国媒体已经在讨论这一对决的影响。

05-2-------------.jpg
2015年5月6日星期三,在参观完三藩市唐人街的红花茶公司之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右,在三藩市市长李孟贤身边挥手致意。

尽管有传闻称,中国老百姓对特朗普作为候选人津津乐道,但与此对照的是,中国官方媒体却批评如潮。这种对特朗普一边倒的负面反应,可以说是共和党人在选举年不断抨击中国的结果。

虽然在大选过程中,希拉里可能会凭借任国务卿时与中国打过交道,证明自己有丰富的外交经验,但除了吉姆·韦伯短暂的竞选期外,民主党人在今年的竞选中基本对中国避而不谈。特朗普则反其道而行之,在辩论、演讲和采访时不断招惹中国。2012年,当时的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就不顾外交礼仪,威胁要给中国贴汇率操纵国的标签,如今特朗普也是以同样的态度发力。

2016年的特朗普与2012年的罗姆尼,甚至与2008年的约翰·麦凯恩都有所不同,他对中国的刻薄言辞成为遭遇就业安全和生活水平下降的忿忿不平的美国选民的简单集合令。罗姆尼和麦凯恩都是按照共和党主流立场向中国提出要价,而特朗普有关汇率或对中国产品征收45%关税的立场,则完全背离了共和党的正宗理念,也经不起政策专家的推敲。不过,他们的演讲对象是美国白人工人阶层,在这些人眼里,经济增长就是一场零和游戏。

特朗普当总统,未必会实施45%的关税,但他几乎肯定会改变美国的太平洋贸易政策走向。他一再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称之为对美国而言可怕的交易。除非奥巴马总统在11月选举后的跛脚鸭时期内,能让国会对TPP投票,否则TPP的批准就将留给第115届国会,并由下任总统来签署。制定新的、影响广泛的关税很难,但仅仅拒绝签署上届政府起草的一份协议,对特朗普总统来说轻而易举。

这也只是假设,在民主党初选中,希拉里也暗示她暂时反对TPP。作为奥巴马政府“重返亚太”的重要设计者,希拉里本人估计是支持这个协定的。她之所以持批评态度,是因为民主党的选民和决策者纷纷表示反对。希拉里也许想在明年将TPP签署为法律,但她的获胜前景,让反对她的民主党人进入参议院,这可能让她没有机会得偿所愿。

临近大选,对于短期内如何切实重整中美关系,希拉里和特朗普并无明显不同。虽然言辞强硬,特朗普却没有提出挑战现状的政策处方,甚至他提出的45%关税,也退回为只是“一个威胁”。但是,中国对某政策领域表示关切是有道理的,那就是特朗普的东亚地区安全构想,特别是他对核不扩散的公然冷漠。

在3月份举行的一个市政会议上,特朗普对CNN的安德森·库珀说,他“宁可看到日本对朝鲜有某种形式的防卫,甚至是进攻”。特朗普建议把多边军备作为减少美军地区安全负担的手段,并称像日本、韩国和沙特阿拉伯这样的国家,核扩散“只是时间问题”。

这种对萧规的惊人背离,说明了为什么中国政府和媒体会支持著名的对华强硬派希拉里·克林顿。中国公众也许多少知道唐纳德·特朗普,但他们主要是把他看成一位艺人和商人,同时他们仍然鄙视作为政客的希拉里。但某些观点正在形成,那就是,对中国政界人士来说,相对于特朗普的我行我素,更好的选择无疑是希拉里——一位能保持当前双边外交对话基调的、行为可以预见的老相识。

由于希拉里有望在11月赢得大选,在中国看来,奥巴马总统离开白宫后应该不会有太大变数。然而,对于这次竞选周期中的几个信息,中国外交人士应多加留意。特朗普和桑德斯这些叛逆性候选人,都是植根于经济民粹主义,并利用了对全球化和贸易自由持怀疑态度的潮流。从他们那里,可以对美国左右两边孤立主义倾向的不断加剧管窥一豹。但北京应该静候大选结束,再对未来四年进行预测。希拉里可能比美国历史上任何总统更有与东亚打交道的外交经验,而且像奥巴马一样,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她有可能对两党都作出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