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的中东机遇

2016-02-03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刚结束不寻常的中东之旅,该地区正处在伊朗与沙特阿拉伯剑拔弩张的敌对中。除了利亚得和德黑兰,他此行还在阿盟总部所在地开罗停留。去年11月,他到土耳其参加G20峰会。几个月内,中国最高领导人受到中东所有主要大国的热情接待。确实,北京充满政治智慧与谨慎的外交行动经过精心策划,对中东地区和世界具有战略性影响。

Middle-East.jpg

如理查德·哈斯所说,一场“新30年战争”正在中东展开。无疑,这一地区的秩序正在崩塌,并且势必对其自身和全球的稳定造成巨大伤害。中东地区的动荡体现了现有世界秩序所面临的诸多深刻挑战。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打破了力量均衡,现在平衡更加倾向伊朗。叙利亚危机如火如荼,地区各国都被卷入彼此敌视的致命旋涡中,加深了所有国家的不安全感。阿拉伯国家,尤其是沙特,感觉被伊朗领导的什叶派联盟包围。它们极度担心美国为了将重心向亚太转移而从中东撤出,强烈反对伊朗核协议,因为它使伊朗的野心变得更加难以控制。

事实上,伊斯兰国(IS)和新逊尼派革命的勃兴绝非偶然。伊斯兰国远非仅是一个激进的非国家参与的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组织,它是动荡不安的国家之间地缘政治竞争的产物。换言之,中东宗教的激进化和暴力的个人化有其深刻的根源,常规的反恐行动难以取胜。更糟的是,土耳其打着“不是为了赢,而是为了不输”的算盘,也插足这场“大博弈”。 中东的一场代理人战争被用来争夺地区霸权,地区稳定已经无从捉摸。

在中国人看来,中国地区不仅是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武装的战场,也是域外大国,如美国、俄罗斯和法国的竞技场。俄罗斯视叙利亚为中东唯一的立足地,是莫斯科抵御恐怖主义扩张,以及针对跨大西洋联盟建立战略纵深的重要财富。如今,叙利亚危机,再加上乌克兰危机和希腊债务危机,将欧洲推入冷战后前所未有的困境。欧洲似乎变得更加脆弱和分裂。最近的科隆性侵事件震惊了欧洲各国,难民政策增加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政治困难,而她是硕果仅存的有着“更加欧洲化”抱负的人。

中东乱局的溢出效应波及整个世界。中国当然不能幸免于难,北京必须认真考虑这个日益恶化局面的战略影响以及中东可能的结局。尽管中国对石油与海外市场的渴望仍然强烈,但此刻,驱动北京更深介入中东国家的不仅仅是经济利益。说白了,中国只有设法通过中东大乱局的考验,才能取得大国地位并被认可。

正如中国古代战略家孙子所说,“机不可失”。中文“危机”一词分为两字,一个意思是危险,一个意思是机遇。对多数人来说,中东是混乱之地,但它也可以是财富和机会之地。面对中东的挑战,中国显示出具备独特建设性力量潜力的自信。习近平主席在开罗阿盟总部演讲时说:“我们在中东不找代理人,而是劝和促谈;我们不搞势力范围,而是推动大家一起加入'一带一路'朋友圈。”

自2013年习近平主席就任以来,中国在外交政策上推进其自己版本的战略再平衡。中国的目标是将自己再定位为“中间之国”,作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桥梁,最大限度地扩展战略空间。“全球伙伴网络”成为中国整个外交政策的标志性语言。北京意识到,相对于“国家间的政治”,“关系网络间的政治”对中国在本世纪崛起是多么的重要。如果过去几个世纪里“控制”是大国的基本要素,21世纪最为重要的则是“连通”。

无疑,中东在中国倡导的联通大战略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北京对中东变局更加关注,并且“创造性参与”,以缓和紧张,解决热点事务,稳定弱国,回应这些国家“向东看”的政策需求。通过习近平在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寻求与包括中东国家在内的合作伙伴加强共同发展的活力,形成协同效应。中国相信,“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合作。有助于解决导致全球经济体系边缘穷国不稳定与激进化的根本问题。

过去几年里,中国与八个阿拉伯国家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并与六个阿拉伯国家签署了共同发展“一带一路”的协定。土耳其、伊朗和七个阿拉伯国家成为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创始国。在2014年6月北京举行的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上,习近平提出1+2+3合作格局,即构建以能源合作为主轴,以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为两翼,以核能、航天卫星、新能源三大高新领域为突破口。

习近平主席对沙特进行国事访问时表示,希望海合会(GCC)与中国的自贸谈判在2016年完成。为了进一步挖掘与中东国家在工业化方面的合作潜力,中国将设立150亿美元专项贷款,并向地区国家提供100亿美元商业贷款。中国还将与阿联酋和卡塔尔设立200亿美元共同投资基金,用来支持中东地区发展基础设施和高端制造业。通过这些努力,中国致力于在中东地区推进“石油和天然气+”合作模式。而中东地区极其渴望避免自然资源诅咒,拥抱真正的繁荣。

发展与和平密不可分,将中国描述为在中东事务上“搭顺风车”是不合适的。贸易、投资和就业是力挽暴力极端主义狂澜的关键。北京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局限性,正以非常谨慎的姿态寻求在中东地区发挥安全作用。应该给中国新的机会,让它在帮助中东方面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