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

为中美“科技脱钩”做好充分准备

2019-09-09
b.jpg

伴随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特朗普政府开始深度调整对华科技战略,强行推动中美“科技脱钩”成为重要政策选项之一。然而,中美作为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在全球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中都占有重要地位,强行推动中美脱钩势必打乱现有世界经济链条,破坏全球产业分工,引发全球经济秩序混乱和国际市场的震动。

不论是否愿意,中美关系正在重构,40多年来的“合作战略”正在改变,取而代之的是贸易、投资、科技、人才交流等领域的脱钩趋势。特别是在科技领域,美国从白宫、国会到政府商务部、国务院等部门,通过立法、外交施压等方式,正试图削弱中国自主创新的体制优势,其中打压中国高科技领军企业成为美国对华科技战略的重要着力点。

中美科技脱钩进程正在展开。2018年中国高科技产品进出口总额约占对外贸易总额的30.7%,出口商品里工业品占比超过90%,而出口的高科技产品占比超过了30%,这也日益动摇着美国对全球技术的垄断。美国开始动用国家力量来维护美国的垄断利益,甚至通过强制命令让美国公司寻求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替代方案”。而这将从很大程度上分割中美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的密切联系,加快全球产业板块的重构与分化转移。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伴随全球外部需求的持续萎缩,以及新科技革命带来的物流成本下降等因素,全球产业重构趋势十分明显,不仅包括生产链的迁移,也包括全球价值链模式的调整,许多跨国公司开始在亚洲寻找新的生产据点,将部分生产线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贸易战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许多成本导向型产业是第一批向外转移的行业,而市场导向型或寻求效率型公司或仍选择留在中国。

对于中国,过去20年中国经济发展壮大,靠的是产业链生态中供应商的彼此挨近,使生产更迅速、更便宜,也更有效率。“中国制造”+“中国市场”构成了中国独特且难以复制的综合比较优势,这也是其他经济体不具备的。贸易战的确让美国高科技公司转移,除了极少部分回流美国外,大部分是在其他区域进行转移。比如,去年苹果公司宣布将部分高端iPhone的组装从中国台湾代工制造商富士康在中国的工厂转移到其在印度的工厂。然而,即使转移成本增加没有计算在内,现在的产业链转移似乎也只是存量的转移,并不是增量的增加。特别是随着市场资源和市场容量的缩小,这种转移将对美国高科技公司的整体盈利收入造成一定压力。

中美科技脱钩势必导致世界形成两个科技生态体系,这种前景会影响到所有国家和公司,对中国也有较大冲击。过去20多年间,全球制造业之争由过去的“轻重之争”转向“高低之争”。尽管中国的本土技术在劳动密集型产业颇具竞争力,但以“市场换技术”仍是中国促进产业升级的重要途径,特别是高技术产业的生产力仍受技术限制,而且严重依赖进口原料和半成品。

对美国来说,科技脱钩会让美国高科技公司损失专利费以及知识产权收入。近年来,无形资产对全球价值链的贡献越来越大。在所有价值链中,研发和无形资产领域的资本化支出在营收中的占比与日俱增。整体而言,2000-2016年间无形资产在全球总营收中的占比从5.4%增加到了13.1%,这一趋势在全球创新价值链中表现最为突出。

美国强行推动科技脱钩一方面会削弱美国高科技公司知识产权等业务收入,另一方面也会导致中国自主研发和“进口替代”进程的加快。当前中国已认识到,必须改变长期以来中美之间那种美国“卖知识和服务”,而“中国卖产品和劳动”所导致的中国被低端锁定的模式,同时也必须摆脱一直以来高度依赖外部市场、高度依赖外部技术、高度依赖进口原材料的发展模式,要凭借自身的研发投入实现竞争力和价值链的全方位提升。

中美关系影响21世纪的全球走向。中美在科技产业领域的竞争从属于中美战略竞争,两国正在发生的脱钩将重塑国际秩序。可以预见,随着中国向高质量经济体和全球价值链高端迈进,中美两国未来在科技领域的竞争势必更加常态化、激烈化。市场必须为新的国际环境做好充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