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美墨加协定会成国际贸易规则新范式吗?

2018-11-08
f.jpg

这是一个全球化处于低潮的时代,这是一个国际关系重回丛林的时代。

美国总统特朗普10月1日宣布,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达成新的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取代已实施24年之久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重新谈判NAFTA是特朗普两年前竞选总统时的诸多承诺之一,新协定的达成是三方互相妥协的结果,协定包括了加拿大乳制品市场准入、汽车进出口、争议解决机制、提高区域内制造比例等一系列措施。

不过,USMCA很大程度上体现了“美国优先”原则。协定使用各种配额数量限制手段,同时实质上鼓励出口国自己实行自动出口限制。例如条款中明确要求墨西哥监督、分配、管理相关配额。在汽车原产地规则上,规定了协议相关国家生产的汽车应该在市场上占有一定比例。新协议规定至少75%的汽车应该生产于北美地区,而此前NAFTA规定该比例为62.5%。此外,40-45%的汽车必须由每小时最低工资16美元的工人生产。目前,墨西哥汽车行业平均时薪不到3美元,只有美国和加拿大工人的1/10或1/20,提高最低时薪无疑对墨西哥汽车行业工人是利好,但也因此拉高了制造成本。根据白宫预测,新协定生效后将极大刺激美国“铁锈州”就业,并减少美国对墨加贸易逆差。

美国不再将贸易协议视为帮美国企业打造全球供应链的通道,而是优先考虑以更严格的标准审查流入美国的商品,其目的在于逼迫制造业回归美国。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杰弗里·肖特认为,美墨加协定是美国政府谈判的首个提高而非降低贸易和投资壁垒的贸易协定,它要求汽车厂商遵循层层规定才能享受更低关税优惠,这意味着北美经济一体化的倒退。

USMCA的区域性和歧视性非常明显。我们注意到USMCA引入了以往在贸易协定中罕见的歧视性条款,对其界定的非市场经济体进行限制。USMCA其中一项条款规定,若三国中有一国与某个“非市场经济国家”签署自贸协定,则其他协议伙伴有权在6个月内退出USMCA协议。这意味着美国试图将这一当前覆盖内容最广泛的贸易协定作为未来双边贸易谈判的模板,“非市场经济国家”限制性条款可能被美国塞入美欧贸易协定、美日贸易协定以及其他自贸谈判,这将巩固以美国范式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并可能形成国际贸易规则新壁垒。

上世纪90年代后,以中间品贸易为代表的全球价值链贸易对世界各经济体的重要性显著增加,占全球货物贸易的3/4。在价值链贸易模式下,产品流动,尤其是中间产品的跨境流动实质上是参与全球生产的一个过程和流转环节,产品生产已经具有“世界制造”的意义。中国是墨西哥的第二大商品供应国,墨西哥与中国之间的贸易越自由,这种供应链运作的效率和成本效益就越高。而USMCA条款明确阻止中国与墨西哥之间达成自由贸易协议势必割裂产业链、供应链,最终提高生产成本,其中一部分成本最终将不得不由美国消费者来承担。在全球价值链时代,对第三国设置贸易壁垒可能代价高昂,这会对二战后建立起来的自由贸易秩序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严重冲击全球生产网络和价值链体系。

面对贸易保护主义与单边主义威胁,包括WTO在内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正处于改革的紧要关头,是推倒重来另起炉灶,还是重新构建多边体系中的“诸边”规则,也决定着未来国际贸易规则格局的走向。WTO运行机制远落后于变化中的世界,改革涉及的问题也错综复杂,无论是普遍关注的导致全球贸易局势紧张的关税机制、强化WTO对贸易活动的监管权力、改进WTO决策机制等共性问题,还是发达国家更为关注的透明度、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利益协调、非市场政策导向等针对性问题,都亟待解决。

然而,WTO的基本原则,如保留最惠国待遇、国民待遇、关税约束、透明度、特殊与差别待遇等内容不应被抛弃。当下,世界亟需构建新型国际合作秩序,进一步明确并达成WTO改革的具体路径和目标,避免对一国有利而损害其他国家利益的“以邻为壑”的极限施压政策。强化贸易规范进而创造一个新的开放贸易体系,对未来的全球经贸发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