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吴正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美国的“印太北约”缺乏现实基础

2020-09-17
stephen-biegun.jpg
美国副国务卿斯蒂芬·比根(图片来源:法新社)

日前,美国副国务卿斯蒂芬·比根在一年一度的美印战略伙伴关系论坛间隙举行的在线访谈会上,就四国安全对话发表讲话,提出要将四国安全对话“正式化”,建立某种更为紧密的类似北约的关系。

比根称,“印太地区实际上缺乏强有力的多边结构”。美国的印太战略是“在几乎所有领域反击中国”。四国安全对话的目的是围绕共同价值观和利益建立一个关键群体,以吸引更多印太国家,甚至来自世界各地的国家,为共同事业而努力,并最终以一种更有条理的方式缔约结盟。

他还告诫说,“不要把它仅仅定义为遏制或防御中国的倡议”。“我觉得这还不够。”此外,他还引用北约的例子,提出要以四国为基础,小心谨慎,不要贪大求多。美国要建立“印太北约”的图谋昭然若揭。

四国安全对话由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参与,于2017年启动,当时只是工作级别会议,主要探讨四国在印太地区安全合作。2019年联合国大会期间,四国安全对话首次举行部长级会议,三个月不到又利用东亚系列峰会召开曼谷高级别会议。不久前,印度首次邀请澳大利亚参加美日印三国联合举行的马拉巴尔海军演习,各方还商定将于今年秋天在新德里举行部长级会晤。看来,“印太北约”筹建工作已进入提档加速阶段。

然而,美国“印太北约”就像建立在沙滩之上的华丽大厦,缺乏现实根基和利益支撑。

“印太北约”针对的是所谓“中国威胁”,但这个前提并不存在。中国致力于和平发展,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不错,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发展较快,但中国靠的是合作共赢,靠的是人民勤奋刻苦。中国不搞强买强卖,也不搞殖民做法、炮舰政策和零和博弈。中国与印度、日本以及南海相关国家存在领土或领海纠纷,但这些都是历史遗留问题,中国方针是明确而一贯的,即通过对话和平解决争端。中国并没有对美国提出领土声索,因此不存在所谓过度声索问题。美国把中国正当的发展和自卫行动说成是“扩张”和“侵略”,为其建立“印太北约”提供依据,这完全是混淆是非的伎俩。

“美国优先”也决定美国“建群”不会成功。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将“美国优先”奉为圭臬,放弃承担国际责任,不断退群毁约,令其他国家特别是盟国无所适从。美国逼迫北约盟国在防务开支问题上尽早达标,不然就威胁要退出北约,同时施压韩国和日本大幅度提高驻韩日美军费用分担。美国这届政府让美国与盟国关系陷入战后最困难境地,“印太北约”也难逃失败下场。

日本不会轻易摒弃中日关系重回正轨的成果。虽然维护日美同盟依然是日本外交的基石,但美国单边主义的霸凌做法也令日本看清美国不可靠的一面,自主意识上升。同时,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日本也认识到要发展本国经济离不开中国市场,离不开发展对华关系。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日本对华释放善意,促使两国关系重回正轨并取得新的发展。在“印太北约”问题上,是否牺牲来之不易的中日关系改善向好的成果,日本会慎重考虑。

澳大利亚虽是美国铁杆盟友,但在经济上高度依赖中国,形成了所谓安全上靠美国、经济上靠中国的二元结构。对“印太北约”,澳大利亚也会三思而行,不会贸然掉进入以中国为敌的陷井。正如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所言,“与中国的关系很重要,我们无意破坏它”。

印度既是上合组织和金砖合作组织成员,又是美日印三边关系和四国安全对话成员,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摇摆国”,游走于新兴经济体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在大国竞争的新国际形势下,这是印度“战略自主”原则的最新运用,目的是在大国竞争中左右逢源,捞取最大好处。美国近几届政府都在拉拢印度,为其“战略东移”和“印太战略”服务,而印度则投桃报李,竭力迎合美方意图,在武器采购、情报交换、后勤资源共享等方面享有事实上美国准盟国的待遇,并妄图用紧密的印美关系制衡中国。目前架构或许对印度最为有利,而如果选择结盟,印度如何继续保持自身独立性,避免同盟关系带来的约束和依附?这不仅会颠覆作为印度外交基石的“战略自主”原则,还将戕害其根本利益。

无怪比根在讲话中表示,“我们得确保每个国家都以同样速度前进”,美国将暂时保留“印太北约”的想法,这种正式联盟“只有在其他国家像美国一样态度坚定的情况下才会建立”。显然,四国安全对话成员对“印太北约”有分歧。没有共识,“印太北约”又从何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