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重建中美关系势在必行

2020-12-22
Tao.gif

在过去70年中,中美关系有过两次重建。第一次是从1971年基辛格访华、1972年尼克松的破冰之旅到1979年中美建交。这次重建根本改变了中美关系的性质,使之从敌对的关系变为正常国家关系。

第二次重建是在冷战结束之后。由于先前两国和解的战略基础消失,美国许多人怀疑中国和中美关系对美国的价值,甚至有人认为中国将步苏联的后尘,因此在冷战结束后的头几年中,中美关系颠簸不断。中方以坚持改革开放包括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动重建两国关系。经过几年实践,美方认识到在后冷战时期两国仍然是互有需要的,因此逐渐转变观念,改变政策,与中方相向而行。

1995年10月江泽民主席赴纽约参加联合国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活动期间,与克林顿总统进行了小范围的深入对话,达成诸多共识。然后又通过两国各层次的对话和沟通,终于实现了1997年10月江泽民主席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和1998年6-7月克林顿总统对中国的国事访问,成功重建了两国关系。重建的关键是确认两国在后冷战时期的共同利益。在江泽民抵美前几天,克林顿发表了长篇讲话,系统阐述的两国在六个方面的共同利益代表了美国两党的主流认识,也是中美两国的共识。由于此次重建,中美得以抵御“炸馆”、“撞机”等突发事件的冲击,并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达成协议,美国有了对华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立法,中国顺利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经济真正起飞。这重建以来,中美关系得到了20多年比较健康稳定的发展。

为什么现在要提出再次重建中美关系呢?笔者以为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特朗普政府实质性地改变了对华政策,对中美关系造成了严重破坏。对于中国的核心利益——安全、主权和发展利益——特朗普政府无不加以挑战,它挑战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丑化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它不断冲撞“一个中国”的政策底线,扶植、怂恿“台独”势力,支持新疆、香港的分裂势力,并在南海频频制造事端;它打压中国的高科技产业,竭力要把中国经济限制在全球产业链中低端;它竭力阻碍中美之间的人文交流,罗织罪名,试图把联系两国的纽带最后切断。现在,除了经贸往来,中美关系确实已经所剩无几,两国关系非重建不可了。

其次,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美国国内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国际形势出现了种种新情况,其中之一是两国实力对比的变化。十年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今年的GDP可能相当于美国的70%左右,中国又是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第一外汇储备大国,这些与90年代两国经济、军事、科技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不同了。这当然应该成为建构两国关系的考虑因素。如果没有特朗普政府对两国关系的毁灭性破坏,双方本可以通过适当的调整、相互顺应来体现实际情况的变化,2013年中方提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就是这样一种尝试。美方也部分接受了中方的建议,在一定程度上对冲了“亚太再平衡”战略。但现在,经过特朗普这个任期的胡作非为,调整的基础已经被破坏了。

第三,毋庸讳言,现在中美关系中的竞争面扩大了,双方从经济、军事到科技,从台湾到南海,从地区秩序到全球治理都有竞争。但竞争要有规则,要有章可循,比如美苏在冷战时期的竞争。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时,美苏领导人都触摸了核按钮,也都隐约看到核大战的深渊,危机给双方的一个共同教训是,不能无规则地竞争。此后,双方仍然在进行军备竞赛,但关于军备控制的谈判也被认认真真地提上了日程,美苏达成了一系列条约,并有查验核实的措施,这是冷战期间美苏热战终于得以避免的一个重要原因。可惜这些条约近年来被美方废除了不少。中美之间也不是完全没有管控的规则,在奥巴马政府时期达成的“关于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等就是这样的规则。但在许多方面还缺乏规则,而这些年特朗普政府又不按规则出牌,翻云覆雨,出尔反尔,使两国关系真正处于危险境地。现在中美之间要就管控双方的分歧进行全面、深入、持久的对话,这是重建两国关系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内容。

重建中美关系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而且此次重建比前两次更加繁复,因为中美关系本身的内容变得丰富了,范围变得广阔了。但重建是势在必行的,因为中美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期。过去40年在不同美国总统任内中美双方会给两国关系一个不同的定位和说法,但大体上是建设性的合作关系,两国的共同利益大于分歧,合作大于竞争。而今后的两国关系是竞争与合作并存,很可能竞争大于合作,因为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已经认定中国是对美国全球地位的主要挑战,是美国的主要战略对手。在重建过程中,中美双方的政策都会进行相应的调整。说到底,中美是要和平共存的,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这个道理最终仍会被证明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