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大选后中美关系前景如何?

2020-11-16
a6f700b3b4fd6962e358ad6806a8d1ab.jpg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拜登政府将在明年1月入主白宫,世界各地很多人都想知道这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

身为美国人,我不知道中国政府究竟会怎么做,但我可以预料到三件事(除习近平主席按惯例与当选总统通话表示祝贺以外)。第一件是,我预计北京对拜登新政府的所言所行是见招拆招。中国领导层可能会坐下来,观察,倾听,试探。与此相关的,第二步估计就是在1月20日就职典礼之前或之后,派出一位高级特使来华盛顿(可能是政治局委员、负责外交政策的杨洁篪,他也是中国最重要的“美国通”),以试探新团队对中国的态度。中国大使馆已经在四处活动,试图获得对可能的政策和人事的初步解读。第三件事是,北京很可能重申它一直以来的立场,即合作是两国关系唯一合理的基础,并可能提出某个新的口号,希望华盛顿据此来描述两国关系。

就美方来说,值得关注的是,即将上任的拜登团队希望向北京传递怎样的早期信号。他们愿意接待这样一位中国特使吗?还是拜登会派自己的助手前往北京(不能确定)。双方是否会发表一份声明,为两国关系的发展设定条件并确立预期?在接到祝贺电话的时候拜登会对习近平说什么?对于中国新提出的描述两国关系的口号,拜登团队将如何作出反应?重要的是,新政府会指派哪些人负责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他们对中国的态度是什么?

这些问题以及其他问题都会在选举结束后立即出现。

双方的一些观察人士都盼着(并预期)两国关系会“重置”,从而降低火药味,让以合作和“接触”为主要特征的两国关系得以恢复。这种全面的“重置”是不太可能的。可以预料,在处理与中国的互动方面,拜登政府可能会在双边和多边层面重新调整策略,但令双边关系紧张的深层系统性原因和无数争议问题仍将存在。

双方的分歧很深,不是挥一挥魔杖就可以改变的。然而政府机构十分重要,新政府最开始定下的调子,可以稳定住特朗普四年来不可预测和反复无常制造的动荡。只要重新确立务实一致的基调,就会对两国关系产生稳定的影响。特朗普政府一直对北京摆出高度好斗且执意对抗的态度,尤其在过去六个月里,但人们有理由预期,在拜登领导下这种态度将有所缓和,会更加慎重,但依然很强硬。

新政府也需要时间,来考虑和重校对华新政策的各个复杂冗繁的层面,并任命负责亚洲和中国事务的新官员(一些官员需要获得参议院批准)。这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北京方面最好静观其变,直到这个流程结束。如果中国试图以任何方式对新政府施压,包括寻求过早派遣特使,那就有可能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使新政府与之疏远。以往美国政府换届时,北京都会尝试迅速采取行动,与即将上任的团队和总统本人建立沟通渠道。此次北京如果试图这么做,很可能过高估计形势,犯下错误。

北京最好深刻反思一下,为什么两国关系会如此严重地恶化,中国自身行为对关系的下滑起了什么作用。在对华政策和必需对北京“强硬”这一问题上,整个美国仍有广泛而深刻的两党共识,包括在分裂的国会里。这一点并没有因选举而改变。

我估计仅有的不同之处可能有四点。首先,基调和连贯性的改变,可能会让总统及其政府所传达的信息具有一致性和连续性,哪怕调子仍然是强硬的。像特朗普说一套他的政府做一套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第二,华盛顿将更为积极地与盟友和一众国家合作,抵制中国的恶意行为。第三,关切的优先次序可能发生变化,贸易将不再是华盛顿关注的首要事项,会有一个更多样化的议程,而价值观将重新回归中心位置。第四,华盛顿会在一些各自分立的政策领域,尤其是气候变化、核不扩散(伊朗和朝鲜)以及全球公共卫生领域,寻求与北京进行积极的合作。

时间会告诉我们,中国政府和拜登新政府将如何展开互动,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将会如何开启,但那不会是过去四年的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