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

美推动“经济繁荣网络”计划的战略意图与前景

2020-08-08

如果说中美贸易战撕开了美国对华遏制战略的一个口子,那么疫情暴发后美国正进入对华“全面遏制”的新阶段。近期美国推出的“经济繁荣网络”计划,就是实施对华战略打压、试图构筑反华经济联盟的新动向。

当前,美国的经济战略是突出“美国优先”理念,并以“霸权逻辑”取代“市场逻辑”。“经济繁荣网络”正是这一战略走向的新体现,它是美国发起建立的一个由“值得信赖的伙伴”组成的联盟,主要包括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韩国和越南等国,成员有企业及民间社会团体。该联盟成员将遵循同一套标准,通过协调规划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其覆盖范围极为广泛,涉及商贸、投资、能源、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医疗卫生、教育研发等各个领域,因此可能采取的措施和手段也会较为综合多样,并与美国对中国在科技、金融等领域的打压及其他战略相结合,形成系统化的实施方案。“经济繁荣网络”的战略目标是“去中国化”,构建由美国主导的新经济联盟和新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具体看来:

首先是要“以美国利益为核心”。特朗普用“追逐利益的现实主义”界定其政府的对外战略方针,抛弃多边主义,追求狭隘的本国利益,并极度推崇交易型外交。近年来,特朗普政府接连“退群”,在全球范围内开启废止所谓“不公平协议”、缔结“反映美国及盟友利益”新协议的进程,如达成美墨加自贸协定,与日本、英国、欧盟重启双边贸易协定谈判。“经济繁荣网络”更凸显了美国欲重建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经贸和产业体系的意图。

其次是要“去中国化”。新联盟主要由美国传统盟友和中国重要贸易伙伴组成,谋划目标清晰,产业分工特点突出。一是现有成员国能够形成不同的产业链、供应链方阵,具有制造业分工的互补优势,如澳大利亚负责提供主要矿产资源和能源,日韩负责提供技术和高端产品制造,越南和印度负责提供低端产品的生产制造。可见这些成员都是美国精心挑选的“替代国”。二是上述国家在产业链、供应链上与中国存在一定竞争关系。根据日本的预算追加方案,它将支出2200亿日元(约20亿美元)资助企业把高附加值产品生产迁回日本,用235亿日元(约2.14亿美元)帮企业将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其中主要是东南亚国家。三是不排除未来美国会推动与该计划主要成员国签署类似“美墨加”的自贸协议,在双边及诸边协定中塞入“毒丸条款”,推动他国与中国脱钩。

第三是欲配合美国地缘政治政策,形成反华经济同盟。随着美国对华战略方针的确定,特朗普政府正在世界秩序中进行新的战略布局。其中,在美国主导下改革西方核心议事机构,吸纳印太关键国家,整合跨太平洋和跨大西洋两岸盟友,是其中十分重要的一环,而“经济繁荣网络”将对政治同盟形成有力配合。此外,“经济繁荣网络”提到要与合作伙伴开展基础设施合作,明显体现出与“一带一路”竞争博弈的意图。美国曾在“蓝点网络计划”中提出要与“一带一路”竞争能源、通信等盈利能力较强的基础设施项目,“经济繁荣网络”与之有相似目的。

美国推动“经济繁荣网络”是以“国家干预主义”取代“新自由主义”,以“权力逻辑”取代“市场逻辑”,以“长臂管辖”取代“全球规则”,这势必令全球规则体系产生一定程度的动摇。如果冷静看待全球经济,“去中国化”都不能不说是一个彼此都要付出沉痛代价的情绪化构想。奉行“美国优先”不仅使美国难以为“经济繁荣网络”成员国提供切实和公平的收益,而且在将来市场成为“稀缺资源”背景下,那些脱离具有成本优势、消费前景和巨大潜力中国市场的国家会蒙受更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