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解析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强硬立场

2020-08-03
沈大伟.jpg

自从5月份以来,特朗普政府发表了一系列系统性的演讲和文件,列举中国在它眼中的多方面“恶行”,并明确了应对策略。综合起来,这些演讲和文件是美国政府官方多年来对中国看法的最全面表述。中方最好仔细阅读并认真思考其中的控诉,而不是简单将之当成“冷战思维”实例而不予理睬。感知已经成为现实,即使不完全准确,他们也拿出了一个反映当前华盛顿(包括国会)的许多人思考中国和中美关系的系统性总结。

特朗普政府的演讲和文件说了些什么呢?我们鼓励读者完整地阅读每一篇原文,这里只对每篇做一个快速总结。

开场白是白宫2020年5月26日发布的《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这是一份非同寻常的政策文件。之所以非同寻常,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实际内容,另一方面是因为前几届政府其实很少发表类似的全面政策声明。它针对的目标是中国共产党,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国人民。在这份文件以及特朗普政府的其他所有声明当中,愤怒的具体对象都是中国共产党。这份政策声明认为,中共颠覆了美国的价值观、法律、制度,同时颠覆了国际体系。

同其他演讲一样,《战略方针》也声称过去八届政府所采取的对华“接触”政策是失败的。失败在哪里?在于未能推动中国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朝更自由的方向发展(一些美国知名人士和前官员对此有激烈争论,并否认这是接触的目的)。文件明确地把当前的中美关系描述为一种“战略竞争”,并陈述了中国和中国共产党一连串所谓在经济、价值观和安全领域损害美国“国家利益”的行为。在文件的最后,列出了政府为“增进美国利益”、对抗中共“邪恶影响”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

沈大伟2.jpg

抨击中国系列的第二步,是6月24日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发表题为《中共意识形态与全球抱负》的演讲。正如标题所展示的,演讲直接针对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意识形态的坚持,将中美关系明确界定为让人联想起冷战的意识形态冲突。奥布莱恩特别将习近平比作约瑟夫·斯大林,他说:“列宁、斯大林和毛对共产主义的解读和实践表明,共产主义是一种极权思想……中共企图全面控制人民的生活,这意味着经济控制,意味着政治控制,意味着人身控制,也许最重要的是,它意味着思想控制。”演讲列举了大量中国共产党试图控制世界各地境外信息的例子,并断言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被伪装的称霸全球的蓝图。演讲最后列出美国正在采取的一系列步骤,为的是从七个方面击退中共和中国。

第三次抨击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7月7日发表的题为《中国政府及中共对美国经济与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演讲。不出人们对一位联邦调查局局长的预料,他的演讲重点是秘密间谍活动的威胁和反间谍。雷局长在演讲中称,他将提供“更多有关中国威胁的细节,比联邦调查局在公开场合发表过的都要多”。雷确实提供了多个例子。其中一些之前已经被媒体报道,一些是新的。他还指出,如今中国情报活动的数量之多已经达到这样的程度,即联邦调查局“每十个小时”就要开始一个新的与中国有关的反情报调查。这个层面的中方恶意活动涉及商业企业、学术界、国家及地方政府、国家数据库(政府和私人的)、非法盗窃技术、招募线人和间谍,以及其他非法行为。

接下来是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他在7月16日发表《对中国政策的评论》演讲。巴尔重申了许多与雷同样的话题和指控,特别是在商业间谍活动方面。但他进一步谴责好莱坞和美国的公司,称它们在中国的压力下进行自我审查,屈膝投降,并断言“好莱坞远远不是唯一给中国下跪的,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也让自己成为了中国影响力的棋子”。他更声称:“中共还试图渗透、审查或拉拢美国的学术研究机构。”巴尔的讲话看来既是针对中国,也是针对美国的机构。

中文杂志1.jpg
点击阅读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26期

系列抨击最后也是最近的一篇,是国务卿迈克·蓬佩奥2020年7月23日在加州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的《共产主义中国与自由世界》演讲。虽然号称是对一系列演讲的归纳总结(蓬佩奥分别于6月19、24日在哥本哈根和布鲁塞尔发表过另外两次演讲),但这次演讲与他之前的演讲相比并无多少新意,其内容也包含在奥布莱恩、雷和巴尔的演讲中。与其说是原创性贡献,不如说它是一个重述和汇总。

蓬佩奥再次批评了从前的“接触”政策,再次将矛头对准中国共产党,并用冷战时期的术语描述两国关系(从演讲标题就明显看得出来)。约翰·福斯特·杜勒斯确实会那样写。蓬佩奥数次指责和侮辱中国,比如称“中国不是一个正常的守法国家”。他借用前总统里根在提及苏联军控条约时的话说,对于中国,美国的假设应该是“不信任,并核验”。他还毫不隐晦地暗示,只有改变政权和制度,才能使中国成为他所说的“正常的国家”。蓬佩奥呼吁多国和多边做出努力,来应对“这一挑战”。“如果自由世界不做出改变,那么共产主义中国肯定会改变我们,”他总结道。

虽说中国政府永远不会做这样的事,但如果北京针对特朗普政府的指控做出同样全面而坦诚的逐一回应,那将是有益的坦荡举动和铺路搭桥实践。能同样读到对美国某些让中国反感的具体行为提出的批评,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只有公开表达这样的不满,双方(以及全世界)才能从他方角度看待事物,而这反过来将构成直率和坦诚对话的基础。只有在坦诚讨论的基础上,各方的立场才能被澄清、被回应,一些分歧才会缩小。对抗的双方不需要相互信任就可以进行这类交流,但只有基于坦诚才能实现真正的理解。我们的目标不是建立信任,而是建立切乎实际的理解。

如果对特朗普政府寻求与中国进行新一轮冷战对抗有任何疑问,那么这些演讲和文件应该回答这个问题。现在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北京将如何回应,以及拜登政府会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