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疾控中心引用的民间传说

2020-05-05
金倍力.jpg

乍看之下,2020年5月号的美国疾控中心《新发感染病》月刊的中国艺术封面新颖时尚。这是18世纪晚期清朝的彩色刺绣,上有祥云、寿桃、神话中的豹子以及蝙蝠——大量的蝙蝠。红色与棕色的蝙蝠上下翻飞,划过墨黑的背景。

任何对中国艺术和民间传说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立刻意识到,这种毛茸茸的带翅哺乳动物在中国是好运的象征,因为中文蝙蝠中的“蝠”与意味着福气的“福”同音。

然而,我们不禁要怀疑,美国疾控中心刊物发行部选择吸引眼球的中国刺绣装点其5月号封面时,福气并非是他们的心中所想。现被称为COVID-19的新冠病毒被认为来源于中国蝙蝠。这幅刺绣代表的远非福气,而是被狡猾地用于预示不幸的讯号——不是好运,而是厄运。

在美国文化中,蝙蝠从来都不是一个拥有高人气的生物,而在疫情期间它愈发被人们嫌弃。因为据称新冠这种致命性病毒以某种方式——很可能通过中间宿主——从作为自然宿主的蝙蝠传播到了人类。一旦中间宿主得到确认,它无疑也将成为新的痛恨对象。

与此同时,美国最新的民调显示,美国人对中国越来越充满怀疑和恐惧,一轮针对无辜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开始频繁见诸报端。

在危机时刻,通过将中国与蝙蝠联系在一起,美国疾控中心自知或不自知地加入了美国媒体的协调运动来污名化中国,并将注意力从美国应对疫情不力上转移开来。

特朗普总统曾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而其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也例行公事般地将其称为“武汉病毒”。(虽然当蓬佩奥给欧洲各国施压要求它们效仿时,他的无礼提议遭到了冷遇。)

与极尽糟糕粗鄙之能事应对危机的特朗普政府一样,美国疾控中心的声誉也已千疮百孔。在特朗普忠诚追随者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的不力领导下,美国疾控中心拒绝了来自德国现成的病毒试剂盒,坚持独自进行生产。随后,在搞砸了美国制造试剂盒的开发与分配后,疾控中心进一步推迟了亟需的病毒测试。疾控中心生产的第一批试剂盒甚至帮了倒忙,由于生产过程中偶然受到污染,这些试剂盒会把阴性的测试结果误显示为阳性。

美国就这样错失了宝贵的时间。追踪并隔离病毒的机会出现又消失了。类似的错误还出现在推动使用及分发口罩上。政府机构错误地声称口罩毫无用处,不是因为科学研究这样认为,而是因为政府官员太过尴尬而不愿承认美国对此毫无准备,哪怕是中国抗击疫情的新闻报道已经出现了两月有余。口罩供应极其不足,试剂供应也是如此,因此开始出现不实言论,声称两者在医院以外都毫无用处。

对于美国疾控中心而言,现在并非是合适的时机来通过这样一幅封面将注意力从当下的美国转移到中国,这就相当于指着对方高呼:“看啊,是那边!看看那些中国蝙蝠!”

5月号的封面是清朝三品武官绣豹图(也称为官衔补子),杂志在背面做了如下介绍:“清朝(1644-1911)时期,当走在北京、成都、沈阳、武汉或其他中国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时,人们通常会与蝙蝠、仙鹤、野鸡、孔雀、白鹭或鸭子擦身而过……”

利用这种本土色彩(请注意在中国人自古以来经常与之“擦肩而过”的动物名单上,蝙蝠排在多么显著的位置)设置好了舞台,尾注接下来说道:“不同官衔补子上的鸟类和动物(除了龙、独角兽和麒麟之外)也可能是传播引发人体呼吸道感染病毒性病原体的动物宿主。”

这一声明有几个原因令人惊异。一份科学类刊物几乎无需提示其读者,龙与独角兽不在传播病原体的动物宿主之列。然而,该期刊却不厌其烦地强调,在古代中国艺术品中呈现的动物“能够引发人体呼吸道感染”。

与其他科学类刊物一样,美国疾控中心的期刊包含数篇哪怕没有数年也要数月才能完成的文章,2020年5月号的这一期也涵盖了广泛的研究课题。与封面主题相呼应,本期刊物还包括几篇与中国相关的文章:

“干预活禽市场对于控制人类感染禽流感A(H7N9)病毒的有效性”,中国,W. Wang等

“中国浙江省新冠病毒潜在前驱型传播”,2020年1月,Z.-D.Tong等

“冠状病毒疾病从武汉到中国其他城市的传播风险”Z.Du等

在解释为何选择这个不同寻常的封面时,期刊编辑们指出,官衔补子上的主要动物之一蝙蝠是“亨德拉病毒和尼帕病毒以及SARS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当下的新冠疫情也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

编者按继续解释说,与封面呈现的补子类似的官识在清朝是地位的标志。这句结语的概括与它的搞笑尝试简直是一样平庸。

“很多因素可以影响人类、动物、植物和环境之间的互动,给如新冠病毒等新型病原体的出现创造更多机会。”

很多因素影响互动?

“或许一个人的职级和地位会给他在某些圈子里带来好处,但它们无法为新冠病毒及其他病毒性呼吸道感染和疾病的人际间传播提供防护。”

以上这些引语出自《新发感染病》5月号的第1086页,这提醒我们这家知名学术期刊印发了一些了不起的东西,刊登的是严谨的科学,其中包含着艰苦工作。

如果不是这期封面针对中国如此评头论足,我们也没有理由仅凭一张封面就对一份期刊评头论足。然而,在种族信号大量出现以及一个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的政府的引导大背景下,无论美国疾控中心的中国“蝙蝠封面”蕴含多少艺术美感,它在当下的丑陋政治面前都显得黯淡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