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成 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
  • 麦瑞安 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副主任

口罩外交

2020-03-11
8ba0062dab6fa7f4c62a27147414e818.jpg

今年1月新冠病毒被确认后的几周内,医用口罩因具备防护功能迅速成为最抢手的商品之一,全世界网店和实体店库存纷纷告罄。随着病毒持续扩散,医用物资库存引发全球供应短缺。尤其在中国,对口罩的需求极为迫切。

但也有好消息:在新冠疫情中,中日两国意外走上相互示好的道路。虽然东海两岸根深蒂固的紧张不会一夜消失,但中日合作为全世界其他屈服于深重敌意的双边关系提供了一个有力借鉴。

虽然新冠危机令很多国家和地区从自身利益出发行事,将口罩和其他医疗物资配给视为零和地缘政治游戏,但有些国家虽然自身也存在需求,却无私地向那些最需要医疗物资的国家提供补给,上演了“口罩外交”。由此,口罩交流有了一层新的善意意味。或许没有哪里比中日之间的慷慨赠与更明显、更令人惊异地展现出这种善意。

全球应对新冠疫情的措施差异极大。虽然中国批评美国对中国的早期援助过于吝啬,批评台湾切断对大陆的口罩出口,批评世界其他国家针对中国游客关闭国境,日本却被中国盛赞为慷慨大度的典范。面对疫情,日本各界——从中央和地方政府,到非政府组织和企业——携起手来帮助邻国。

日本政府迅速采取颇具象征意义的行动,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成员投票通过提案,每人从月工资收入中捐出5000日元(约合45美元)——总计200万日元或18170美元——帮助中国抗击疫情。日本政府随后又向武汉赠送了数千件防护服,同时大分县——中国武汉的姐妹城市——的居民也向疫情中心捐赠了3万只口罩。包括水户、冈山和舞鹤等县市也加入了援助行动。

同时,日本公司伊藤洋华堂向中国捐赠超过100万只口罩,包括前田建设、Air Water、无印良品等其他公司也提供了防护物资。令人感动的是,日本青年发展协会在送往中国的口罩和体温计包装箱上用汉语写上了一句古诗“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或许最令人感动的是,闻名世界的东京松山芭蕾舞团录制了在舞台上演唱中国国歌、为中国观众加油的视频。

通过赠送口罩和其他物资,日本重建了与中国切断已久的桥梁。作为回应,中国的社交媒体迅速满溢对日本善意举措的感激之情。中国人民以及中国政府开始寻求回馈这份善意,哪怕自身依然深陷困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就借用《诗经》中的名句“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表达了中国回报的意愿。在停泊于日本的“钻石公主”号邮轮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后,中国向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捐赠了病毒试剂。中国首富马云也加入了救援行动,不仅捐出1450万美元用于抗击疫情,还通过其基金会捐赠了100万只口罩。

对很多观察人士而言,这种慷慨互助着实令人惊异,因为中日之间横亘着绵延数代人的深深芥蒂。受困于彼此间的不信任感、围绕领土问题的未解纷争以及长久以来的历史宿怨,双边关系摩擦一直未能得到缓解。近些年,钓鱼岛/尖阁群岛的领土争端以及日本领导人参拜供奉战犯的靖国神社等问题一直不断刺激着历史旧伤。中国媒体和大众文化也经常煽动不信任情绪,中国的电影产业每年出品多达200部描绘日本暴行等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

这些负面印象近年来逐渐加深,使得近几周中日双边关系的积极向好更加令人惊叹。去年9月发布的皮尤全球态度调查显示,对中国抱有负面观点的日本人比例达到了创纪录的85%,只有14%的日本人对中国持正面观点。

很难想象如此根深蒂固的敌意可以迅速得到扭转。然而,日本应对疫情的举措只是一系列旨在改善日中关系行动的最新一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围绕日本应对疫情的积极情绪是中日日益紧密的合作以及日美关系疲软的共同结果。

2010年以来,当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日本在经济领域对中国的怀疑日渐加深。然而,始于2018年的中美贸易战成为了一个有力助推器——尤其对中国而言——来缓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之间的经济紧张态势。

与此同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面临着如何处理美日关系的挑战,他试图通过对特朗普总统推行持续的魅力攻势来维护双边关系。安倍成功地与特朗普政府合作,在2019年美日贸易协定、印太战略和蓝点网络等重要政策议题上获得了支持。

然而,令日本沮丧的是,虽然日美两位领导人之间不存在公开摩擦,但东京对于特朗普的不可预见性却抱有深深的不安。特朗普曾威胁这个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最重要的战略盟友,他对美日军事联盟有着令人震惊的浅薄理解,他还声称要对日本产业征收高额关税,同时在朝鲜导弹试射的合法性上也与日本存在分歧。

另一方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安倍发展出了日益稳固的个人关系。两位领导人都在寻求签署一份新的未来双边关系的联合文件,虽然眼下由于疫情导致文件签署被迫推迟,但习近平预计将于4月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这是自2008年胡锦涛以后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出访日本。同时,中国也坚定支持这位亚洲邻国如期举办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因为北京将于2022年举办冬奥会。

中日关系中的另一个稳定因素是两国间人员交流的增长。在中国学习的日本学生数量持续攀升。2016年至2018年,在中国学习的日本学生人数从13595人增长到14230人,增幅为5%。过去四年,在日本学习的中国学生人数从94111人增长到114950人,增幅为22%。中国赴日旅游人数过去10年稳步增长,2018年至2019年间增长14.5%。2013年至2019年,中国赴日游客数量暴增了630%,从130万增长至960万。截至2019年10月,中日间的每月航班数达到2200班,相比前一年增长了23%。值得注意的是,从中国出发的航班占日本所有国际航班的1/4。当然,鉴于日本因疫情收紧了针对中国游客的入境限制,这些数据今年必然会出现回落。

虽然很多因素都指向中日关系的缓和,但我们还无法确定这种缓和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太平洋地区政治、经济和战略图景持续转变的首个讯号。当然,鉴于双边关系紧张态势如此根深蒂固——从争议岛屿摩擦到针对中国民众的警戒情绪,从奥运会能否成功举办到针对中国赴日游客实施新的限制措施——紧张态势不会一夜之间消失,任何重大引爆点都将令“口罩外交”带来的善意化为乌有。

但无论如何,新冠病毒做到了几乎没人认为可能做到的事情:缓和中日之间绵延数代人的敌意。不远的将来,面对共同的公共卫生危机,两国命运与共。这场危机带来的政治和经济影响还无法全部呈现,若眼下停止互惠互利合作,只能两败俱伤。

我们常说,绝不能让危机白白发生。可以确定的是,虽然美国在新冠危机中放弃了自身作为全球领导者的角色,日本却抓住机会,利用“口罩外交”将地缘政治态势朝对自身有利的方向推动。日本从20世纪汲取的教训——美国的领导者们似乎缺少动力回顾过去——就是在全球性灾难面前相信共通人性、致力于培育关系的国家通常在随后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中拥有最大发言权。不妨这样说,“口罩外交”在21世纪教会了我们一个更为重要的经验:如果像中日两国这种看起来极其难解的双边关系都可以迅速改善,那么世界上其他众多屈服于深重敌意的双边关系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