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吴正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世界大变局下的大国关系新特点

2020-02-13

过去一年,世界大国关系发生了剧烈变化。作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一个重要方面,当前大国关系呈现以下六大特点。

一是美国软实力受损。现任美国政府外交政策的宗旨是,将自身利益凌驾于其他国家利益之上,以牺牲他国和世界人民的利益为代价,谋求美国利益的最大化。“美国优先”政策削弱美国的软实力,损害美国的国际信誉。美国外交变得越来越利已、内向和孤立;美国在世界上的号召力、凝聚力和吸引力下降。美国一呼百应的时代已成过去。美国倡议组建波斯湾护航联盟,呼吁法国、德国、日本等盟国加入,但应者寥寥。法国牵头成立“欧洲海湾护航联盟”,而日本和韩国则各自派遣海军舰艇分别赴邻近海域护航。

二是美国盟国主权和自主意识上升。美国自恃实力天下第一,不把盟国放在眼里。美国出台重要举措时,往往置盟国利益和主张于不顾,我行我素,盟国普遍有一种失落感。虽然美国与盟国关系还没有坏到分道扬镳的地步,但盟国大多对美国怀有二心。越来越多的盟国认识到,美国靠不住,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因此,对于美国单边主义的要求,盟国往往采取自主措施,如欧盟提出组建“欧洲军”构想,改善与俄罗斯关系等,以平衡美国的压力。

三是美国难以联合其他国家一致对付第三国。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不但损害美国与盟国关系,也冲击美国与其他国家关系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对国际关系产生颠覆性的影响。相反,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支持多边主义,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在这场单边主义对多边主义的博弈中,美国形单影只,不得人心。这让美国注定难以联合盟国和其他国家一致对付第三国。尽管美国千方百计封堵华为,以断绝情报合作为威胁要求盟国不得采购华为5G设备,但日前英国政府决定允许华为“有限”参与5G建设,欧盟出台5G网络安全工具箱称“不针对任何特定供应商或国家”。据华为披露,截至去年10月华为已经在全球签署了65个5G商业合同,其中来自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合同占到半数。

四是大国之间相互依赖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脱钩”注定不会得逞。当前,大国之间高度融合,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竞争与合作并存已成为大国关系的主基调。大国之间的博弈更多展现的是竞争与合作的此消彼长,不同时期、不同国家之间竞争与合作占比不同,有时合作大于竞争,有时竞争大于合作。同时,竞争之中,又存在良性竞争与恶性竞争的博弈,而后者往往是零和博弈思维作祟的结果。“脱钩”是逆时代潮流而动,注定不会得逞。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充分说明两国经贸关系只会进一步发展,而不是“脱钩”。

五是大国关系均衡化乃大势所趋,不可阻挡。在贸易和军费分担问题上,美国向盟国发难,并不表明美国的强大,而只能说明美国的衰落,为蝇头小利与盟国锱珠必争,显示美国称霸世界越来越力不从心。美国失去“一超”地位只是时间问题。随着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世界力量对比将更加全面均衡,世界不会重返“两极”或“两超多强”的格局,大国关系均衡化将是大势所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六是大国关系进入一个纵横捭阖、竞相利用矛盾的时代。大国之间的各种组合层出不穷,如中俄印三方会谈、美日澳印四国机制、中日韩合作机制、金砖合作机制等等。为了获得有利的战略态势,大国之间合纵连横,上演一出出牵制与反牵制、制衡和反制衡的大戏。大国之间,今天在这个问题上立场一致,明天在另一个问题上主张又尖端对立;今天在这个问题上是合作伙伴,明天在另一个问题上又成为战略对手。大国立场的变化和攻防角色的转换幅度之大之快是前所未有的,其要义是利用矛盾,维护自身利益。这种复杂局面超越了近代史上任何一个发展阶段,其蕴藏的潜在机遇也是在近代史上前所未有的。

为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中国要善用大国关系的变化,创新思维,因势利导,从全球角度谋划应对大国关系之策,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