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新冠肺炎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再谈对中美关系不必太悲观

2020-01-16

我们在中美贸易战中送走了2019年、美国国会已经通过或正在讨论多项干涉中国内政的立法、美国一些领导人发表了不少对中国极不友好甚至是攻击性的言论……凡此种种,导致当前在美国、中国和国际上,许多人对中美关系的估计都不同程度地悲观,甚至认为美国已经形成“全政府全社会反华态势”。这种看法并非空穴来风,但笔者仍然认为我们对中美关系的评估和展望要看到更多的因素。

我们常常把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等政策文件和美国领导人的讲话作为分析、判断中美关系的依据,这没有错。但我们也不能忘记,这些只是分析和评估中美关系的一个依据,而不是全部依据。这些文件和讲话是美国决策者的主观认识和愿望的表达,它的实施情况如何,不仅取决于决策者的主观愿望,还取决于许多客观的因素和条件。因此这些文件与中美关系的客观现实之间不是划等号的,纸面上的东西不等于现实生活中的东西,打折扣是常有的事,有时候甚至相差很大。40年的中美关系中不乏这样的例子。小布什政府是带着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者”这样的想法就任的,他自己在竞选中说过类似的话,赖斯在《外交》上的文章中表示过这样的意思,更不要说那些新老保守派,如拉姆斯菲尔德、沃尔夫威茨等人的看法了。但八年下来,布什时期的中美关系却是40年中美关系中最好的时期之一,从“撞机”事件解决之后,两国关系有长达七年半的稳定,两国还联手维护了台湾海峡的稳定,布什的副国务卿佐利克还提出“中国应当成为国际体系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的说法,表示要与中国共同构建未来的国际体系。奥巴马时期的中美关系是又一个例子。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冲着中国来的,当时一些学者也觉得中美关系可能会进入一个比较严峻的时期。但中国冷静应对,适时提出了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倡导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结果八年下来,两国关系在经贸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伊朗核问题、人文交流等方面都得到了长足发展,一些分歧问题也置于建设性的控制之下。

自然,布什政府期间的中美关系跟反恐有密切关系,奥巴马时期的两国关系则与全球金融危机息息相关。有人也许会问,要是没有这些,中美关系会是什么样呢?但问题恰恰在于,中美关系不是孤立的双边关系,它是中国对外关系的一部分,是美国对外关系的一部分,是国际关系的一部分,国际上发生的许多事情都与中美关系密不可分,美国决策者实施对华政策要受到种种局限和制约,不是自己想怎样就能怎样。共和党批评奥巴马政府的“再平衡”战略效果不彰,其实不是奥巴马不想更多地制约中国,他一直认为“对中国的崛起带来的挑战需要加以经常不断的关注”,只是他所能做的有限罢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同样面临着种种制约。特朗普想结束阿富汗战争,一直未能如愿,美军不但没有撤,反而增了兵。这场美国有史以来最长的战争还在继续。美国从叙利亚把军队撤到了伊拉克,没过多少天又重新派回去了,可谓朝令夕改,进退失据。而现在,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大增,这决不是美国想看到的。现在美国的“斩首行动”杀害了伊朗军事领导人苏莱曼尼,桶了大马蜂窝,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麻烦在等着美国。美国搞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实行“长臂管辖”,到处干涉,但旧的麻烦没有解决,还在惹起新的麻烦。这些麻烦在美国决策者处理中美关系时都是束缚和制约。有的学者说,等美国把别的事情都摆平了,就会集中来对付中国。笔者认为,恐怕没有那一天。

中国方面当然也有自己的制约,但总体说来,我们处理中美关系是有底气的。不说国内的原因,在国际关系方面,这些年中国与大国的关系、与周边关系都处理得不错,在推动全球化、推动多边主义、反对保护主义、应对气候变化等许多问题上与越来越多的国家达成广泛共识。比如今年中美双边贸易受贸易战影响下降了,但中国与欧盟、与东盟的贸易增加了,把对美贸易亏的那部分弥补了。当然中方仍然认为,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还是尽快结束贸易战为好。

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大选对中美关系可能又会产生负面影响。但也不一定。2000年是大选年,克林顿政府还推动国会通过了对华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的立法,这是对中国成为WTO成员具有重要意义的一项举措。2008年是大选年,候选人参议员奥巴马和麦凯恩专门撰文谈美国对华政策,双方都表示要加强与中国的合作。现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达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两国关系的气氛,但下一阶段谈判的任务更艰巨。两党会不会利用中国问题来打选战?实际上,特朗普在2016年已经这样做了,他在那次选举中说得最多的是美国丢失就业岗位500万个,丢给了谁?丢给了中国。“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是他的口头禅,他已经把中国作为美国国内经济问题的替罪羊,这也是他发起贸易战的依据。一年多下来,贸易战我们领教了,无非如此,美国自己也受到了伤害。本来特朗普的意思是要达成一个全面的贸易协定,现在达不成,大选以后再签也没有问题。分阶段谈判是中方的主张。中国人办事的逻辑从来都是由易到难,循序渐进。现在双方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可以说是美方接受了中方的要求,或者说,美方也有尽快达成协议的需求。在此基础上,双方一步一步再来谈判解决更复杂更困难的问题。总之,对2020年的中美关系也不必太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