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尹承德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特朗普外交失色与美国社会生态的演变

2018-03-02
S4.jpg

特朗普最近多次发表讲话,高调炫耀其一年来的政绩,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国情咨文中更是用近1/3篇幅大谈其“历史性”非凡成就。这些政绩几乎清一色是内政方面的。在外交领域除对华关系相对稳定等少量亮色外,基本乏善可陈,是后冷战时期美国历届总统执政第一年最失色的。美国的国际关系罕见恶化,国际信誉和影响衰降,在国际上几陷孤立。

特朗普是民粹主义意识较重的总统,既承袭了传统建制派“美国独大”的霸权外交政策,又使之带有民粹色彩,对外政策比传统建制派更强硬和非理性。

其一,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搞民族利己主义。他公开宣称“世界必须为美国利益第一让路”,这就是说世界其他国家必须为美国的利益服务甚至作出牺牲。其行动,从“退群”到毁约,从限制移民到贸易保护,从强化同盟关系到重定战略对手,从扩充军事力量到制裁异己国家,无不是把美国利益凌驾于别国之上和损人利己的。但最终结果是损人而不利己。

其二,不顾道义支强欺弱。这集中表现在他改变美国历届总统偏袒以色列而在巴以间维持适度平衡的相对温和政策,转为支以压巴,承认巴以争端的核心耶鲁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决定在2019年前将美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城。在巴以争端中巴勒斯坦是弱者与被欺凌者。特朗普此举表明他站在以色列一边欺压巴勒斯坦,无异助纣为虐,突破了道义底线,引起巴方的强烈反弹和阿拉伯国家联盟、伊斯兰国家联盟和包括所有美国盟国在内的联合国会员国的同声反对,这些组织和联合国大会都通过决议指出美国此举为非法。

其三,一意孤行毁约“退群”。特朗普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接连否定和退出一系列国际协定,包括退出TPP,否定伊核协议,退出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难民与移民问题协定,退出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定进程,甚至一度宣布将退出WTO,并盘算要退出联合国。他还决定同多国重谈已签署的自贸协议,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毁约行为。他毁约和退群之多在美国和全球都是空前的,严重冲击全球治理与经济全球化进程和世界和平安全与发展事业。

其四,侮辱弱小国家。特朗普歧视欠发达的弱小国家,如多次诬称非洲国家是“垃圾国家”,最近一次与国会议员讨论有关移民法案时甚至辱骂非洲和一些加勒比国家是“粪坑国家”,引起公愤。54个非洲国家和加勒比共同体发表声明表示不满和谴责,联合国有关官员说特朗普用如此不堪的言语侮辱他国反映了美国政策正在打开人性中“丑恶的一面”。

特朗普执迷于搞“美国第一”,结果适得其反,削弱了美国的国际公信力、影响力和国家软实力,加速了美国霸权地位的衰落。但他仍不以为然,自我感觉良好,甚至自我标榜是林肯以后最有作为的总统,继续我行我素,且大体上还行得通。美国政坛的这种现象固然同美国经济状况向好分不开,更与美国社会生态的演变密切相关。

首先,金融危机加剧了美国贫富两极分化。到2016年,1%的富人掌握全美40%的财富,40%的民众近乎无产;而在1970年1%的富人只占全美财富的9%。严重的两极分化招致社会状况恶化。其次,人口结构的重大变化。随着移民不断增多,原先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白人所占比重不断下降,现大约只占全美人口的60%,不少白人担心过不了多久,白人将沦为美国的少数民族。再次,美国产业空心化使失业人数激增,有关阶层增强了对精英政治的不满。还有,美国实力地位持续衰降激发了美国人的忧患意识和对精英治国无能的反感。这些是产生民粹主义的丰厚土壤。以白人为主的中下层民众大多有反移民排外反全球化倾向,厌弃建制派的政治正确,而欢迎标榜“让美国再次强大”为己任的非建制派人物特朗普。尽管特朗普外交上搞不好,内政上也有瑕疵,他们仍然是他的忠实支持者。属于美政坛右翼的共和党控制了国会两院,他们为了一党之私,同极右与民粹思潮合流,坚定支持特朗普。这是特朗普能够上台并能推行其政策的根本原因。

形势比人强。外交上的挫折应该能使特朗普总统有所警醒。他不久前在达沃斯论坛讲话和在国情咨文中的语调就比较温和,而且表示他主张美国第一不是要美国独善其身,而是要同他国合作。这就比较积极,能觉今是而昨非,是一种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