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不是美国要面对的下一个邪恶帝国

2017-09-22
S1.jpg
(路透社)

苏联的解体令美国失去了一个显而易见的敌人。20世纪60年代那些统治苏联的乏味无趣的共产党官员虽不像约瑟夫·斯大林那样容易唤起人们对邪恶的联想,但正如总统罗纳德·里根形容的,苏联仍是一个“邪恶帝国”。

苏联的解体令美国在权力顶峰成为形单影只的存在。这对世界和平来说实为幸事,但对五角大楼却并非如此。此后,美国外交政策决策层中的大部分人开始寻找一个可以令扩充军备正当化的新敌人。

今天,很多美国鹰派人士视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下一个巨大威胁”。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似乎并未在地缘政治上有太多考虑。

相反,贸易是他的主要兴趣点,而中国是他最讨厌的对象。但在“仇华”阵营中,最坚定的成员是特朗普总统的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他最近因为饱受批评已经离开白宫。

在华盛顿还活跃着一大批其他“恐华”人士。而美国政府将面临来自这些人持续不断的压力,他们会要求把中国作为美国无可避免的对手来对待。

然而,五角大楼最新发布的涉华军事报告指出,中美之间虽然存在重大分歧,但这些分歧并非围绕核心安全议题。最终,问题的关键不是保卫美国的领土、人民和自由,而是维护华盛顿在亚洲的支配地位。

虽然美国政策制定者并不总能作出正确的选择,但这一目标或许对美国是有利的。但保有一支超大型军队实在得不偿失,更何况开战。

在近期发布的2017年度《涉华军事与安全发展报告》中,美国国防部指出,中国的军力已经增强到能够进行联合行动,并在远离中国本土的区域展开短期作战。此外,国防部的报告还指出,“中国利用自身增长的实力,强力维护其对东海和南海地物的主权主张”,并“使用胁迫性策略,如派遣执法船只和海上民兵,贯彻执行其海洋主权主张,以精心策划的、低于引发冲突临界点的方式推进自身利益”。

或许更重要的是,五角大楼指出,“中国的领导人持续重点发展在危机或冲突中威慑或阻断对手投射实力的能力,以及防止第三方干预的能力——包括美国的干预”。这也包括限制美国的科技领先优势。

对美国来说,这些都不令人意外,也不会对美国造成重大威胁。当然,华盛顿更愿意看到一个接受美国领导的温顺的中国,但几乎没有哪个新兴大国愿意做千年老二。

美国依然保持着强大的领先优势。华盛顿从一开始就坐拥一支规模远为庞大的军队,军费开支也几乎是中国的4倍。美国部署的核弹头数量超过中国6倍,存量更远远高于后者。美国还拥有10个航母战斗群,而中国仅拥有一艘初级航母。

更重要的是,北京投射实力的能力也较低,尤其在对美国本土发动攻击上。相反,美国军队则拥有攻击中国的多种方式。

最后,华盛顿通过与世界上大多数工业化国家结盟,在中国东部边境沿线设立多处军事基地,来增强自身实力。中国基本上只能凭借一己之力,它周围环伺着过去一个世纪以来一直与其交战的国家。一些领土争端还有可能演化成暴力冲突。

简言之,至少在短期至中期,在任何正常意义上,美国都不需要害怕中国。即便北京想威胁美国本土,征服美国领土,或是阻断美国商业,它也几乎没有能力这么做。中国要寻求的是结束华盛顿在中国海岸线附近拥有的支配地位,这一目标与其说是进攻性的,不如说更多是防御性的。

而经济学原理也支持中国的这种战略考量。投射实力远比威慑对手来得昂贵。华盛顿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愿意花费巨资,来维护美国在中国所处地区将自身意志强加于中国所必备的超级军事优势呢?随着时间的推移,维护这样一支军队将变得越来越难以承受。

国会预算局预计,10年之内,美国每年的赤字规模将达上万亿美元,而未来数年福利保障项目的支出也将逐步上涨。美国人民准备好为那些军费不足的盟友提供防务支持而牺牲自身需求了么?中国毕竟不是一个新的邪恶帝国。

美国和中国不可避免地会存在分歧。但是,中美两国在核心利益上并不存在冲突。事实上,如果华盛顿愿意容纳中国的崛起,两国之间并不存在爆发冲突的严重问题。美国政府的首要职责是保护美国人民的利益,而不是华盛顿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