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装疯卖傻的特朗普?

2017-08-15
S3.jpg

莱茵哈德·海德里希在HBO电影《阴谋》 中说:“尼采提出,享受生命的秘诀在于危险地生活。”

当有人指出尼采后来疯了时,海德里希不为所动。他反驳道:“看看这个世界,然后告诉我神志清醒有何乐趣。”

当唐纳德·特朗普眼看就要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时,德国杂志《明镜》周刊称其为“世界上最危险的男人”。网络媒体也半开玩笑地称其为“美国最后一任总统”。

而特朗普近期承诺,对于日后来自朝鲜的威胁将以“世界从未见识过的火力与愤怒”进行反击,这似乎也印证了这些恐慌。

唐纳德·特朗普真的精神错乱了么?只有对他进行过检查的心理学家才能准确回答这个问题。但如果我们将精神错乱定义为无视现实,然后我们再来看看他那些断章取义、极其荒谬的发言,那些阴谋论,那些缺乏证据支持但他大言不惭坚称的某些“事实”,那些偏执、未经证实的断言(例如奥巴马总统曾对他进行窃听),那么,我们或许可以认为特朗普的确有些疯狂,或者至少(这一点很重要)疯狂到足以令其他人担忧他是否真的疯了。

但这一定是件坏事么?事实上,特朗普有没有可能疯的恰到好处:不按常理出牌,以至于把其他国家吓到乖乖听从他的号令?他有没有可能在“交易的艺术”中利用了这一特质,把疯狂作为讨价还价的工具来榨取其他国家的让步?如果真是这样,他可能会成为奥巴马的对立面,后者“不做傻事”的政策将主动权交到了美国对手的手中,而奥巴马未能执行其红线政策也极大地伤害了美国的信誉。

特朗普如变戏法般召唤出来的这一形象几乎就是一个喜剧的比喻——无知的小丑莫名其妙地做到了其他所有人都未能做到的事情,但佯装疯癫曾在外交冒险政策中被有效利用。希特勒就曾用这一招在二战开战前获得了巨大成功,在未开一枪一炮的情况下攫取了莱茵兰和奥地利,因为英国和法国惧怕希特勒或许真的疯狂到为得到这两处领土而不惜开战(虽然在当时那个节骨眼上他很有可能战败)。朝鲜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弱国,但它持续的挑衅几乎没有遭遇任何军事报复,原因就在于美国、韩国和日本担心金氏政权或许会疯狂到对它们发动(核)战争,虽然这同时意味着朝鲜自身的毁灭。

特朗普有没有可能为了给美国争取更好的结果而采取了相似的策略呢?他试图将自身的反复无常包装成资产。他曾在一个集会上声称:“我就是想要变得无法预测。我们要让对手无法得知我们究竟在做什么。”这种我行我素、不顾后果的人会让所有人都感到害怕。

这种情况会如何与美国的对手们产生互动?例如,这会不会迫使中国停止在南海地区的扩张,会不会让俄罗斯不再染指乌克兰,或者让朝鲜停止开发导弹?

如果特朗普能够令对手们信服,他愿意说到做到,如发动军事反击,那么这种策略可能会奏效。结果可能会是美国的对手们选择让步,而不是挑衅一个疯狂的特朗普。

又或者这种策略会导致另外一种结果。习近平不是一个软柿子,这一点很多他国内的对手们已经痛彻体会到了。弗拉基米尔·普京,这位前冷战时期的克格勃成员,也是以铁腕决心闻名,而金氏政权则以不计后果著称。特朗普的虚张声势可能最终被证明仅仅是虚张声势,这会进一步损害美国的信誉。

又或者疯狂的特朗普终究并不是虚张声势,这就会导致双方开战。考虑到参战方,这场战争很可能演变成核战争。每种情况都同样有可能发生,但究竟会如何演变呢?

与特朗普策略最为相似的美国总统针对一个核武装敌国采取的战略就是理查德·尼克松在冷战时期的“巨矛”行动。我们可以从解禁文件拼凑出的信息得知,尼克松派出了18架搭载核弹头的B-52轰炸机,从美国西部出发飞往苏联东部边境。他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威慑苏联人,让他们给其北越盟友(越南民主共和国)施压,令后者在巴黎和谈上作出更多让步。这一行动标志着尼克松“狂人”战略的顶峰。

尼克松对他的参谋长H·R·霍尔德曼说:“我想让北越相信,我可以为结束越战而做任何事情。我们要给他们露口风: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你知道尼克松痴迷于反对共产主义。如果他发怒,我们根本无法控制他——而他的手指已经放在核武器按钮上了。”在随后与苏联驻美国大使阿纳托利·多勃雷宁的会见中,尼克松故意佯装心智失常,导致多勃雷宁向克里姆林宫汇报时称,美国总统“正变得愈加情绪化”、“缺乏平衡”,以至于“在与外国大使的谈话中都无法控制自己”。这正是尼克松想要的效果,他预计“两天之内胡志明必会亲自来巴黎祈求和平”。

但事实是,这样的情况并未发生。北越没有祈求和平,而尼克松还是召回了搭载核弹头的轰炸机。正如历史学家杰里米·苏瑞解释的那样,尼克松通过威胁发动核战争试图增强他在越南谈判中的筹码。这伴随着极高的风险:如果苏联人反应过度,如果某一架B-52意外坠毁,如果搭载的某一个核弹头爆炸,都将导致双方的共同毁灭。

纵然犯过许多错误,但尼克松至少有一点值得赞赏,那就是与其实现他的疯狂威胁,尼克松选择了在苏联人那里丢尽颜面。特朗普会作出同样的选择吗?对于特朗普来说,所有的政治都事关他个人,而他的自我永远高于一切。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特朗普会不会最怕的就是被当成一个失败者,一个所有生命形态中最低级的存在?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不得而知。我们也祈祷永远不需要得知。

上一次美国总统采取这种疯狂战略的时候,他的对手们毫不退让。我们或许可以说,特朗普很可能远比尼克松来得更为疯狂,因此他的表演更能令对手信服,但即便如此,这么做真的值得么?负责任的领导者不会玩弄疯狂的心理游戏,尤其当赌注如此高昂的时候。如果必须划定一条红线——跨越红线必然会得到应有的惩罚——那就应当以冷静、明智的方式,在了解全部理由和后果的情况下划定。

美国需要一位理性同时又强大的领导者,他能够认识到空洞的威胁与愚蠢的威胁一样具有伤害性。最终,一个基于疯狂人格的战略必将是一场豪赌,它或许会取得一时成功,但正如大部分赌徒最终明白的那样,赌博的真谛就在于你最后终究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