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一带一路”与自由秩序

2017-06-06
S4.jpg

这真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随着大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崛起,“先进国家”相对衰落,全球力量趋同加速,力量平衡继续对发展中国家有利。这一宏大图景提供了一个有用的多棱镜,透过它,对世界今天与明天更加清醒的认识——包括全球化、全球治理和全球自由秩序的未来——在我们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来。

自由秩序出现危机

毫无疑问,一段时间以来“自由民主世界”发生着一场危机,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出现了“黑天鹅事件”。这些事件给西方世界的政治生态系统带来极大破坏,削弱了曾经作为美国主导的战后世界自由秩序基石的中间派和进步力量。

对自由秩序和自由民主的挑战既来自内部也来自外部,主要是来自内部,并带来了由美国主导和定义的自由秩序能否继续存在下去等诸多疑问。

在内部挑战当中,首先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作为全球经济治理理念的经济新自由主义公信力丧失,这促使许多国家转而向东方特别是中国寻求新思想、新观念。

其次自然就是“特朗普现象”及其在欧洲国家的复制版,虽然在欧洲面临欧盟解体深渊之际法国的大选结果让人松了口气。

特朗普总统上任已经四个多月,其间,他的声明、行动以及深夜发的推特让国内外的人们觉得美国有可能不再担当世界自由秩序的担保人。他关于美国衰落的观点,他对规则和西方国家长期以来奉为圭臬的自由民主价值观的本能蔑视,都让人无法错过和无视。那么问题来了:美国还会在这个全球化新时代继续提供全球公共产品吗?或者说,它会退回到美国传统权宜之计——孤立主义吗?这也是为什么弗兰西斯·福山在谈到和写到基于自由民主的秩序迅速消失时会不厌其烦地一再追问:“我们还生活在自由的国际秩序之中吗?”

中国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一带一路”倡议既是国家发展战略,也是中国带给全球治理的创新举措,它为有关国家在平等互利基础上扩大合作提供了重大机会。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的成功广受好评,证明它受到全世界的欢迎。论坛结束时与中国就“一带一路”签署谅解备忘录的国家(及地区和国际组织)增加到68个。

然而,“一带一路”也受到深深的怀疑,一些西方人士把这一倡议说成中国试图扩大其政治经济影响的势力范围,要用隐秘的议程推翻现有的自由民主国际体系。

这里我们必须区分两件完全不相关的事。自由民主和西方语境定义的自由秩序的确陷入了危机,因为它们在政治上和经济上被用来,或者被滥用于将西方治理模式强加给其他国家,而不顾这些国家的国内条件,这其中就包括“华盛顿共识”和“国家保护责任”。西方国家自己的资本所有者也如影随形,尽可能多地从社会攫取利润,无视它带给部分国人尤其是非技术性工人的负面影响。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在他著名的《21世纪资本论》中对这一丑恶现象作了非常详细的描述。

富人与穷人之间差距的扩大,冲突的加剧,都被归咎于全球化本身,而那些国家政府没有能够解决好这一显而易见问题的事实,被有意地忘掉了。

这是中国主动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为什么如此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

至少有两件事使“一带一路”成为有吸引力的建议。一是,这一国际合作新理念深深植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成功,包括作出巨大努力减少和消除贫困的国内治理的成功。过去40年中国已经成功使7亿多人脱贫。

另一个就是,中国的成功来自于走自己的发展道路这一事实,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为此提供了强大的制度保证。换句话说,中国并没有遵循新自由主义提供的、有时被西方国家强加的治理模式。其他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以及众多先进工业国家得出的结论是,虽然不能被简单复制,但中国提供了经济增长与良好全球治理的一个替代模式。“一带一路”就是实实在在的例子。

习主席在“一带一路”论坛上郑重承诺,新丝绸之路将是“具有包容性和文明融合的和平、繁荣与创新之路”。“一带一路”还可以成为应对和平赤字、治理赤字和发展赤字等严峻全球性挑战的一个方向。

很显然,“一带一路”与西方某些学者专家所说的自由秩序或自由民主衰落与否无关。如果“一带一路”对全球治理和世界秩序的未来有什么贡献的话,那就是它蕴含机会,推动国际关系的民主化,使全球化成为一个更平等也因此更持久地让各国共享利益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