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袁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从特朗普当选看中美关系

2016-12-16

我们今天所面临世界呈现为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社会信息化、威胁多元化、文化多样化。这“五化”相互激荡、互为因果、相互连锁反应并推波助澜。在这样的世界新秩序中,中美的国际地位以前是“一超”与“多强”(之一)的关系,现在变成“老大”与“老二”的关系。以前美国是世界警察,现在重心要回归亚太。以前中国专注经济发展,现在则要构建大国外交,战略扩展、主动经营的意识增强。中美双方在亚太地区全方位的迎头相向,是过去百年以来的新变局,加上国内民意对政策的影响,第三方因素对中美关系的绑架,以及网络、太空、极地、气候等新议题的涌现,这些都决定了中美关系必须有新的框架和思维去指导,需要有新政策、新办法,否则不经意之间容易失控。特朗普上台,正好处在中美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的关头。

S3.jpg

应当看到,美国对华既有战略有其内在规律和特点,不致因特朗普当选总统被全面推翻。美中关系和其他关系非常不同,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双边关系,二者既有包括地缘政治、意识形态、文明冲突等在内的一系列矛盾,也有经贸、区域安全、全球治理等一系列深刻合作,由此形成了深度相互依赖,所以是十分复杂的双边关系,要想全面颠覆不大可能。另外,经过这些年的交往,美国对中国的认识越来越成熟,自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也形成了一些基本规律。不过,外界对特朗普比较担心,这也不是空穴来风。

S4.jpg

第一,中美关系发展到一个新阶段。过去一些指导中美关系的基本框架似乎现在指引不了了。诸如三个《联合公报》和三个《联合声明》等六个政治文件,共同规范了中美关系成功运行30、40年,但现在单靠这些已难以维系。原因就是两国实力对比的变化、战略态势的变化、战略环境的变化、战略基础的变化等四大变化同时发生。因此,需要指导中美关系的既有框架与时俱进,顺势调整,否则中美关系总会让人感到不适。中方因此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但美方却没有深入思考和应对,自身又提不出符合时代发展的新框架。特朗普上台后,很多人关注下届美国政府会不会有什么新思维、新框架,尤其是会不会出现某种颠覆性的战略转向。这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第二,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人们多不熟悉。尽管特朗普说他到过中国多次也了解中国和中国人,但做生意和治国理政毕竟大不同,他的团队尤其是涉华团队是什么样的,现在还不得而知,需要观察。基辛格评价特朗普说,特朗普是他这辈子看到过的最独特的美国领导人。他建议特朗普任命一个不仅懂中国时政而且还要懂中国历史文化的人来处理中国事务。这是明智的建议,否则,由于彼此都不熟悉,而且不能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把握中美关系,很容易因磨合不好出问题。

第三,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确实发表了一些不利于中国的言论。他会发明什么概念或以什么样的政策来应对中国,这是我们思考中美关系发展走向的一个起点。历史地看,美国对华战略的每一步演进,基本上首先基于中国自身实力的变化,其次是基于中国战略包括中国意图、中国政治方向等的变化,再次则是基于美国自身国力与国际环境的变化。

S5.jpg

从特朗普上台的背景来说,一方面,中美实力对比拉近的趋势还在发展,尤其是中国国际影响力在明显提升。另一方面,美国战略界也认定中国的政治方向、战略意图越来越把不准、控不住。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有一种焦虑感和紧迫感,对华用强的声音明显抬高。问题是美国自身现在众多问题待解,国际格局演变也对美国地位不利,所以特朗普必须考虑这个基本事实,以更加务实、理性、包容甚至创造性的思维去制定未来的对华战略。从中国实力和意图角度来看,美国对中国强硬的一面在明显抬头,但是从美国自身能力和国际格局变化来看,它又无法全方位遏制中国。今后,必须也只能继续在二者之间寻找某种平衡。

中国对美外交这些年也越来越成熟,开始主动和美国打交道而不是等待,所以中国领导人第一时间向特朗普发去贺电,又进行了通话。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就中美关系未来发展进行了初步沟通,达成了包括相互尊重在内的重要共识,这就为下阶段两国关系发展指明了方向。在利马APEC会议期间,习主席与奥巴马总统还对中美关系过去的发展进行了全面总结。中美整体关系在美国政治过渡阶段是有条不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