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

美日欧货币政策分化恐加剧全球风险

2022-08-09

全球正经历几十年未遇的高通胀,主要央行迅速加息,范围之大创下20年来的纪录。过去3个月,全球央行共计上调关键利率近70次,然而,受不同通胀形势和国内政经形势等种种因素的影响,美日欧三大央行政策调整的节奏与力度存在显著分化,这将进一步加剧全球经济与金融局势的复杂性和不可预知性。

当前,通胀成为美国经济的头号大敌,美国通胀的顽固性也远超预期。早在去年2月份,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教授萨默斯就撰文警告说,美国大规模财政货币刺激政策可能引发“一代人未曾见过的通胀压力”,美国需快速调整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应对通胀风险。然而,拜登政府和美联储屡次用“通胀暂时论”淡化风险,事实证明,这是严重的误判。美国通胀率已经连续13个月超过5%,连续4个月超过8%,6月份更是飙升至9.1%,创下40多年来新高。为遏制通胀,美联储做出历史性决定,宣布加息75个基点,为28年来最大增幅。美联储同时强调它将持续行动,毫不犹豫地加息到超过中性利率水平,直到通胀明显下降为止。但它的政策调整已远远落后于通胀形势。

在通胀压力下,全球掀起了一轮加息潮。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瑞士央行、韩国央行等主要央行陆续跟随美联储加息脚步,采取了激进的紧缩政策。然而,并非所有发达经济体在货币政策调整上都紧跟美联储节奏,美日欧在货币政策立场上出现明显差异。

当前,欧洲通胀形势空前严峻, 6月,欧元区19个国家的通胀率飙升至8.6%,这也是自1999年引入共同货币作为记账货币以来欧元区的最高通胀纪录。欧洲央行宣布将三大关键利率均上调50个基点,结束了8年的负利率时代。同时,欧洲央行还批准了“传导保护工具( Transmission Protection Instrument )”,以及购买欧洲最脆弱经济体债务的新计划,以寻求在应对通胀急升和经济增长放缓双重威胁的同时保护欧元区货币联盟。

不过,欧洲当前所处的政治经济困境决定了欧洲央行恐难“激进”加息。一方面,能源依赖是欧洲的致命弱点。由于能源价格上涨,德国出现了自1991年以来的首次贸易逆差,加息抗通胀势在必行。但另一方面,欧洲央行又无意过快加息,以免扼杀经济。在俄乌冲突、欧洲能源危机、欧洲央行与美联储货币政策差异影响下,美欧利差持续扩大,导致今年以来作为欧洲统一货币的欧元兑美元汇率跌幅超过8%,甚至历史性地跌至与美元平价。一旦俄罗斯切断天然气供应,欧洲陷入严重衰退就几乎“板上钉钉”,欧元汇率还会继续下跌,而这将成为欧洲央行货币政策下一步转向的风向标。

在全球各主要央行陆续紧缩的大背景下,日本银行独树一帜,依然坚持宽松政策不动摇。日本央行仍继续将短期利率维持在负0.1%的水平,并通过购买长期国债,使长期利率维持在零左右。作为刺激措施的一部分,日本央行表示将在每个工作日在0.25%收益率水平购买10年期日本国债,并预计短期和长期政策利率将保持在“当前或更低”的水平。截至6月底,日本央行持有的长期日本国债达到创纪录的528.23万亿日元,约占长期日本国债总市值的50%左右。

从日本央行逆势操作背后的政策动因来看,与美欧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相比,日本“滞”的问题要大于“胀”,且它的“胀”更多属于能源价格飙升引发的输入型通胀。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认为,为了2%的价格稳定目标,维持当前强有力的货币宽松政策是必要的,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创造一个企业盈利、就业和工资增长、潜在通胀温和上升的良性循环。

然而,这可能又是一场误判。随着全球通胀压力的传导叠加日本国内宽松政策,日本5月消费价格指数(CPI)已抬升到2.5%,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的水平,逼近14年高点,而生产价格指数(PPI)更是跃升至20年来高点,突破了9%。未来,随着通胀形势恶化,日本央行可能不得不“踩刹车”,届时空前膨胀的央行资产负债表、大幅贬值的日元以及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目标的瓦解恐使日本国债市场出现剧烈震荡,给日本和全球经济带来新的不可预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