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岳立 盘古智库东北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用全球视野应对后疫情时代挑战

2020-05-14

新冠疫情在两个多月时间内迅速扩散至全球190个国家,确认和死亡数字令人沮丧。考虑到不同国家对疫情的诊疗水平、控制能力与认知的巨大差异,这些数字恐怕还远不能准确反映全球疫情的真实状况。

各国希望通过彼此隔离来确保安全,但却无可避免地要面对一个难以独善其身的后疫情时代。这场裹挟全球的公共卫生危机不但需要各国特别是主要大国更加理性和富有远见地应对,更需要对发展中和欠发达国家及其人口给予足够重视。

首先,在经济和医疗水平相对落后且人口密度相对较大的国家,疫情因拖延而局部失控的风险更高,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整体经济和秩序恢复的负面冲击也将更强。这样一来,其他国家要么被迫继续延长锁国时间,要么因为二次感染使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

其次,这些国家自身抵御和承受经济停滞风险的能力更脆弱。当国家储备或个人储蓄耗尽,局部甚至是较大范围的人道主义和社会危机将不可避免,其严重性或许不亚于已困扰欧洲多年的难民问题。

第三,发展中和欠发达国家处在全球经济链条上的关键环节,它们独具或兼具原材料产地、劳动力提供国、产品消费市场的职能。没有它们的健康参与,各国将为经济重启及稳定运行付出更高成本。

第四,疫情造成的损失将催化一些国家及其民众的“求偿”冲动,报复性、暴力型“索偿”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对相应国家海外利益的保护构成新的重大挑战。

第五,疫情不会导致逆全球化,但产业结构和产业链的重新调整在所难免,随之而来的将是国家间依存关系重构和利益重组。正常的竞争和争论都会被附以对抗性感情色彩,从而进一步撕裂国际社会追求和平与繁荣的认知基础。

因此,要想获得最终胜利,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协调全部可动用的资源,开展国家和国际组织间的深度合作。

第一,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自赢得这场战役,合作是理性和成熟的选项。每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都是这场疫情的受害者,他们的努力和牺牲都是这场艰苦战役的组成部分。追根溯源的目的,应当是合作建立全球协同预警和防疫体系,而不是为相互指责寻找借口。

第二,政府间国际组织应当更有效地发挥作用。以联合国为首,全球已经建立82个政府间国际和地区组织,百分百地涵盖全球政治和经济主体。大多数国际组织具有应对非传统安全挑战的职能,应当充分发挥这些机制在全球协调合作应对疫情方面的作用。

第三,树立帮人即是帮己的理念,统筹协调全球医疗和资源,在满足各国自身防疫和救助的基本需求前提下,针对发展中和欠发达国家与地区开展医疗卫生、金融、产业等帮扶和支持,早日实现全球经济系统性重启。

第四,先行先试的经验和教训都很宝贵,应当及时总结并介绍给其他国家,以供参考和借鉴。中国和韩国互相认可彼此病毒检验结果、政府开辟绿色通道、提供入境隔离豁免、协助并推动跨国企业复工复产的做法值得肯定。

第五,大疫当前,大国关系应当发挥全球秩序稳定器的作用,但目前的表现与国际社会的期待仍相去甚远。与其在未来阻止或批评中小国家选边站队,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培养国际社会分裂的土壤。正如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所说,“是时候停止指责的游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