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错失良机的悲剧:新冠疫情的人力成本和经济损失报告

2020-05-10
Dan.jpg

我的最新研究报告《错失良机的悲剧》重点关注了“新冠疫情的人力成本和经济损失”。由全球智库——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布的这份报告指出了我们在这场病毒战当中错失的机会,并从病例、生命损失和经济损失等方面概述了由此而来的代价。

尽管中国及亚洲以外地区有过几次早期动员的机会,但大多数主要经济体都没有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保护经济(其实是市场)”的徒劳之举造成了灾难性后果。然而,白宫仍在继续压制基于医学证据的科学应对政策。

欧盟在对抗病毒方面则是有心无力。它没有充分实现一体化,缺少共同的机构来做出有效应对。

四个被错失的良机

从第一起记录病例(2019年12月30日),到世卫组织宣布国际突发事件(2020年1月30日),疫情的震中是在湖北省武汉市和邻近的中国省份。当时的中国、香港还有后来的韩国都动员起来抗击病毒。

不过,包括美国和欧洲在内,全球约有20个国家在这一期间也录得第一起病例。白宫早就(1月3日)获得了中国和其他早期动员国家有关抗击病毒的信息,而欧洲的疾控中心才过了几天就开始做风险评估。尽管如此,它们依然没有进行动员。

这样,它们错失了重要的积极动员机会。

控制病毒暴发的第二个关键窗口期,应该是从世卫组织宣布国际突发事件(1月30日),到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大流行(3月10日)。其间,疫情的震中转移到了欧洲,然后又转移到美国。然而它们在大流行警告发出后的1-2周才开始全面动员,比中国和香港的积极动员晚了6-8周。

更糟的是,直到2月份,大多数国家才向世卫组织提供完整的病例报告,因而削弱了关键时刻的国际合作。准备不足带来了新的困难,包括出现有缺陷的试剂盒,及测试的长时间延误。与此同时,个人防护装备严重短缺危及到一线医护人员的生命。

美国的贸易战使这些短缺雪上加霜。特朗普的白宫允许美国企业对外出口个人防护装备,却不允许中国企业向美国出口这类装备。疫情应对的失败还加剧了健康风险。各路媒体大肆炒作,但缺乏事实,制造了虚拟的“信息疫情”。反过来,许多国际观察人士,甚至包括西方有名的报纸,却展开一场反对世卫组织及其领导层的莫明其妙战斗。

这样,第二个重要的动员机会也失掉了。算起来,它跨越了今年整个第一季度。

第三个失去的机会是在缓解危机方面。随着疫情在欧洲持续扩大,震中转移到美国,隔离和封锁措施则遍及世界各地。也就是说,直到4月份,中国1月份推出的社交隔离措施才在西方广泛实行。

事实证明,在滞后的动员和乏力的执行相对无效的地方,群体免疫就开始发挥作用。结果是,许多国家的疫情曲线非但没有变平,反而膨胀了好几个星期。为此,疫情将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并持续更长的时间,第二波疫情和残留群体更可能随后出现。而过早解除封锁将加大人力和经济成本。

随着这类成本的飙升,一些政府的领导人试图通过“偏执狂政治”来逃避责任。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的白宫要一味徒劳地怪罪中国,把中国作为政治权宜之计下的替罪羊。

加起来,我们上半年总共错失了三次主要机会。

接下去,疫情震中将从发达经济体,向医疗体系较弱的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转移。如果没有适当的外部支持,其最终结果有可能是灾难性的。

联合国粮食救济机构已经警告联合国安理会,一场“全球人道主义灾难”已迫在眉睫,它有可能使2.65亿人陷入贫困,全世界都将感受到它的反噬。

这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的过程中,我们有可能错过的第四个重要机会。

高昂的人力成本,历史性的经济损失

在1月份的时候,中国共有7700多确诊病例,欧洲只有10余例,美国为6例(根据世卫组织数据)。

2月份到达顶峰以后,中国在第一季度结束时的确诊病例为8.2万例,而此时,欧洲和美国已经分别超过了42.5例和14万例。

假设,目前这场全球大流行仍以类似的速度扩散,那么到第二季度结束的时候,全球范围内的病例总数有可能达到700万至800万以上。其中欧洲和美国总共为600万例左右,中国则可能不到9万。

如果没有适用的疫苗和治疗方法,人力成本将继续攀升,直到2021年春或2022年初左右疫情曲线恢复正常。

即使以当前状况为基准(IMF,2020年4月),2020年和2021年全球GDP损失也将达到9万亿美元,比世界第三、第四大经济体(日本和德国)的GDP总和还要多。

不过,IMF当前的基准不够现实,因为它低估了疫情暴发前就已经存在的严峻经济形势的影响,这其中包括2008-09年的全球危机、2010年的欧债危机、2017-18年美国关税战导致的全球经济复苏落空,以及全球债务由此升至世界GDP的230%。

因此,让我们来假设两种更加现实的轨迹——大国冲突场景和大国合作场景。我们还要假设,就像许多分析人士和流行病学家目前做的那样,2020年的疫情有可能时间拖得更久,2021年还可能暴发一场新的疫情,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然后,我们来关注一下这场“持续不断的大流行(2020-21年)”的子场景,如果特朗普政府实施贸易战威胁,这些场景是有可能成为现实的(表格)。

Dan.jpg

大国冲突场景假设疫情和经济代价日益恶化。在这种情形下,疫情持续存在的风险将导致激烈的贸易战和技术战,并引发地缘政治“热点”冲突和长达数年的全球性萧条。与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大萧条”不同,此次萧条的前景将更加黯淡,因为早在这场全球大流行暴发之前,美国和主要西方经济体的产出潜力已经长期处于停滞状态。

在大国合作的场景中,疫情将明显减弱,经济成本将大大降低。在这种情形下,疫情持续存在的风险将比预期时间更长,但贸易和技术协议以及更多由外交驱动的地缘政治将推动经济的复苏。这似乎也是中国、欧盟和反对特朗普白宫的美国反对派们的首选路径。

无端的悲剧

人们不愿面对的真相是,假如那些迟到并且失败的动员者能效仿早期动员者所采取的积极措施,数以百万计的人本可以避免感染病毒,成千上万的人本可以活下来。

在这场全球性的抗疫战斗中,政治化地压制基于科学的医疗建议不应该有市场。对于这场全球大流行,没有什么是必然的,而事实将证明自满的代价将非常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