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

跳出中美贸易协定看其影响

2020-01-21
5bdca59eceb856b6d1ddc21d222060fb.jpg

正如贸易战很难分出谁输谁赢一样,一份贸易协议的签署也难以分出真正的“胜负”。尽管中美关系已回不到过去,然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签署仍具有十分积极的建设性意义。如果跳出中美贸易协定本身的直接影响来看,它对阻止中美经贸关系因贸易战进一步恶化将产生三大深远影响。

将不确定变为“相对的确定”

旷日持久的贸易战随着1月15日中美正式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有所降温,这对双方而言似乎都是一场“胜利”,因为在很大程度上“第一阶段”协议终止了贸易战继续升级给中美乃至世界经济带来的巨大冲击。过去24个月以来,中美之间相反的策略形成不断恶化的正反馈机制,不断放大两国之间的矛盾与冲突。美国主动挑起贸易战,对中国实施惩罚性关税,而中国作为回应也对美国产品实施报复性关税,这导致两国关税呈螺旋式上升。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摩擦进一步外溢至世界其他国家,严重破坏了全球正常的经贸关系。

根据IMF最新预测,全球经济2019年的增速将下滑至3%,并将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纪录。全球经济景气放缓从制造业进一步传导到服务业,贸易战成为拖累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因素。而比贸易战更糟糕的是特朗普政策的不确定性。因此,“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特朗普的不确定性,给全球投资者以“相对确定”的预期。这也有助于企业规避不确定性投资决策的风险。从美国角度看,它从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为“短暂的有限获益”而付出“长远的实质性代价”。

重启中美之间对话机制

为此,两国急需做出努力并重启制度性对话通道。在中美之间建立有效的协调机制和分歧管控机制,构建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仍是未来双方共同努力的目标。中美自建交以来已经形成许多对话沟通机制,包括首脑热线、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商贸联委会等。这些机制特别是战略对话和军事交流机制在关键时刻能起到确定共同利益、管控分歧、避免误判甚至化解危机的重要作用。但这些机制有些因中美贸易战升级而停摆。

“第一阶段”协议规定了美国和中国将建立贸易框架小组,由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中国指定的副总理牵头,透过双边定期协商,处理解决与协议有关的争端。与此同时,作为两国“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活动的一部分,中美同意重启半年一次的贸易对话机制来解决双方结构性问题。这意味着中美开始重启制度性对话通道,并建立新的合作框架。在这一框架下解决分歧,探寻一种制度化协调协商机制,有利于避免两国关系继续滑向冷战甚至“热战”。

中美结构性问题解决有望进入“快车道”

首先,扩大对美商品和服务进口有助于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无疑,中国主动扩大进口是“第一阶段”协议中的重要内容,中方强调将“遵循WTO规则和市场化、商业化原则,增加从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进口优质、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将按照市场化原则和WTO规则,按照需要,在能源、制成品、服务等领域扩大从美国的进口规模。其次,扩大市场开放是中国迈向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根本利益诉求。事实上,新一轮市场开放更具自主性。去年G20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对外开放五大措施,包括进一步开放市场、主动扩大进口、持续改善营商环境、全面实施平等待遇、大力推动经贸谈判。中国奉行一诺千金,这五点已经基本兑现。而“第一阶段”协议中涉及的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产业政策、国企改革、营商环境等问题从长远来看都会加速解决。中国全方位制度型开放的步伐使得中美结构性问题的解决进入“快车道”。

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影响深远,迈向高质量发展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提出中国要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未来中国将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以高水平开放促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国下决心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市场经济机制,势必会给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带来更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