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

中美贸易摩擦加速中国经济结构转型

2019-12-18
200.jpg

当前,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正在损害全球经济。根据IMF最新预测,全球经济2019年的增速将下滑至3%,并将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纪录。全球经济景气放缓从制造业进一步传导到服务业。今年上半年,全球商品贸易大幅放缓,同比增长仅为0.6%,成为拖累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因素。

在复杂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下,中国经济运行牵动着全球目光。保护主义、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仍是中国经济面临的重大外部挑战。虽然中美已就达成阶段性贸易协议取得积极进展,但贸易摩擦相关的不确定性依然很高,前期加税的影响尚有余波。

无论贸易谈判进展如何,中国都将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近些年,中国加大了经济转型的力度。由于在转型过程中,新增长动力的培育通常慢于旧增长动力的退出,经济转型必然伴随经济增速“下降-走平-回升”三个阶段,这决定了经济底部徘徊可能会延续较长一段时间。特别是叠加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中国外向型部门和工业部门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内部需求减弱,经济增速出现了逐季回落。今年前三季度GDP增长6.2%,第三季度GDP增长6.0%。不过,虽然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但总体而言,经济运行仍处于合理的目标区间,结构优化、质量提升、产业升级的特征也开始显现。

第一个表现是中美贸易摩擦加快了出口贸易结构的转型升级步伐。在美国前后分四批对中国价值531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高额关税后,中国第三季度出口贸易下滑0.4%。不过,前三季度一般贸易出口增速为3%,显著好于整体。来料加工和进料加工贸易出口增速分别为-11.3%和-9.6%,降幅显著大于整体。由于关税导致出口企业承受更高的成本,加之加工贸易本身利润率较低,因此很多企业倾向于减少加工贸易,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贸易结构的转型。

第二个表现是高技术部门投资逆势上升并保持可观的盈利。自2015 年有数据以来,高技术制造业的投资增速基本保持在10%以上,今年前三季度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2.6%,增速比总投资高7.2个百分点。同时,一些先进制造业部门也维持了可观的盈利增长。

结构转型的第三个重要表现是从工业化转向服务业化。服务消费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居民服务消费增速快于商品消费,2018年服务消费在最终居民消费中占比基本上达到五成。

“短期看需求,长期看供给”。短期的宏观调控可以减少经济波幅,但应对中长期经济下行压力,破解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难题首要是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新旧动能转换。提高关键要素生产率、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事实上,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有其历史必然性。一方面,在长期人口结构变化趋势使中国劳动力成本优势弱化的背景下,提高关键要素的生产率尤为迫切。另一方面,高速增长不可持续。还是以出口部门为例。中国出口目前已到2.5万亿美元的年规模,从占全球比重来看,2014年之后一直保持在13%左右,制造业增加值也已经占到全球25%以上,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这也意味着中国将告别高速增长期,进入追求高质量增长和贸易发展的时期。

目前,中国全要素生产率水平仅为美国的43%左右。从资本总存量、人均资本存量角度看,中国仍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资本积累仍有空间,仍需要通过投资提升资本存量。以往一些宏观政策主要偏重于“硬投资”(基础设施投资),而忽略了“软投资”(技术创新和研发投资),但近两年中国不断加大对“软投资”和创新支持的力度。2018年,中国研发支出达到19657亿元,占GDP的2.18%。

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影响深远,迈向高质量发展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经济结构优化升级的过程中,既要通过优胜劣汰形成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中国企业,又要继续扩大开放。前不久闭幕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就提出,中国要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未来中国将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在竞争性领域引入外资,吸引更多全球投资者,以高水平开放促进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