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把华为列入黑名单需三思而后行

2019-07-15
c.jpg

上周末,中美两国元首在大阪同意恢复双边会谈,以解决长达一年的贸易战。这一决定的条件是习近平同意增加美国农产品进口,以及唐纳德·特朗普同意推迟对中国产品征收新的关税。它还需要特朗普放宽美国政府5月份实施的限制美国企业与华为公司做交易的禁令。

对华为让步,并不符合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和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的愿望。他们和国会中的其他对华鹰派人士认为华为对国家安全构成不可容忍的风险,并发誓要从立法层面找到解决方案,让特朗普无法决定这家中国科技巨头的命运。

他们也许是对的,华为有可能带来无法容忍的国家安全风险。毕竟,在一个多年受益于中国自主创新政策和补贴的行业里,它是最成功、最知名的企业。它生产的设备推动了至关重要的通信发展,但也为不法行为提供了方便,比如窃听、监视及其他形式的间谍活动。华为似乎享有与中国政府和中共的某种特权关系。很多事例和看似可信的证据都表明,华为违反美国的出口管制法,盗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并生产已经被发现带有后门或可从事网络不法活动漏洞的部件。

但是,针对华为的案子也存在很大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所谓的确凿“证据”仍然属于机密。那些已经看过或被告知这些机密信息的人,比如特朗普总统、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和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他们显然不相信除了全面禁止华为设备以外,还有不那么极端的措施可以减轻这种威胁。例如,在得出结论认为威胁并不像美国官员所描述的那样无处不在之后,英国电信公司采取了更加精确的对策,而不是一股脑将所有华为组件从自己的网络中移除。

之所以认为华为设备构成国家安全威胁,是因为它能将情报、商业机密或其他专利信息传递给中国政府,或是让国家主导针对美国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成为可能。这种观点当然是合情合理的。但也有一种合理的解释是,华为威胁了美国的技术优势,因此成为美国政策制定者的眼中钉。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他希望美国在5G领域“通过竞争取胜,而不是排斥目前更先进的技术”。

确定威胁的不同等级是非常重要的,它会让我们在采取代价高昂且难以逆转的行动之前暂停一下。网络间谍活动、网络盗窃和其他形式的网络不法行为是真正的威胁,政府在这方面有合法的利益,并且有义务进行保护。但是,网络安全措施不能放在真空中考虑,就好像不用考虑成本和预期收益一样。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估计,到2035年,发展5G基础设施和生产支持5G的设备,比如智能电器、可穿戴心脏监护仪和自动驾驶汽车,所产生的全球收入将达到12.3万亿美元。美国对华为组件的禁令,以及美国劝阻其他国家政府不要使用华为产品的努力,将推迟全球5G网络的发展和推广。这会限制“物联网”产业的扩张,使人们无法享受到提高生活水平的技术,使全球经济失去增长的动力。

作为高质量网络设备的低成本供应商,华为已经深入世界各国的电信网络,其中也包括美国的农村。虽然华为设备仅占美国电信设备市场份额的1%,但它在农村地区表现亮眼。如果当地运营商不得不投入大量资源,用更昂贵的朗讯或爱立信设备替换华为组件,那么美国农村地区高速互联网服务的发展将被推迟数年。

与此同时,这种成本对非洲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可能难以负担,因为华为组件在这些地方的通信网络中已经无处不在。迫使各国政府在华为和西方替代品之间做出选择,很可能导致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出现旷日持久的竞争,而世界将按照相互竞争的5G标准,被划为不同的势力范围。把世界划分为相互竞争的势力范围,很可能破坏全球规模经济的技术生态系统,打开地区性关税和其他形式保护主义的大门,使世界变得更贫穷。

合理的结论是,华为确实给美国的国家安全带来一定程度的威胁,但减轻这种威胁可以采取不那么全面的措施,不必禁止所有的商业往来。倘若美国的决策者执意采取更极端的手段,那他们应当首先拿出确凿的证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