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余永定 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前会长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下一步

2019-07-09
b.jpg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许在G20大阪峰会上同意恢复贸易谈判,但结束这场贸易战的路径远未明朗。毕竟,去年12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上届G20峰会期间,两位领导人也达成过类似的协议,但谈判还是以失败告终,尤其因为特朗普误把中国的和解姿态当成了软弱。

这一回特朗普是否还会犯同样的错误,我们还有待观察。无论如何,贸易战在未来数月和数年会如何展开,中国可以做哪些事情来保护自己,这些都是值得考虑的。

在可预见的未来,进口关税有可能保持稳定,既不会进一步提高,也不会回到过去的水平。大阪协议让特朗普无法继续威胁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产品征收额外关税,但是也不能推翻之前的措施,比如上一轮谈判在5月份破裂后,特朗普政府将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产品的关税上调了15个百分点,达到25%。

虽然这些关税还没有给中国经济带来严重后果,但其影响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加大。如果中国避免用关税进行报复,那就更有可能说服美国取消额外关税,至少不再继续提高。不过,中国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依照自己的条件减少对美双边贸易顺差上。越来越清楚的是,特朗普关税给美国企业和消费者造成的伤害,要比给中国造成的伤害更大。

在美国国内,反对特朗普贸易战的声音在加大。例如,美国商会作为美国最强大的商业游说团体之一,已经在呼吁取消过去两年加征的所有关税。随着2020年总统竞选活动的展开,特朗普最不想看到的事莫过于自己的政治基本盘出现反对声,他更不想冒让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

贸易战的影响已经波及跨境投资领域。近年来,中国生产成本的上涨促使许多外国企业,甚至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将业务转移到越南、泰国等成本较低的国家。贸易战正在加速这一进程。根据越南政府的统计,2019年前五个月,它的外来直接投资比上年增加近70%,创2015年以来最大增幅。与此同时,美国对华投资的增速正在放慢。

特朗普政府希望美国企业离开中国,而说服这些企业留下来则是中国要做的事。这意味着要改善当地投资环境,包括回应外国企业的合法投诉,如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更宽泛地说,是要更加遵守WTO的规则。

但对中国的施压不会就此结束。美国还迫切希望将中国的高科技企业挤出全球价值链。在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进行长达数月的围剿之后,最近特朗普宣布,允许美国公司继续把产品卖给华为。但他的政府不可能放弃扼杀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努力,去年,美国政府也曾转变针对智能手机生产商中兴公司的类似激进政策。

中国方面有三个选择。第一,它可能屈服于美国的压力,脱离全球价值链。第二,它可能继续致力于整合,以期通过现有的互联关系,使制裁中国高科技企业给美国同行(如高通公司)造成的伤害足以让特朗普政府退缩。第三个选择是集中精力支持本国高科技企业,提高自身在全球价值链的地位,并制定出应急计划。

中国还必须为贸易战有可能升级为货币战做好准备。一旦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即使中国人民银行没有出手干预以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本不应该这样做),美国也有可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不幸的是,中国对此几乎无能为力。

中国应对金融制裁的前景同样不妙,而特朗普政府有可能更频繁地使用它。上月,一位美国法官判定三家大型中资银行藐视法庭,因为它们拒绝为调查朝鲜违反制裁提供证据。该判决无视这样一个事实,即按照中国的法律,对银行记录提出任何请求,都应按照中美司法协助协定来处理。

解决此类纠纷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中国金融机构必须准备应对更多的麻烦,包括被列入黑名单,这意味着被剥夺使用美元和获得重要服务的权利,如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的金融信息服务,以及使用纽约清算所的银行同业支付系统。在这种惩罚下,很少有企业能够存活下来。

已经有一家中国银行被列入美国的“代理账户或通过账户支付”制裁清单,这意味着它无法在美国开立代理账户或通汇账户。中国必须为更坏的情况做准备。

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选择不多,但它可以加强立法工作,保护中国银行的利益,同时鼓励中国金融机构严格遵守美国的金融法规。它还应继续致力于人民币的国际化,虽然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仍将继续坚持过去40年来的改革开放道路。如今,这一进程的重点必须是加倍努力加强产权保护,坚持竞争中立,捍卫多边主义。而要履行这一承诺,则需要中国找到应对与美国紧张关系不断升级的方法,避免出现代价高昂甚至可能是破坏性的全球经济重构。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The Next Phase of Trump's Trade War with China”(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