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田飞龙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

布拉格提案与技术主权之争

2019-05-28
b.jpg

2019年5月2-3日,西方32国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5G网络安全会议,发表了不具法律约束力的立场文件“布拉格提案”。该提案的基本框架显示了美国的核心关切:伴随着中国网络技术尤其是华为5G的全球性布局,必须建立一种立场协调、法律标准严格而清晰的管制秩序,以最大限度阻止中国在西方国家范围内技术主导性的确立。该文件认为,各国需对5G网络的可靠性与安全性持有最高程度的信任,因为这一网络建构将深刻影响到西方国家的系统性安全。

该提案没有直接点名华为,但却明确要求与会各国在采购“第三方设备”时全面审查供应商的技术基础与政治联系,从而将技术性审查“政治化”。如果各国按照这一提案制定或修订国内相关投资审查法律,则华为很难仅仅凭借技术优势入围。尽管华为是一家民企,没有证据证明其与中国军事或外交部门存在合作,但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就是原罪,就有“红底”。这种非市场化的歧视性判断和对待,不仅对华为公司不公平,也对全球市场的自由贸易与合作造成严重损害,更对WTO体系造成负面冲击。提案以不充分的证据和充满文明冲突论意味的遏制取向,实际上造成了进一步的逆全球化,将长远影响到5G网络的全球性发展及互联网技术文明普惠性的实现。

这是中美竞争从“贸易战”延烧到“技术战”的重要标志。美国近期仍然以前所未有的战略焦虑和幽怨面对中国,不断发出威胁性声音,并全力推进其盟友体系的集体行动。美国深知,高科技构成了全球霸权的核心。如果没有对全球网络安全的绝对控制权,美国将不可能最大限度地掌握盟友体系及外部发展中国家的核心情报,也就难以实现对这些国家政治文化精英的精准控制与决策反制。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原高管皮耶鲁齐历经美国司法部的“司法陷阱”,在《美国陷阱》一书中充分揭露了美国全球性情报系统及“长臂管辖”法制不公正的精准打击能力。如果华为5G替代了美国同类技术,就可能切断美国对其盟友体系的全球监控网,从而切断美国的跨国性管制主权,这是美国政治精英心灵最深处的恐惧感来源。

对美国的“安全游说”,其盟友并非心甘情愿接受。此次布拉格会议,美国的理想化预期显然是通过一项有法律约束力的正式协议,但最终未能达成,主要原因是与会各国并未就本国5G建设方案形成强有力的国内政治共识。如果简单受制于美国的战略压力和意图,不仅在本国民主立法程序中可能遭遇困难,甚至会长远损害本国5G网络的建设进度和相关竞争力。

与会各国的深切忧虑是可以理解的:一方面是政治盟主美国的体系性施压,甚至威胁降低或取消情报合作;另一方面是中国华为公司的技术先进性,这在经济上和技术竞争力上很有吸引力。是否与美国紧密“抱团”而放弃5G发展的优先性和竞争优势,是美国之外与会各国内心的核心关切。除了美国,其他国家并无遏制中国的整体战略与意志,对于5G的全球服务提供方案持开放性立场,美国方案或中国方案均可接受。甚至,与会各国中许多国家正在进行着与华为的5G建设合作,不可能完全停止或排除这一进程,否则受害者只能是这些国家与其人民本身。

那么,一个关键性问题就凸显了:全球霸权的基础是全球服务,如果美国不能持久提供这一服务,其霸权的合法性将不复存在。这就是霸权逻辑中“做老大”的基本正义原则。美国的全球霸权正遭受来自两个方面的内部性瓦解压力。一是特朗普主义的“美国优先”从基础性和结构性层面损害了美国霸权的服务性质与道义基础;二是美国在技术主权链条上出现了严重缺环,在5G技术发展上不再领先。当美国在霸权构成上只剩下“力”的强制性时,霸权就已经在快速消解。布拉格提案无法弥补美国的“霸权赤字”与全球服务能力的结构性衰退。中国则需要从全球服务正义性和技术完善性角度稳扎稳打,将布拉格提案视为进一步优化技术主权的契机,从容应对,化解危机,扩大合作,这样前景依然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