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非洲需要中美发展经济,而不是新冷战

2019-01-13
30.jpg

2018年12月13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在保守的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阐述特朗普政府新的“非洲战略”。这一战略的基础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对外政策信条。

在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是博尔顿对美国竞争对手和美援的抨击,尤其是博尔顿指责俄罗斯和中国在非洲的“掠夺行为”。

实践中,特朗普政府的非洲战略意味着美国在非洲活动的军事化,其目的是要破坏中国对非经济合作。中国已经卓有成效地推动了非洲大陆的现代化和经济增长。

美国对非战略军事化

2017年,美国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商品贸易额共计390亿美元,贸易逆差108亿美元。美国的最大出口市场是南非、尼日利亚、加纳、埃塞俄比亚和安哥拉。进口方面,科特迪瓦和博茨瓦纳也是重要国家。

以往美国的非洲战略主要侧重于经济合作及援助,其次才是军事合作。但在新战略中,重点领域颠倒过来了。“美国优先”的非洲战略旨在解决美国在非洲的三个核心利益:

第一,通过推动美国与非洲各国的贸易和商业关系造福美国和非洲;第二,对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和暴力冲突威胁进行反制;第三,确保美国纳税人的美元援助被高效、有效地使用。

虽然从表面上看,第一个核心利益涉及经济交往,但其实不然。不错,特朗普政府“希望我们在该地区的经济伙伴繁荣兴旺,掌握自己的命运”,但它轻视一切旨在促进非洲繁荣的经济努力。

第二点是美国新非洲战略的关键。根据博尔顿的说法,“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及其分支均在非洲大陆活动,并招兵买马,密谋攻击美国的公民和目标”。新战略把非洲看成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一个基地,为了避免美国利益受到威胁,必须将伊斯兰恐怖主义从非洲大陆铲除。

第三,新战略不再支持“低效、失败、不可理喻的联合国维和任务”,不再“在整个非洲大陆不加选择地提供援助”。

这就是为什么要说,“美国优先”政策是为了对抗中国的努力。中国通过在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实行“一带一路”倡议,推动着全球经济一体化。中国的经济贡献在很大程度上被敌意看待,被当成企图“主宰世界”。正如博尔顿所说:“(中国的)掠夺性行动是中国更广的战略倡议的组成部分,这些倡议包括“一带一路”,它旨在开辟一系列进出中国的商路,最终目的是提升中国的全球主导地位。”

由于经济事实并不支持特朗普政府的说法,因此它越来越依赖意识形态上的诋毁,而缺乏起码的努力来自圆其说。

中国对非经济合作

自从2010年代中期以来,华盛顿一直竭力指责中国在非洲实行“新殖民主义”。这种误导性说法试图重新解释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黯然失色,它导致的初级产品价格暴跌被揣测为中国的又一个阴谋。

2016年中非贸易额为1280亿美元,几乎是美国对非洲贸易额的三倍。非洲对中国最大的出口国包括安哥拉、南非和刚果共和国,而中国商品的最大买家包括南非和尼日利亚。最近20年中非贸易增长迅猛,2014年大宗商品价格开始下跌前,中非双边贸易额达到2150亿美元峰值。但从那以后,非洲对中国的出口一直低靡,而中国对非洲的出口仍然保持稳定。

与此同时,美国对非洲的投资出现崩溃。美国对非FDI在布什时期是增加的,当时白宫还希望从几个非洲国家即将来临的现代化和工业化当中获得好处。然而,随着奥巴马政府在2010年代初提出非洲愿景,美国FDI先是大降,随后更是一溃千里(如图)。

图表 中国和美国的对非直接投资(2003-2015年)

a.jpg

来源:联合国贸发大会、《中国统计年鉴》、“DifferenceGroup”

虽然美国政府在去年秋天开始公开攻击中国的倡议,但引爆攻击的,是之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发表的讲话。习近平承诺向非洲大陆提供600亿美元贷款、赠款和发展融资。

因此,美国新非洲战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在20年内成为了非洲最大的经济伙伴。与博尔顿对中国在非洲负面影响的可怕描述相反,包括麦肯锡在内的主要商业咨询机构提出了截然不同的解释。前者是枉顾事实的意识形态抨击,后者则是单纯的经济分析:

b.jpg

过去20年,中国与非洲的贸易以每年约20%的速度增长。FDI则在过去十年增长了两倍。麦肯锡估计,如果计入非传统资金流动,中国流向非洲的资金比官方数据还要高15%。中国还是巨大且快速增长的援助国,同时是最大的为非洲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发展提供建设融资的国家。

中国在非洲的基础设施投资真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吗?

美国、中国与非洲:两种景观

自从美国政府发表新的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以来,中国就被视为美国的“对手”而非合作伙伴。报告称,“几十年来,美国的政策是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即支持中国崛起和融入战后国际秩序会让中国开放”。

新非洲战略其实是以新保守主义旧有的“沃尔福威茨理论”为基础,该理论出现于90年代初期。它认为,美国的目标必须是“防止再度出现新的竞争对手,无论是在前苏联境内,还是在构成威胁的其他地方”。因此在白宫看来,今天的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基本上是有我无他。

但未来还存在另一种景观,即在人们眼里,世界经济日益多极化是好事而不是负担。这种景观是基于更加稳定的、全球性的预期,因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能够专注于经济发展,而不是搞军事化。

在非洲,多极化并不会像美国的非洲战略那样助长“大国竞争”。相反,它会促进双赢,美国和中国都会增加贸易与投资,并向非洲国家提供发展援助。这将加速整个非洲大陆的现代化和工业化,进而提高生活水平。随着繁荣的扩大,暴恐活动将会减少。

多极化景观可以使美国实现其在非洲的三大核心利益,培育美国、中国和非洲三方的经济联系,加快非洲大陆的现代化步伐。相比之下,陈旧的美国新非洲战略有可能破坏这一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