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蓝色浪潮无法拯救中国

2018-10-02
2.gif

华盛顿正在准备11月6日的“蓝色浪潮”选举。如果民调准确的话,民主党人将重新夺回众议院,甚至可能夺回参议院。即便共和党人避免惨败,重回分裂状态的政府也会扭转美国政治。在被放逐政治荒原两年后,民主党人将重新掌控一个机构,并借此在移民、税收政策和优先开支等议题上挑战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不过,民主党的胜利不会重估所有政策讨论。一项延续性大于改变的议题就是美国的对华政策。即便共和党失利,特朗普也很可能不会放弃对北京的强硬政策,而且,虽然民主党大声抱怨他的策略,但他们既无法也不愿迫使他放弃这一政策。

先讨论总统。他对贸易协定和机构的敌意,他对北京“强暴”美国经济的信念,以及他对关税能取得效果的信心,都不是空穴来风。他确信能摆布北京,正如他在推特中所说,“当你已经失去5000亿美元,你就不可能输”。他指望利用关税把对中国的逆差变为顺差,不过即使真能如愿也不会在短期内实现。特朗普战斗而非妥协的本能令情况更加混乱,因此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在和中国打交道的时候他明显更倾向于加倍下注而非收手让步。

在目睹他的政策造成伤害后,如物价上涨和失业,一些民主党人可能想挑战特朗普。但他们知道,或将很快发现,要控制他有多困难。一大障碍是国会没有权力和外国达成协议。和谁谈判,谈什么,何时达成协议,这些全都由总统决定。国会可以就上述问题抱怨白宫的处理方式,但无法在上述任何一个问题上强迫总统行动。

诚然,美国宪法赋予国会“管理与外国贸易”的权力。但在过去70年里,国会已经将其大部分贸易权力授予白宫。只要总统不无所顾忌地限制贸易,这种授权就没有威胁到国会权力。事实上,国会山的传统抱怨是:支持自由贸易的总统们没有利用国会授予他们的权力来对掠夺性的贸易政策进行惩罚。

特朗普彻底颠覆了这一脚本。国会通常广泛而模糊的贸易授权被他发挥,为的是尽可能扩大他的权力,按照他的意愿重新制定美国贸易政策。最显著的例子就是他用国家安全理由对进口钢铝产品加征关税,并威胁以同样理由对进口汽车加征关税。虽然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认为进口钢铝产品没有损害国防,且事实上很少有美国人担心进口奔驰和马自达会危害他们的安全,但特朗普全然不加理会。

当然,国会可以尝试重新夺回贸易权力。不过这需要通过立法,而这正是问题所在。陷于党争僵局的议员们不太可能在贸易政策上迅速团结起来。即便国会就立法达成一致,特朗普也肯定会动用否决权。而30年来,国会只推翻过一起和外交有关的总统否决。考虑到一开始就几乎没有胜算,多数议员将明智地转而考虑其他立法议题。

国会民主党人迫使特朗普软化对华贸易政策难上加难,是由于这样的政治现实:他们中很多人虽然未必认同他的做事方式,但却认同他正试图做的事情。克林顿和小布什政府期间那种相信中国会支持市场开放和法治的乐观已经在国会山消退,很多民主党人和特朗普一样,认为中国正在强化不公平贸易行为,寻求胁迫和剽窃美国企业的贸易机密,并补贴中国企业,使其获得不公平优势。今年夏天国会广泛支持扩大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权力,印证了民主党对中国经济意图的真实担忧。

很多民主党选民对美国贸易政策的不满,进一步降低了国会民主党议员批评特朗普对华过于强硬的意愿。虽然这部分选民在民主党内占少数,但由于他们固执己见,因此获得了超比例的影响力。2016年伯尼·桑德斯正是利用了他们的不满,他的贸易主张和特朗普大同小异,而希拉里·克林顿也明智地放弃她此前对TPP的支持,以避免触怒这些人。国会山的一些民主党贸易鹰派,如俄亥俄州参议员谢罗德·布朗,已经对特朗普的关税表示欢迎。因此,国会民主党领袖们会倾向于优先考虑诸如医保这样能够团结本党的议题,而非贸易这样可能分裂本党的议题。

即便特朗普和中国达成协议,民主党支持对华强硬的动机也不会减少,甚至可能加剧。根据实际达成的协议,民主党可能认为攻击特朗普未能达成他许诺的重大协议是有利的政治和政策。今年春天有传闻说美国和中国谈判官员达成协议,中国增加对美商品进口,但未解决知识产权和补贴的更大议题,当时国会山就是这么反应的。

除非经济剧烈下行,这可以合理归咎于特朗普关税,否则机构和政治动机会推动民主党人将他们的不满对准特朗普的策略而非他的目标。民主党议员有充分理由批评特朗普过度发挥其贸易授权,未能预判关税会令美国出口商遭遇报复,未能和美国的朋友和盟友一起联合行动以更有效地迫使中国改变做法。不过,他们不会站出来阻挠特朗普向中国施压。

因此,蓝色浪潮如果真的来临,可能改变美国围绕中国贸易政策的争论语调。但它不会为酝酿成形的华盛顿和北京围绕经济和全球霸权的长期争斗提供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