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齐思源 清华大学“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访问学者

美国对中国债务危机的危险误判

2018-08-20
4.jpg

二战以后经济史上最大的贸易战已经正式启动,特朗普总统决定让贸易战升级,一些美国经济学家现在也认同章家敦所宣扬的旧神话,即中国经济即将崩溃。他们的推断乃是传统经济学的缩影,其内容是:只有在经济快速增长,也就是中国GDP增速超过6%的时候,地方政府和国企的债务水平才可维持,而当贸易冲击把经济增长率拉到6%的水平以下,负债累累的组织就会无法摆脱迫在眼前的偿债负担。这会引发大规模债务危机,人们丧失信心,最终导致经济崩溃。与此同时,人民币将不断承压,就算全面实施严格的资本管制,中国的3.2万亿外汇储备也无法阻止人民币汇率崩盘。随着经济信誉不复存在,以及人民币汇率自由落体式下滑使通货膨胀飙升,中共的合法性将受到质疑。这种观点认为,为避免上述不祥局面,中共将不得不早早认输,在诸如贸易等问题上向华盛顿作出巨大让步。

正如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黄育川所说,用传统经济学来评估贸易战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影响难有建树,因为中国经济同时还受许多中国独有的非常规因素的影响。此外,美国盲目的战略乐观派认定贸易战将导致中国经济崩溃,这也促使特朗普总统采取强硬立场,而不是寻求和解。在国际关系中,精准的战略眼光对达成协易至关重要,如果一方过高估计自己对对手战略环境的影响力,那么冲突就会持续下去,否则双方是可以达成互利协议的。

所以关键就在于,在对中国经济的脆弱性和中共的倾向作出简单结论之前,美国的战略家们应该仔细研究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这其中,三个关键的“中国特有的经济维度”应予仔细考虑:中共对信息的全面掌控以及控制信息扩散的能力;它可以改变产权实行紧急国有化;最后同样重要的是中国的货币革命做到了无现金,增加了国家的税收。

中共对金融信息的掌控

信息是影响经济主体行为和市场整体走向的关键因素。西方与中国的一个主要区别在于,(中国的)金融信息是经过政府筛选的。如果一家大型国企或地方政府面临紧急的流动性不足,政府能够限制消息的传播,从而控制“信息阶流”。这将为监管机构采取行动提供时间,使之能够利用适当的监管、货币或财政补救措施,防止危机升级和变成系统性危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无法效仿这一点,因为媒体会立即对流动性危机进行报道,甚至夸大危险,导致政府无法遏制萌芽中的危机,只能事后采取行动。

诚然,政府能够大规模屏蔽信息是有利有弊的,滥用会产生道德风险,且无益于价格信号的远期效用。但如果策略性地运用对金融信息的控制,并辅以事后问责,那么对经济活动的总体影响就可能是积极的。

中共可立即国有化系统性经济主体

在中国,国家的利益至高无上,当国民经济稳定性面临危险的时候,一家大型金融公司或系统性市场参与者可以随时被国有化,同时可以通过应急措施来注入足够的资金,稳定流动性。最近安邦一案就是典型的例子,这家公司很快被国家托管,董事长被逮捕。而在美国,国会、白宫和财政部将不得不与律师和说客大军进行长达数月的司法较量,从而错失宝贵的时间。人们可以回想一下2008年的金融危机、Solyndra的破产或救助美国汽车业的时候,国会和行政部门采取行动所耗费的时间。

无现金革命带来税收利好

技术也为中国监管机构提供助力。大数据革命和新的社会信用体系优化了私人资本配置,让经济能够更好地向更加可持续的模式过渡。中国是全球无现金交易的先行者,其金融科技规模是美国的十倍,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提供了大量数据,使它们得以为八亿多用户创建完整的信用评级档案。这大大提升了私人资本配置的效率,因为信用分析使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最小化,而这本是金融资本配置中两个屡见不鲜的问题。

虽然无现金交易不能解决地方政府的债务飙升,但却可以缓解国家的政府预算压力,因为它更易于税收登记。如果中国转向全面的无现金经济,影子经济就会很快进入国家统计数据。这种无现金交易将产生一种未来现金流效应,提高人们对中央政府财政扩张能力的信任,并且可以在不超发国债的情况下救助破产企业。通过当前这种国家收入的增长来实现去杠杆化,可以平稳且可持续地削减债务,而且不必抑制短期的财政扩张。

中国人民银行曾经尽力估算无现金经济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宏观经济建模可能是复杂的,而且常常有误导性。然而实现无现金是一项战略决策,这个决策中国实施起来并不难,因为它已经拥有精心设计的技术平台,也就是所谓的无现金生态系统。例如,政府可以对ATM机交易征收专门的从价费,以抑制人们从ATM取钱,鼓励人们使用电子支付平台。在很多使用现金的时候商家不会开收据,因此也从不缴纳增值税。而无现金支付是实时和自动的,增值税会立即向国家会计核算系统登记,这样一来税收收入便会增加。除了“增值税效应”,对交易数据的分析还使所得税变得容易估算,因此可以防止偷税漏税(即“所得税效应”)。即使在希腊,无现金交易也创下了让国家财政环境正常化的奇迹。

的确,中国内部也有人担心贸易战会影响中国经济。对贸易战情况下中国去杠杆化的速度,中国人民银行和财政部出现了颇不寻常的口头争议。中国人民银行官员赞成实行强有力的财政刺激,而财政部官员则偏向于通过国企进行有针对性的财政宽松。

很显然,面对全球性冲击,中国经济并非无懈可击,但由于已经积累了大量财富,并且有大规模草根创业的推动,决定中国的经济活力和债务去杠杆化的,将主要是国内政治、明智的供给侧改革和坚持不懈的对外开放。只有国内进行改革才能充分提高生产力,提高中国的福利,使长期债务与GDP的比率正常化。

因此,美国的战略家们必须准确判断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要过高估计美国贸易关税对中国债务可持续性的负面影响,因为这会促使特朗普总统将贸易战升级,推动中国和美国走上冲突之路。

即使在中国弱得多的上世纪60年代,它也坚决抵制了外国的胁迫,敢于对抗苏美两个世界超级大国。错误估计中国经济基本面及其反抗经济胁迫的决心,不仅会给美国和中国,也会给全球经济秩序带来灾难性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