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徐赛兰 纽约州立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

中国社会主义自由贸易意识形态的新人气

2018-07-31
5a7eba00b0887abc1e0fb6dbd2d66bbf.jpg

15或20年前,当时的美国毫无疑问地主导着全球经济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视自由贸易和自由市场为圭臬,而彼时的中国正试图在这两方面奋力追赶。如今,中国接过了自由贸易的火炬,但其信奉的自由贸易意识形态与美国传统截然不同。我们暂且将其称之为社会主义自由贸易。它融合了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与国家政策优先。结果就是,中国转而开始推崇自由贸易,这种自由贸易强调通过调配国家政策来逐步改革商品领域,并保护国内新生的服务行业,最终目标是占领市场份额,而非为私营企业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平台。几乎没有专家能够预见到,中国这个亚洲国家和其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之间在推崇全球化进程和自由贸易上的这种角色转换。在全球公民的眼里和心中,中国版本的自由贸易正在击败美国眼下奉行的贸易保护主义。

社会主义自由贸易

中国的市场开放是逐步进行的,其间花费了数十年来降低商品关税。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中国的平均实际关税水平高达43%。自中国于2001年加入WTO后,截至2005年,中国的关税水平从15.6%降至9.7%,而这一水平一直持续到2013年。然而到了2016年,中国为了遵守入世承诺,将平均实际关税水平降至3.54%。在这段期间,降低关税壁垒的主要鼓吹者正是美国。中国花费了20多年的时间维持稳定经济增长的同时,一直在试图安抚美国。

中国的服务业并非是完全开放的,虽然与贸易相关的120个服务行业已经开放,而且这一数字超过了中国入世时承诺开放100个行业的目标。但中国优先考虑的是国家需求,对自身服务行业一直持相对保护的态度,同时一直在试图安抚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的外国贸易伙伴。这么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的服务行业一直处于欠发展阶段。这一点从中国法律和审计等竞争力不足的行业就可窥见一斑。

中国逐步开放市场的理由合情合理,因为中国的发展程度依然远远低于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如美国、日本或德国。然而,中国有时的行为却又将自由贸易置于政治考量之上。例如,中国在吉布提新建的自由贸易区就被称为帮助这一东非发展中国家多样化经济结构、创造新增就业的一份大礼。但迪拜全球港口运营商DP World威胁对中国提起法律诉讼,称中国援建的这一自贸区位于一处有争议的港口。美国也担心,中国将迫使驻扎在莱蒙尼尔基地的美军撤离。又或者吉布提会步斯里兰卡后尘,如果日后无法向中国公司支付债务,该国会被迫将港口所有权让渡给中国。的确,即便是社会主义自由贸易也不乏铁腕手段。

自由贸易在美国的节节败退

那么,美国究竟怎么了?

美国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内都是自由贸易的重要支持者。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促成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乔治·W·布什继续其脚步,推行并扩展了美国与世界其他各国的自由贸易协定。2000年至2007年期间,美国的商品和服务出口总额增长超过50%。奥巴马总统在2016年宣称:“我深知围绕贸易议题的政治斗争非常艰难……但我们的答案并非向内看,拥抱贸易保护主义。我们真的无法离开贸易。”

然而,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摸准了美国劳动阶层对于自由贸易的愤怒正在“杀死我们”,而很多美国人对这种想法深信不疑。他们同时希望,重新就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竖起贸易保护主义壁垒就会重振美国经济。虽然其他国家,尤其是英国,已经感染上了同样的热情,想要重新修订自由贸易协定,而贸易保护主义似乎也开始深入人心,但来自世界其他地方的反对声浪也在日益强大。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战中,中国官员发出了既清晰又具理性的声音,他们更是拥有反对自由贸易政策真正受害者的道德优势。虽然中国并非新自由主义的传统支持者,但这个亚洲国家已经成为了降低贸易壁垒的旗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曾宣称:“搞保护主义如同把自己关进黑屋子,看似躲过了风吹雨打,但也隔绝了阳光和空气。”欧洲、加拿大和墨西哥已经开始谴责特朗普总统的关税政策,甚至很多共和党成员也开始发声反对其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眼下世界正在经历一场巨变,特朗普越是抵制美国的新自由主义自由贸易意识形态,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自由贸易意识形态就变得越受欢迎。我们不再单纯追求新自由主义教义本身,我们正与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共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