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投资:阿里腾讯竞争的最前线

2018-06-14
a.jpg

迄今,我们习惯于认为科技公司近乎垄断。谷歌几乎拥有了搜索,脸书控制了社交网络,亚马逊牢牢掌控了网络零售。但存在垄断公司,也还有其他垄断公司。要描述中国科技公司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影响力,通常有必要援引几乎所有这些总部在美国的领先公司,来传达这两家公司所提供的应用和服务的广度,以及这些服务嵌入数百万中国人日常生活的程度。它们提供电商、通讯、支付和社交网络平台等服务,是亚马逊加上苹果加上Venmo加上脸书的结合体。

美国也谈论科技公司垄断问题,但这不是大多数美国消费者所熟悉的市场垄断。总部在美国的主要科技公司在它们各自特殊行业内享有巨大的市场权力,但是它们倘若要将影响力扩张到主要业务之外,通常困难重重。例如,谷歌进入社交平台的努力成果了了,脸书也曾试图分走网络搜索市场一杯羹。

腾讯和阿里是一个令人震惊并颇具警示意义的案例,即当公司成功占领了不止一个或两个科技产业领域,而是同时占领了全部领域时,会发生什么。最近《金融时报》的报道将这两家公司的权力暴露无遗:这两家公司要求投资银行选边站队,并承诺不会为另一家提供融资。而银行愿意满足这些要求意味着,腾讯和阿里已经完全掌控了中国科技市场,并已成功重塑了投资格局以适应它们的竞争条件。

即便在美国市场,这种排他性的融资协议也不是没有先例的。2015年优步和Lyft就曾对投资者提出过类似要求。但是,这些协议只聚焦于科技产业的一个具体细分(叫车服务),而腾讯和阿里的竞争则对投资者产生了广泛得多的后果,这些投资者基本覆盖两家公司及其拥有、投资或合伙的其他小公司所提供的全部服务。

例如,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公司蚂蚁金服即将完成10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投资者不得不承诺不投资阿里竞争对手腾讯或京东所有的任何公司,如果它们已经做了类似投资也不能进一步提高其股份。这种承诺还不只是简单承诺不投资于和蚂蚁金服受欢迎的支付宝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移动和网络支付应用,还意味着提供其他完全不同服务的公司,例如社交网络、通讯、电商、云计算或叫餐服务,只要它们隶属或受控于阿里主要竞争对手,投资者就必须放弃支持。事实上,蚂蚁金服的投资者还被特别要求不得为美团大众点评(腾讯支持的提供餐饮评价、餐厅预定和电影票销售的网络平台)和电商拼多多提供融资,因为这两家公司都和其他阿里服务存在竞争关系。

科技公司无所不做存在切实风险,它们有能力利用他们在某一领域的市场权力(例如移动支付)来挤出其他所有领域(从餐厅预定到电影票销售)的竞争者。正是这种行为导致了1990年代和2000年代早期针对微软的里程碑式的反垄断案件,当时美国司法部开始担心,微软正利用其垄断Windows操作系统的优势来试图控制网络浏览器市场。

但是在中国,阿里和腾讯不断升级的竞争,以及这两家公司的反竞争策略似乎并没有引起政府监管的关注。这可能部分是因为中国政府急切想发展国内科技领域,因此不愿干预其最成功的两家企业。监管者可能还指望两家恶斗的公司互相制衡。但是当两家总部位于中国的企业合作拓展其他国家和大陆的客户时,不能确定其他地区的监管者会如何看待这两家公司在科技领域所占据的极其强大的地位。从很多方面看,总部位于美国的科技公司都不太适应腾讯和阿里所进行的那种直接竞争——大多数西方主要公司都已经切分出一块市场,在这一市场它们惬意地领先所有可能的竞争对手。但是,看过阿里和腾讯是如何在中国市场利用它们的影响力来针对对方,很难说其国际扩张对它们未来市场所在的国家来说是好事,或者结果可能完全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