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东盟:“数字丝绸之路”的试验场

2018-04-03
S2.jpg

过去几年,关于“一带一路”倡议或中国主办的年度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分析频频见诸报端。但这些分析大多忽视了二者之间的联系,那就是北京口中“数字丝绸之路(或信息丝绸之路)”的发展。“一带一路”倡议的数字经济组成部分涵盖一系列投资及宽带网络、电子商务中心等基础设施建设,甚至包括为东南亚、中亚、中东和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建设智能型城市提供融资。其在整个东盟地区的发展历时最久,这或许会为我们分析中国在信息科技市场和对外政策上日益崛起的经济政治影响力模式提供线索。

中国政府和很多顶级中国信息科技公司目标一致,即通过全球信息通讯技术市场拓展中国的影响力。在2017年12月于中国浙江省乌镇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来自公共和私营部门的与会者出席了“'数字丝绸之路'国际合作论坛”。论坛发布了“'一带一路'数字经济国际合作倡议”,来自中国、老挝、泰国、土耳其、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塞尔维亚的代表签署了该倡议。倡议呼吁弥合数字鸿沟,降低国际电子商务市场准入壁垒,并开展高速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这些话语值得注目,不仅仅是因为该份倡议并未明确指出哪个签署国将为这些开发项目融资,还因为倡议重申了中国科技公司对中国政府提出的一些建议。在2018年的中国“两会”期间,腾讯、京东、网易等主要科技公司的代表性得到了大幅增强。中国要求每一家科技及其他公司都要设立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这令这些公司毫不意外地作为政府科技顾问重申国家语汇。例如,在2017年的“两会”期间,腾讯老板马化腾就提出了七点政策建议,盛赞中国在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拓展“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数字经济取得的成功。他还表示支持“一带一路”倡议通过数字内容发挥传播中国软实力的渠道作用。

华为、中兴等中国硬件制造商,与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三架马车和其日益崛起的竞争对手京东等网络公司一道,正在东盟国家范围内拓展它们的影响力。例如,华为设立了“开放实验室”的分支机构,该机构用于增进华为与吉隆坡和新加坡本地公司的研究合作。阿里巴巴在马来西亚设立了第一个电子世界贸易平台,明确用于营销阿里巴巴的跨境电子商务中心,以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发展并帮助当地设立员工培训项目。这些项目将指导中小企业主学习如何在淘宝和其他阿里巴巴平台上售卖商品。阿里巴巴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金服负责运营中国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支付宝。该公司日前收购了新加坡的helloPay集团,并将后者在东南亚各国的移动钱包程序重新命名为支付宝马来西亚、支付宝印度尼西亚、支付宝新加坡和支付宝菲律宾。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还担任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的官方电子商务顾问。这种中国商界领袖与东盟政府代表间合作的例子正在不断增加,但见证了这一转变的人却很少质疑这种联结究竟会给东南亚新生的数据保护和互联网管理政策带来何种影响。

虽然东盟各成员国还未如泰国政府那样在2015年大言不惭地宣布,希望模仿中国的长城防火墙设立互联网审查工具(这一表态引发了泰国民众对政府网站展开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以表达抗议,迫使政府忙不迭地收回前言),但一些批评者担心,中国通过限制性的国家网络安全法以及随后的科技政策正在为该地区其他国家设置一个它们或许想要效仿的行为模板。例如,虽然批评者担心成本过高,但印度尼西亚依然于2017年晚些时候通过法律要求将消费者数据本地化。越南虽然在这方面的管理相对宽松——它要求处理越南公民数据的外国公司必须在越南境内设置至少一个服务器,但该国最近提议出台一部网络安全法,该法草案与中国的网络安全法存在相似之处——其中一些条款对服务越南消费者的外国科技公司提出了无理要求。

中国科技公司正日益投身于在东南亚拓展市场,但如此严苛的监管会令境外跨国公司望而却步么?如果一个地区效仿中国互联网政策的趋势持续发展,这对于东盟各国来说并非益事,尤其是对那些缺乏如中国和新加坡般先进科技基础设施和市场影响力的国家来说。关于“数字丝绸之路”日益兴起的叙事存在一个关键的缺失,那就是我们看不到这一计划所谓获益方的视角,它们包括东南亚大型科技公司和小型新兴企业、数字贸易和信息通讯技术政策的政府监管机构,以及或许不像其政府代表那样对国际发展持开放态度的普通民众。

本文取材于“通往'数字一带一路'?中国对东南亚科技政策发展的影响”报告的研究结论,该报告通过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公共事务学院得到了纽约卡内基财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