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中印关系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副研究员

入篮SDR是中国全面金融改革的新起点

2016-10-26

2016 年10 月1 日人民币正式加入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入篮不仅成为加快中国金融体系全面开放、助力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里程碑,也势必在多方面影响全球SDR 机制的运作,对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S3.jpg

IMF《世界经济展望》数据显示,中国在2010年就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入篮会使SDR具有更多全球代表性,这种代表性会发生实质性扩大,SDR本身也会产生质变。第二,人民币汇率波动远小于其他货币,入篮将增加SDR 汇率篮子的稳定性。第三,增加了成员国储备资产的选择性,可满足多样化需求。第四,进一步增强了SDR的吸引力。

按着目前的份额分配,人民币在新篮子中的权重是10.92%,低于美元的41.73%和欧元的30.93%,高于日元的8.33%和英镑的8.09%。然而,SDR篮子中各国货币分配的权重并不代表各国央行外汇储备中实际的货币配置。以美元为例,它在SDR篮子中的权重为42%左右,但在各国外汇储备中的配置占比却高达64%,远远超出其在SDR篮子中的权重。这实际上表明,是否纳入SDR,以何种比重纳入SDR,更多表现为形式上的意义,而不直接代表也不决定一国货币的国际化进程。

目前,经IMF官方确认的储备货币有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瑞士法郎、加元、澳元等七种,但其中仅有四种是SDR一篮子货币。也就是说,纳入SDR是成为储备货币的既非充分也非必要条件。目前人民币在国外央行资产负债表外汇储备项目被列入“其他货币”,加入SDR 后,人民币就此获得了IMF 官方认可的“合法”身份,不仅从“其他货币”项目中单列出来,还可以从IMF定期公布的外汇储备数据中汇总得到央行购买人民币的总额数据。不过,人民币并不因为被纳入SDR 就自然成为储备货币。入篮不意味着终点,而将成为中国迈向开放型金融体系的新起点。

SDR评审前后,中国虽然经历了资本市场的动荡,但中国仍然坚定推进金融改革与开放,进展可能是所有改革领域中最快的。回顾近年来的改革历程,为使人民币符合SDR对于货币“可自由使用”的要求,中国央行已经做了很多的功课。

S4.jpg

人民币入篮SDR可以增强中国的国际购买力。当前,人民币业务离岸清算行已拓展至全球22个国家和地区,终于实现了五大洲清算网络的全覆盖。中国积极调整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削减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与市场价的偏离程度,推动建立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CIPS),现在已经在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等成立了离岸人民币清算银行。今年以来,中国央行先后对境外央行类机构开放银行间债券和外汇市场,逐步扩大RQFII、RQDII以及投资者范围,增加可投资产品。沪港通已经启动,深港通也启动在即,内地与香港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机制将得以加强。

然而,本质而言,人民币若要充分执行计价、结算和储备等国际货币职能,继续提升人民币作为金融交易货币的吸引力,未来汇率利率市场化、资本开放等基础性制度改革仍需继续推进。

作为新入篮的储备货币,全球央行对于增加人民币储备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中国也正积极寻求扩大SDR的使用,包括发行以SDR计价的债券。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中长期的潜在经济增长率以及国债收益率相比发达国家仍然是比较高的,这就意味着中国资产对于全球资金仍然具有较强的吸引力。

S5.jpg

与此同时,如果SDR债券用人民币结算,那么人民币在金融结算中的使用也会相应增加。倘若人民币汇改与资本项目开放进程得以顺利推进,市场主导的力量将逐渐提升,汇率弹性将进一步加强,从而继续提高金融市场市场深度和活跃度。受此影响,各类人民币国际贷款、国际债券以及贸易融资都会快速发展,从而带动包括香港在内的全球离岸市场进一步活跃。

从发展趋势看,这也意味着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路径,可能由跨境贸易结算推动,向更多通过计价和储备货币驱动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