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俄乌冲突何时了

2022-12-02
微信图片_20221202185750.jpg
2022年10月8日,在横跨刻赤海峡的克里米亚大桥铁路上,一节装有燃料的火车油罐车厢起火,多节货运车厢受损,部分道路被毁。

俄乌冲突已9个月了,态势呈拉锯式胶着,前景令人焦虑不安。

弄清俄乌冲突前景,当然避不开源头。

苏联时期留下一系列隐患,不仅存在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的来龙去脉问题,还有例如亚美尼亚族人占主体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州划归阿塞拜疆,同文同种的奥塞梯族人居住地作为南奥塞梯与北奥塞梯分别归属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等等。况且,苏联解体后,2400多万俄罗斯族人分布在非俄罗斯国土,其中在乌克兰逾1000万。

想从乌克兰拿回俄罗斯认为原属于它的领土,普京并非始作俑者。叶利钦当政时,俄议会曾于1992年5月21日单方面通过了关于废除1954年将克里米亚由俄罗斯划归乌克兰的决议,1993年7月9日又通过关于收回克里米亚的重要海军基地城市塞瓦斯托波尔市的法令,1994年克里米亚领导人还曾宣布脱离乌克兰独立。鉴于当时俄罗斯的羸弱地位以及俄乌之间尚能容忍相处,上述决议与法令均未实现。

人们还记得,俄罗斯一直租用塞瓦斯托波尔海军基地,1997年双边协议俄方租用20年,2017年到期,于是双方又在2010年签订合同继续租用25年至2042年。这说明,那时普京并没有夺回该海军基地的行动计划。

普京主政以来,看重乌克兰,试图建立欧亚经济联盟,在确立俄主导地位的前提下,振兴各自国家。原先乌克兰对欧洲出口占其出口总额的12%,对俄罗斯出口占40%。俄罗斯给乌克兰施以政策优惠,除每年约50亿美元的天然气优惠外,2013年俄罗斯答应向乌克兰提供150亿美元贷款,还有几十亿美元的军工订单。

2014年乌克兰发生政变,瓦解了普京的欧亚经济联盟构想,也给普京提供了夺回克里米亚的良机。当时连受到西方推崇的戈尔巴乔夫也站出来为“收复”克里米亚帮腔,认为这是对1954年苏联最高苏维埃“错误”的纠正。

普京是有雄心的。他曾受叶利钦“照管好俄罗斯”之托,决心要在自己手里把俄罗斯打造成一流强国,前提是消除可能存在的周边威胁。

乌克兰是一个主权国家,但同时也是一个曾在1990年国家独立主权宣言中申明“决意成为一个永久中立国家,不会加入任何军事阵营”的国家。

事物往往具有两重性。按照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无疑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犯。另一方面,如果不是乌克兰当局迎合北约东扩步步进逼,乃至2018年乌克兰退出独联体并于2019年将加入北约写进宪法,随后泽连斯基还提出要有核化,也就是说,如果乌克兰政治家们能从维护本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做到像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所说的那样,在北约与俄罗斯之间持中立立场,起连接东西方的桥梁作用,那么俄罗斯的后继军事行动也就失去依据,好端端的一个乌克兰也就不至于被糟蹋成如今这个样子。

普京在乌克兰采取的特别军事行动,显然是针对北约东扩的一仗。他自信拥有俄罗斯民心和核盾牌,但他对美国西方向乌克兰不仅提供大量先进武器装备,还提供战场情报方面的有力支持,其作用之超常估计不足。

俄乌冲突目前处于僵持局面,其前景可做以下几点预判。

其一,战争冲突没有赢家。俄罗斯优越的地缘政治地位和核大国地位,是无法撼动的。美国西方拥有的现代化经济科技军事实力,是难以匹敌的。就俄罗斯与乌克兰双边而论,俄方占有绝对优势,但就俄罗斯与乌克兰背后的北约而论,俄罗斯不占上风。加之乌克兰版图庞大,绝非几万甚至更多兵力所能掌控。战争冲突在一定时段互有进退,是不足为奇的。

其二,战争冲突将持久化。乌克兰顺从北约逼迫俄罗斯是不合理的,俄罗斯夺取乌克兰领土是不公正的,要俄罗斯吐出已占领土是不现实的。这“三不”之间的纠结,导致战争冲突旷日持久。既然俄乌战端实质上是在俄罗斯与北约之间展开,那么如果美国为首的北约没有结束战争的打算,那就只能拖延下去。

其三,和谈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但和谈不是烟幕,要落到实处。如今彼此在消耗,就看谁的韧性强。任何一厢情愿,都不现实。看来,在俄乌冲突中吃苦头的欧盟国家从中会起举足轻重作用。它们终究要反思:俄乌冲突给谁带来好处?何以引起欧盟国家的能源危机、通货膨胀、民怨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