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沱生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国观智库首席研究员

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与地区战略稳定

2022-09-14
a.jpg

朝鲜半岛形势自2020年再次趋向恶化以来已到了一个新的临界点,东北亚地区的战略稳定再次面临严峻挑战。

首先,半岛可能爆发新的核危机。在几年相对低调发展后,今年朝鲜已进行了近20轮包括洲际弹道导弹在内的各种导弹试射,并显露出可能进行新核试的迹象。美韩则陆续开展多种军事演习,并于8月底在时隔四年后恢复了 “乙支自由之盾”大规模联合军演(朝鲜立即将之称为“濒临核战争边缘的玩火行为”)。2018年半岛形势缓和存留的唯一成果“双暂停”不复存在。在此形势下,日韩两国要求加强美国延伸威慑的呼声越来越高。可以预见,一旦朝鲜进行新核试,一场新的朝核危机将瞬间爆发。

其次,南北双方发生突发事件的可能性上升。今年春俄乌战争爆发后,朝韩双方都迅速选边站,南北关系更趋恶化。5月韩保守势力代表尹锡悦上台后,对朝政策更趋强硬,韩美同盟进一步加强。在此形势下,南北对话沟通已完全断绝。2010年的天安舰事件、延坪岛事件曾在南北间引发重大军事危机,好在后来都逐步得到了缓解。但是,如果现在再发生类似事件,韩朝双方还能使之缓解并避免军事冲突吗?

第三,朝鲜对其核政策做出新宣示,加大了半岛危机升级、失控的风险。多年来,面对外来威胁,朝方曾多次宣示可能对美韩进行先发核打击。但在2016年、2021年的朝鲜劳动党第七、第八次代表大会上,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对朝核政策的提法有了变化,声称只要敌对势力不使用核武器侵犯朝鲜主权,朝鲜就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然而,在今年4月26日人民军建军90周年的阅兵式上,金正恩重提可能首先使用核武器。金正恩的讲话在美韩日引起强烈反应。其实,美国长期有对朝进行外科手术式先发打击的考虑,韩国多年来一直在发展对朝“三轴反制体系”,日本则正在加紧讨论发展“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在此形势下,一旦半岛危机再现,其急剧升级甚至失控的风险将居高不下。

第四,随着中美、美俄关系严重恶化,防范与管控半岛危机已变得极其困难,地区战略稳定可能面临严峻挑战。2021年拜登上台后基本继承了特朗普的对华战略竞争政策,中美关系继续恶化。美俄关系在俄乌战争爆发后更已陷入全面对抗。当前,美中俄三国不仅不再将朝核问题作为优先考虑事项,美国与中俄在半岛问题上的分歧还进一步扩大。今年7月中俄在安理会否决对朝制裁新决议即为一例。在此形势下,如果朝鲜持续推进核计划,美国与盟国对朝采取更多核威慑措施,地区战略稳定将遭到严重破坏,半岛及东北亚地区有可能出现类似冷战前半期“北三角”、“南三角”的对峙状态。

面对当前十分紧张的半岛形势,有关各国决不应掉以轻心,必须尽快行动起来,为维护半岛与地区和平稳定做出重大努力。

首要任务应是进行危机管控,全力防止半岛再次发生核危机及其他任何突发事件,而一旦爆发危机则要全力避免其升级为军事冲突。只有首先做到这一点,才能为下一步恢复半岛无核化对话打开希望之窗。

为此,美韩应改变要求朝鲜无条件恢复对话的做法,采取积极措施鼓励朝鲜重返对话。在恢复正式对话前,美国应与朝鲜保持“纽约渠道”的畅通,南北应先恢复2018年双方建立的军事信心措施。在接触中,美韩与朝方的一项当务之急应是就恢复“双暂停”重新达成协议或默契。

作为远为强势的一方,美韩还应明确向朝鲜做出安全保证,即使在重大军事危机中也不会对朝进行先发军事打击,这对防止朝鲜在紧急状态下铤而走险、率先使用核武具有重要意义。

与此同时,中国也应与朝韩美三国恢复有关半岛问题的双边对话。朝韩是半岛的主人,中美是对半岛影响最大的两个大国,四国首先恢复对话最为重要。四方在双边对话中应明确表示,愿为防止半岛爆发新危机与军事冲突共同做出重大努力。

在近期,联合国安理会应考虑以减少部分制裁的方式对朝鲜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并明确宣示,如朝鲜愿重启无核化进程,将会进一步考虑根据可逆条款逐步减少对朝制裁。

其次是必须将维护东北亚战略稳定作为一项重大任务提上日程。2017年朝鲜跨越核门槛,初步实现拥核,美国强化对朝军事威慑与地区反导部署,东北亚战略稳定曾受到严重冲击。未来如果朝鲜按其劳动党八大宣示的计划继续扩大核武库,发展多种核实战能力,而美国强化地区核导及反导部署,扩大对盟国的延伸威慑,则地区战略稳定将受到更大的破坏。届时,美日韩与朝鲜之间将无任何安全感,中俄两国为维护战略平衡将不得不采取反制措施,东北亚地区将出现日益加剧的军备竞赛与核安全困境。

为避免出现这一危险前景,美国应明确提出将不在东北亚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和陆基中导,更不会与日韩搞核共享,对其战略武器平台重返半岛地区进行军演也采取审慎态度,以争取朝鲜不恢复核试验。

韩国新政府则应放弃加强萨德部署的考虑。这一系统不能有效应对朝鲜中短导威胁,但在美国手中却可能削弱中国的二次核打击能力,从而迫使中国准备必要的军事反制手段。维护与加强军事安全信心措施仍是中韩两国管控在萨德问题上严重分歧的有效手段。

长期以来,对于中国提出的中美达成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协议的建议,美国总是以盟国反对作为拒绝的理由。但事实上,如果中美能建立这一核信心措施,不仅有利于中美两国战略稳定,而且有利于韩日及整个地区安全。美方应重新认真考虑中方提出的这一重要建议。

第三,最终目标仍应是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持久和平机制。对于这一点有关各国不应有任何改变与动摇。只有最终实现上述双重目标,朝鲜半岛的长治久安才能得到根本保证,东北亚地区的战略稳定才能得到有效维护。

当前,希望立即重启半岛无核化对话是不现实的,但有关各国都应就坚持这一最终目标做出明确宣示。

各国智库则可预先探讨各方共同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的路线图。去年中美韩的三个智库曾就此进行多轮对话,达成了不少重要共识,下一步应争取朝鲜智库加入进来。这方面的努力可为未来政府间对话取得进展做重要准备。

2020至2021年,为重启半岛对话和稳定半岛形势,文在寅政府曾就美中韩朝四方签订终战宣言提出建议并做出积极努力,后因美朝双方立场差距太大而未能成功。但从长远看,这仍将是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持久和平机制须首先迈出的关键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