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华盛顿卷入领土争端可能导致与中国开战

2021-03-25
特德.jpg

美国正在越来越多地介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其邻邦的一系列领土争端。这是一种愚蠢且具有挑衅性的政策,它给美国带来巨大的风险,而这些利害关系与美国的重要利益几乎甚至完全无关。美国领导人应该采取行动,尽快使美国从这种不明智的立场中解脱出来。

特朗普政府决定在东盟各国与中国的诸种南海领土争端中明确支持前者,尽管有必要扭转这个决定,但另外两个爆点更让人担心。一个涉及东海钓鱼岛(尖阁列岛),另一个涉及台湾在南海的领土主张。

虽然美国和日本在1951年首次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但该文件并未宣称其覆盖范围包括有争议的钓鱼岛(东京和华盛顿都称之为尖阁列岛)。直到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做了一次澄清讲话,这种宽泛的解释才开始出现。奥巴马在2014年接受日本《读卖新闻》采访时表示,“美国的政策是明确的,尖阁列岛由日本管辖,因此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同时我们反对任何阻碍日本在这些岛屿施政的单方企图”。

特朗普和拜登政府的官员后来都重申了这一立场。事实上,拜登政府似乎还一度超越了这种宽泛的解释。2月底,五角大楼发言人约翰·柯比表示,华盛顿支持日本对尖阁列岛的“主权”。他的说法似乎预示美国的政策出现重大转变。即使奥巴马向前跨了一步,但华盛顿的官方立场一直是美国反对用武力结束东京对这些岛屿的管辖,而它对领土争端本身的是非曲直不设任何立场。柯比的说法使美国支持东京的领土主张被记录在案,尽管他在次日做出“澄清”,重申了那个更具限制性的政策。

即使倒退回去,美国也担负着一项危险的承诺。这些无人居住的小岛位于冲绳西南,相对于日本的主要岛屿,它们更靠近台湾和中国大陆。一个潜在的敌对势力继续控制钓鱼岛让北京感到不安。这些岛屿周围还有丰饶的渔场,人们对当地蕴藏大量石油和天然气的预期也越来越高。出于地理、历史、经济和民族自豪感的原因,中国坚决反对日本的主权主张,东京和北京之间存在着长期和激烈的争端。更糟糕的是,最近几个月争端明显升温。对美国来说,重新解释共同防御条约,使之覆盖钓鱼岛,有可能是一个代价高昂的错误。

美国的风险敞口还不那么正式,但说到台湾对台湾海峡和南海岛屿的主权主张,这种风险却可能成为真实的存在。即使冷战期间,华盛顿承认台北国民党政权是中国“合法”政府的时候,美国政府对共同防御条约是否包括金门、马祖也含乎其辞。在华盛顿于1979年断绝与台北的外交关系,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交后,美国的安全义务范围变得更加模糊。《与台湾关系法》当中有一个隐晦的承诺,即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攻击台湾,美国将提供保护,但它对台湾声称拥有主权的岛屿的附带义务则完全是含糊的。

就算美国进行军事干预的前景使北京不敢进攻台湾本岛,但对金门和马祖是不是还这么克制就不确定了。对于台湾在南海宣称拥有主权的更小、更远岛屿来说,不确定的程度甚至更大。台湾在那里管辖两组岛屿,其中最大的是南沙太平岛,此外台北还控制着更北边的东沙岛(以及一些环礁)。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两个岛链也提出领土要求,这可能会形成爆炸性局势。

正如我之前所写的,台北和北京之间的领土争端只是愈演愈烈的台湾政治认同斗争的一部分。台北的民进党政府甚至拒绝与大陆讨论统一问题,对此中国领导人表现得日渐失去耐心。事实上,民进党当局正继续朝反方向走,以各种方式挑战独立的底线。近年来有多种迹象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种行为越来越不耐烦了。

北京方面强调不满的一个方式,就是对台北宣称拥有主权的一个或多个离岛采取军事行动。显然台湾领导人越来越担心这种可能性,3月17日国防部长邱国正证实,台湾已经在太平岛部署了更多的军事人员和武器装备。

在东京和台北的领土主张方面,美国似乎已经踏入潜在的军事雷区。在钓鱼岛问题上,华盛顿一个明显的假设是,虽然中国可能定期派遣渔船和其他船只进入有争议水域,但它永远不会采取真正的军事行动。这种假设严重依赖威慑的可靠度,哪怕这当中的利害关系对美国并无实质上的重要意义。这是一个高度可疑的假设,它有可能导致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发生悲剧性的军事对抗。

就台北的领土主张来说,情况甚至更糟。美国根据《与台湾关系法》做出的保卫台湾本岛承诺是隐晦的,有约束力的防御条约并不存在。这种隐晦的承诺是否也适用于台湾政府宣称拥有主权的偏远岛屿,目前仍然是个谜。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所采取的政策,相当于在战略模糊上再加一层战略模糊,这是非常危险的。

彻底重新评估华盛顿对这些领土争端的立场已势在必行。美国领导人已经承担了明确或隐晦的义务,而从美国的合法利益角度看,这些义务几乎毫无意义。更糟的是,这种介入的风险如今非常高。华盛顿目前的姿态,可以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外交政策失当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