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资本主义危机与“新冷战”前景

2020-08-21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体系与全球治理机制面临重大而严峻的挑战。之所以如此,资本主义危机的频繁发生与日益严重是一个重要原因,同时也是大变局的一个显著体现。当前国际体系与秩序是在西方国家主导下建立并维持的,资本主义出现危机必然会传导到国际关系层面。一定程度上来说,西方有人鼓吹“新冷战”正是他们感受到资本主义危机的一种逻辑反映。

事实上,资本主义危机的反复出现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社会化大生产和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基本矛盾决定了这一点。资本主义经历了数百年的发展,也历经了数次危机,依然保持其生命力,这与资本主义内部调适与积极改革密不可分。然而,资本主义越发展,其面临的挑战也越深重。一定程度上说,资本主义系统性危机已然发生。本世纪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经历了金融危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以至于制度危机。首先,2008年金融危机凸显了以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为主要内容的“华盛顿共识”的局限性,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自由资本主义经济治理模式的缺陷。从此,西方经济发展模式的神话便失去了往日的光辉。在此背景下,西方社会又经历了社会危机与政治危机,主要表现为要求社会公平正义的社会运动,如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法国的“黄背心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等示威浪潮席卷资本主义世界,以及极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等思潮兴起,在政治上则表现为特朗普当选、英国脱欧、欧洲右翼政党崛起等。

当下,新冠疫情这一全球性公共卫生安全挑战再次凸显资本主义的内在弊端。如果说2008年金融危机是资本主义内在危机的一种集中体现,那么2020年新冠疫情就反映出资本主义内在危机与外部挑战的双重困境。从内部危机而言,新冠疫情所导致的经济衰退、社会不公、阶层固化等现象明显;从外部挑战来看,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应对新冠疫情的乏力令民众对政府治理能力产生质疑,这又突出并加深了其制度缺陷。近年来,西方学者对他们的民主制度提出了种种批评:民主制度出现“异化”现象,党派之争取代了治理能力之争,“否决政治”令西方政治制度的运作几乎失能。在新冠疫情防控问题上,中国的制度优势体现得更加明显。这种现象显然引起美国等西方世界的关注,并进一步激发了它们的危机感,同时也加重了它们对“中国为什么能?”这一问题的困惑。特朗普就曾感叹,新冠疫情为什么没能在中国流行开来。

面对此种情景,美国等一些国家政客并没有反躬自省,而是不断“甩锅”别人,寻找替罪羊,甚至煽动意识形态对抗。近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就充分体现出这一点。尽管中国无意输出自己的发展道路与制度模式,但某些西方国家基于先入为主的成见,将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而又具有巨大发展动力与吸引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作为竞争对手。特朗普政府不断强调“中国共产党政府”、“共产党中国”等话语,意在突出和强化意识形态色彩,将中国塑造成一个经济上、安全上、意识形态上对西方构成全面威胁的国家。一时间,“新冷战”的说法甚嚣尘上,并似乎得到了更多的现实论据。

中国不希望出现“新冷战”,同时反对零和思维与冷战意识。2020年5月,李克强总理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我们从来都主张摒弃冷战思维。8月1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中国无意同任何国家进行制度竞争,无意同任何国家搞意识形态对抗,中方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发言人再次强调:“尽管美方一些极端势力不断在制造事端,试图将中美关系推向所谓'新冷战',但中方的对美政策保持着连续性和稳定性。”尽管如此,中国也不得不为一种“新冷战”模式的可能出现做好准备。换言之,我们从主观层面来讲不希望看到新冷战,但我们要从战略上对可能出现的“新冷战”做出研判与应对,并最终使得这一前景不会出现。

应该认识到,冷战思维与冷战做法并没有随冷战的结束而终结,而是在以各种新面目寻找时机“东山再起”。1989年11月23日,邓小平在会见南方委员会主席、坦桑尼亚革命党主席尼雷尔时说:“我希望冷战结束,但现在我感到失望。可能是一个冷战结束了,另外两个冷战又已经开始。一个是针对整个南方、第三世界的,另一个是针对社会主义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应该对可能出现的新冷战保持高度警惕。当然,这种新冷战模式是在全球化大势不可逆转的情形下展开的,其形式与内容与旧冷战会有很大不同,即集团对抗、军事争锋、经济割裂、人员隔离等现象难以简单重复。其根本原因在于所谓“新冷战”的任何一方都与冷战时期不同:西方世界未能见到实在的、紧迫的安全威胁,美国领导兴趣淡漠与领导能力弱化,由此导致西方团结力量不足;中国实力增强,坚持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特别是中国已全面深入地融合进国际体系之中,并成为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可以说,中国是世界主要的一部分,与中国隔绝就是与世界隔离,就是与发展绝缘。显而易见,这不符合资本主义的发展逻辑与演进规律。

有鉴于此,中国一方面要继续苦炼内功,保持定力,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不断增强实力。只要中国的经济活力、韧劲足够大,西方世界就不会拒绝分享中国利益;另一方面,要在坚持原则立场的前提下保持足够的政策灵活性,避免造成意识形态方面的竞争与对抗。总之,中国应不随风起舞,坚定发展议程,保持战略主动,以努力实现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