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的灾难

2020-06-16
Drew.jpg

今年春天,两场全国性悲剧——新冠危机和这个国家的种族主义遗产——撞在一起,这对美国来说简直是场灾难。而白宫的主人性情无常,完全不适合执政。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应对疫情的无能,已经导致迄今逾11.2万人死亡,这是世界上最高的新冠肺炎平均死亡率之一,而且冠状病毒还在继续向未发生疫情的地区蔓延。这场公共卫生危机还引发了美国自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随着后续事件的发展,毫不夸张地说,下个月届满244岁的美国建国实验正处在严重的危险之中,甚至比上世纪70年代水门丑闻引发的宪法危机还要严重。这次大流行与最近的一系列种族相关暴行同时发生,将这个国家彻底引爆了。

数百万在家隔离的美国人一遍又一遍地观看四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冷血杀害手无寸铁、戴着手铐的黑人乔治·弗洛伊德。其中一名叫德里克·肖万的警察随意跪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近九分钟,直到他失去知觉。另外两人坐在弗洛伊德的背上,让他更加喘不过气来。第四个人则在一旁张望,阻止惊恐的路人靠近。弗洛伊德不断挣扎,大声喊着:“求求你们,我喘不上气了。”

弗洛伊德的被杀害冲击着这个国家的良知,它为美国人提供了一幅关于“警察暴行”真实含义的清晰画面。在被封锁和保持社交距离禁锢数周之后,人们已经积攒了大量被压抑的能量,并由弗洛伊德的死亡视频释放出来。次日,抗议活动从明尼阿波利斯开始,之后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成千上万不同种族和年龄的人参加了抗议活动。

参与暴力、抢劫和破坏财产(包括点燃警车)的示威者是吸引特朗普的猫草,他的政治招牌就是煽动支持者的愤怒。他那种尼克松式的“法律与秩序”言论,目的就是混淆暴力示威者和数量多得多的和平示威者之间的区别。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一如既往地准备帮助特朗普利用局势积累更多权力。由于华盛顿特区不是一个州,所以特朗普和巴尔有实施他们自己解决方案的回旋余地。他们动用了各种州国民警卫队,即联邦机构的军事化部队,令人不安的是,他还动用了一些无法辨别的力量。华盛顿成为一个被占领的城市。

特朗普假充硬汉,实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独裁者。而当抗议者在白宫周围聚积时,他决定,或声称,是时候“视查”一下白宫庞大的地下掩体了。白宫本身已经变成一个掩体,在弗洛伊德被杀后的混乱期间,白宫的围栏高度几乎增加了一倍。特朗普一如既往地喜欢制造混乱,他在推特上说,如果示威者冲破围栏,“与他们打招呼的会是我所见过的最凶的狗和最狠的武器”。

用武力驱散白宫对面拉斐特广场上的和平示威者,这令人深感不安,也冲击着全国的良知,巴尔最初也认为这是对示威者权利的侵犯。特朗普不太聪明的顾问们——最知名的就是他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策划了一场政治表演,让特朗普穿过广场,走向已经被封起来的圣约翰教堂,教堂的地下室已经被人点了火。但是,他们没有考虑到特朗普到那儿以后该做什么。特朗普笨拙地挥着一本圣经,有时还把它倒拿着。这些照片只会让他看起来很蠢。

此外,特朗普主张让现役美军淹没美国的城市,这遭到了广泛的反感和蔑视。包括詹姆斯·马蒂斯在内的一批前高级军事官员公开谴责总统。马蒂斯是退役海军上将,直到去年还一直担任特朗普的国防部长。马蒂斯表示,自己对动用军队镇压示威的想法感到“愤怒和震惊”,并称美国人正在“见证三年来缺少成熟领导的后果”。

不过,那些从这类声明中看到特朗普总统任期已经瓦解的人,并没有考虑是否继续保持共和党人的忠诚。面对在马蒂斯和特朗普之间进行选择,几乎所有当选的共和党人都站在了总统一边。长期以来,他们一直为他辩护,认同他的许多观点,变得如此依赖他和他的捐款人,以至于并不打算与他决裂,尽管他们都知道,目前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可能会在11月的选举中下台,而且会把他们一起拉下水。

虽然全国性反抗警察种族主义执法会带来一些改革,比如改进培训,禁止锁喉和勒脖子(就像杀死弗洛伊德的那种手法),反思警察的作用,但无论结果多么激进,都无法消除种族主义这个美国创始人与奴隶制妥协所留下的巨大污点。

对美国黑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罪行政府是无能为力的,比如空驶的出租车拒绝停车,被人误认为是超市员工,以及无数有意或无意的侮辱。眼下走上街头的人们是不会满意的,除非这场全国性爆发的结果是改善学校、医疗保健和少数族裔的就业机会,给黑人一个公平的机会。如果美国又一次未能兑现它所宣称的价值观,将来会发生什么事呢?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America's Calamity”(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