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国际经济研究院杰出研究员
  • 肖耿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香港能否避免悲剧

2019-12-04
a3.jpg

我们所在城市的抗议活动在开始近六个月之后达到高潮。在本月早些时候格外混乱的一天里,警察发射了1500多枚催泪弹,一名警察受到袭击时从近距离向抗议者开枪,抗议者们则残害了一个与他们意见不同的人。4000多人已经被捕,基础设施遭到破坏,经济陷入了衰退。为什么会这样?

香港政府已经撤回引发抗议的引渡法案,可抗议者怒气未消,而且他们缺乏连贯的策略或诉求。他们声称是为民主而战,但使用中世纪式的弹射器发射砖头和燃烧瓶,实在与这一崇高目标格格不入。实际上,抗议者们的焦土策略只会带来更多的混乱、破坏和死亡。

不是必须采取这种方式。为有助于寻找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对香港的现状和未来前景做一个PEST(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技术)分析。

政治上,重要的教训是政府有保障社会秩序和安全的责任。在“一国两制”框架内,香港特区政府有权处理内部安全事务,但如果它的行动力欠缺,中国中央政府就有权利和责任进行干预。香港的抗议者令和平的游行示威升级为大规模暴乱,会使这种干预不可避免。

经济上,香港正为旷日持久的抗议付出高昂代价。7-9月,这个城市的GDP环比下降3.2%,经济表现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差。

不过一切尚未尽失,香港的股市仍在运转。保持IPO世界纪录的中国最大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已经落实其在香港二次上市的计划,筹资近130亿美元。

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香港IPO筹资额超过了美国或中国内地。香港所有上市公司的总市值是内地的一半。香港还是中国管理离岸金融资产的一个重要平台,是连接全球供应链的重要一环。中国大约60%的外来直接投资是通过香港流入的。

然而这些经济优势也有意想不到的社会后果,它让这座城市的不平等程度达到45年来最高水平。与许多西方经济体一样,在房产主、开发商和精英专业人士积聚财富的同时,香港中下层劳动者却面临收入的停滞和房价飙升。由此产生的挫折感成为当前动荡的根源。

政府治理的一再失败进一步加剧了公众的情绪。面对社会、地缘政治和技术革命的巨大冲击,香港政府需要采取积极的政策,既能应对新的发展,又能预计到未来的挑战——首先是平价住房的短缺。但是,它仍然固守殖民时期过时的“积极不干预”原则,致使问题恶化,民怨上升。

这股怒气在社交媒体上找到了“家”。

技术加剧“信息的无序”,使“一国两制”安排的基础被动摇。带有偏见、误导性和子虚乌有的信息铺天盖地,其中许多旨在煽动香港的反中情绪。“过滤气泡”和“回音室效应”的形成让问题更加复杂,使沉浸在这些信息中的年轻人认为他们的一切哀怨都是内地的错。

当这些想法开始变成行动,抗议者就利用社交媒体组织、记录和传播他们的活动,而且通常都是匿名的。对于示威者和他们的反对者来说,社交媒体是塑造叙事的重要手段,使他们能分享诸如警察施虐或抗议者暴力的图像。

而社交媒体既是武器,也是战场。仅仅8月份,就有1600多名警察和他们的家人被“起底”,他们的私人信息被公布在网上,目的是骚扰或者做更坏的事情,有些甚至连小孩上学的地址也被公布出来。 (一些记者和反对者也被“起底”。)

尽管有这些挑衅,香港警察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克制。的确有两人在混乱中死亡,但相比之下,智利圣地亚哥仅两周的示威就有22名抗议者被打死,伊朗最近的抗议活动中被打死的有100多人。

如果美国或法国的抗议者制造骚乱达六个月,政府会派国民警卫队平息动乱。然而中国却表现出战略耐心,认识到直接干预可能有利于那些想把动乱粉饰成“文明冲突”的人,尤其在中国陷入与美国复杂的贸易和战略对抗之时。

但暴力持续的时间越长,各方的选择就越少。其实,最近的区议会选举投票率达71.2%,表明人们和平地通过投票寻求改变。如果抗议者避免暴力,选择耐心等着用投票表达自己的意愿,同样的信息也可以传达。选举结果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机会,去仔细反思结束暴力抗议的必要性,共同努力解决真正的问题。各方在设计实施符合香港《基本法》和中国宪法的治理改革时,必须展现同理心、谦逊和妥协的意愿。

另一种选择不会带来幻想中独立繁荣的香港,而会造成衰败的经济、分裂的社会和失去的一代。罔顾现实只会让这种结果更难避免。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Can Hong Kong Avoid Tragedy?”(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