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台湾政治动荡加剧给华盛顿带来麻烦

2019-05-16

自从理查德·尼克松总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邦交,几十年来美国的政策目标始终相当一致。政府各部门官员、保守派和自由派、共和党与民主党都力求维护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现状。这意味着既要延续台湾事实上的独立,又要鼓励缓和两岸紧张关系的举措。就美国官员而言,有关台湾最终政治地位的决定应当无限期搁置。本质上,华盛顿的这种“刚刚好”脚本有利于它保持与台北和北京之间的谨慎关系,既避免对抗,也避免双方走向统一。不幸的是,日益加剧的台湾政治动荡给执政的民进党和其对手国民党都造成了冲击,并对美国的目标构成重大威胁。

从美国利益角度看,这并不是台湾第一次出现令人不安的事态发展。21世纪最初几年,台湾总统陈水扁就让美国官员吓了一跳,因为他似乎过于认真地让民进党有亲台独的官方立场。陈水扁挑衅北京的亲台独举措多次让华盛顿措手不及。陈的继任者、国民党领导人马英九则让美国领导人轻松多了,他寻求与大陆建立一系列更紧密的经济和文化关系。然而,随着两岸协议的增多,美国外交政策界的一些鹰派人士开始担心北京和台北的关系发展得过于亲密。

大多数台湾选民似乎心存同样的担忧。他们不仅在2016年选出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担任总统,而且头一次让民进党控制了国家的立法机构。在独立问题上,蔡英文比陈水扁更谨慎,但北京对台湾放弃马英九和解政策的不满和愤怒,致使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了甚至比陈水扁当政那些年还要好斗的政策。

华盛顿对蔡英文似乎相当满意。事实上,特朗普政府和国会亲台人士已经采取措施,加强美国对台北的支持,以应对北京的霸凌行为。可是,台湾本土对蔡英文总统的支持已经减弱,民进党在2018年11月的地方选举中遭到重挫。蔡英文被迫辞去党主席一职。她如今要想连任台湾总统,在党内还要面对她的前行政院长赖清德的强有力挑战。赖清德正与蔡英文争夺即将到来的民进党初选提名。

华盛顿有理由把赖清德看成另一个陈水扁,一个可能在台海关系上我行我素不计后果的人。赖清德大批蔡英文领导无能,他的台独立场更加明显。他警告说,不能考虑北京任何给予台湾“特殊地位”的提议。这指的是台湾接受正式统一,但享有类似香港那样的政治自治。赖清德表示坚决反对这样的协议,指出北京已经在渐渐侵蚀香港的自治权,如果接受这种特殊地位,最终会让台湾变成另一个西藏,一个共产镇压的祭品。赖清德的一些支持者甚至更坚决地要求台湾彻底独立,并表达了对蔡英文不愿为此采取更强硬立场的极度不耐烦。

国民党的政治走向同样不确定。在这场拥挤的、有诸多候选人的竞赛中,新北市长朱立伦成为初期领跑者,而其中有两个人让华盛顿和决意维护台湾事实独立的台湾人感到格外担心。其中一位是高雄市长韩国瑜,这位特立独行民粹主义者在2018年意外获得这一职位,震惊了全国。韩国瑜被拿来与唐纳德·特朗普相比较,尤其因为他稀奇古怪的政策承诺,以及冒犯妇女和少数族裔的言论。但也许更让人担心的,是他在陆台关系上有非常通融的看法。事实上有迹象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曾经发起一场微妙的宣传活动,刺激台湾选民支持他。虽然韩国瑜3月31日宣称他不会参加国民党提名的竞争,但现在看来他好像对这个决定犹豫不决。

郭台铭加入选战引起人们对台湾大陆政策的同样担忧。郭台铭是商业大亨,他创建的富士康是苹果iPhone的主要制造商。他也被拿来与特朗普比较,部分原因是他和特朗普一样,在竞选总统前从未担任过公职。如同特朗普和韩国瑜,郭台铭也因为漠不关心的态度——即使不是公然的性别歧视——而引起轩然大波。在台湾现任总统是女性的当下,这并不是一件小事。

国民党人担心,随着郭台铭的参选,该党多位候选人之间展开激烈、分裂和势均力敌初选较量的危险会越来越大。国民党新的罅隙有可能把民进党“蔡赖失和”带给它的明显优势白白浪费掉。事实上,两党内部的激烈分歧有可能为强大的独立或第三方竞选者开道,尤其是台北市长柯文哲。

郭台铭对中国的看法也让华盛顿感到担心,至少和担心韩国瑜、赖清德一样。郭强调他的目标是缓和与大陆的紧张关系。他反对台湾可以靠军事手段或外来支持保持事实独立的观点。他反问“为什么中国人要打中国人”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暴,原因有二。第一,大多数台湾民众认为自己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第二,他漫不经心的言论似乎说明,对北京已经部署并决心强化的强硬策略,他抱着随遇而安的态度。蔡英文旋即对郭台铭发出嘲笑,并建议他告诉中国应克制好战举动,不要追求军备竞赛。

华盛顿有充分理由对民进党和国民党的政治走向感到不安。如果赖清德在初选中战胜蔡英文,继而赢得大选,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将不得不与一位也许比陈水扁更有决心推动台独的台湾领导人打交道。结果几乎可以肯定,就是本已令人担忧的两岸紧张关系进一步加剧,同时加大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保护者美国发生武装冲击的危险。

如果韩国瑜或者郭台铭当总统的话,前景没有那么危险,但华盛顿仍然有理由不喜欢它对美国东亚政策的潜在影响。这两人似乎都模糊了对北京采取谨慎适度包容政策和采取彻底绥靖政策的区别。这种做法有可能让华盛顿继续保持台湾地位“刚刚好”的希望一下子落空。

美国领导人应该全面重新评估美国的对台政策。智慧的大国不会让自己受困于被保护者内部政治动荡的冲击。但这正是华盛顿眼下在台湾问题上的处境,其结果可能极其令人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