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为何美国对朝发动有限军事打击是下策

2018-01-26
S2.jpg

据报道,特朗普政府内部以及整个美国国家安全界正在激烈探讨是否对位于朝鲜境内的目标(如导弹发射场)发动常规精确打击(俗称“流鼻血打击”),以迫使金正恩放弃继续开发核武器项目。

虽然如爱德华·卢特瓦克等一些鹰派异见持有者已经(可以预见地)表达了他们对攻击朝鲜的支持,但大多数分析人士和国防知识分子都基于几个原因反对发动有限军事打击(一定要看凡·杰克逊、亚伯拉罕·M·丹麦以及卢克·奥布莱恩关于这个问题的最新分析)。

对于美国实施有限军事打击的主要反对原因是这些军事行动或许会在美朝之间引发一场全面战争,而战争很可能迅速突破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界限,进而造成哪怕没有数百万、也有数十万人的伤亡。主要原因就是:金正恩将很难区分何为有限军事打击,何为旨在逼他下台的全面美国军事行动,而他很可能立即对美国全力发起反击。

这是因为朝鲜落后的早期预警系统,还是平壤政权精心设计进攻行为的战略文化,抑或是金正恩的国内政治地位不允许这位独裁者像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那样在2017年熬过美国的袭击,这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军事打击对于停止或暂缓朝鲜开发核武器项目起到的作用很可能微乎其微。

但是,只要还存在一线希望可以阻止朝鲜开发核武器项目,这一论断就远不足以防止“流鼻血打击”的支持者推动实施军事打击。鉴于任何军事冲突与生俱来的不可预测性和变幻莫测,加上对朝鲜政权内部运行机制缺乏有效情报,的确存在一丝希望,即发动针对朝鲜的有限军事打击可能不会引发大规模的报复行动或逼迫平壤实施恐怖袭击等非对称行动。

正如卡尔·冯·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指出:“与其他任何情况相比,战争会以远超我们预计的方式演变……近在眼前与远在天边截然不同。”他进一步强调:“……一套理论的每个错误和夸大都会立即在战争中得以暴露。”鉴于美国和朝鲜军队最后一次交火是在上世纪60年代的一场“低烈度战争”,当时也并未引发现实中的核武器交锋,我们缺乏切实的实证证据来毫无疑问地证明或推翻那些关于朝鲜将如何应对危机或开展战事的理论。

任何不偏不倚的朝鲜问题观察人士都应当承认这一点。

军事分析向来难以捉摸。正如历史学家迈克尔·霍华德曾指出的那样:“你了解上一场战争的战场,你试图将那场战争的经验外推。距离上一场战争越远,这种外推就越可能带来误判……大部分时间里,你不得不在和平的迷雾中继续航行,直到最后一刻来临。然后,或许已经为时已晚,乌云散去,眼前出现了大陆……这时你才会发觉……你的推算是否正确。”

只有在军事冲突爆发后,你才会发觉你对朝鲜这种拥有核武器的对手的军事实力与意图的研判是否正确,而这对于防止一场核灾难而言的确太迟了。然而,虽然那些坚称不应对朝鲜发动“流鼻血打击”的人或许会错误地认为,这将在美国和朝鲜之间引发一场全面军事对峙,但他们很有可能是正确的。

让我们再次重申在这个问题上最明显的一点:金正恩很可能无法区分以巡航导弹和隐形战机对朝鲜境内导弹场发动的有限空中打击和为地面进攻铺路的大规模空中行动。因此,金正恩的决定将在很大程度上受“或打或输”困境的影响,尤其当涉及到是否使用常规部队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这将极大增加全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的风险。

对于实施“流鼻血打击”的支持者来说,问题是他们是否愿意承担造成哪怕没有数百万、也有数十万伤亡的风险,来对他们的理论进行测试。又或者他们愿意承认,对朝鲜这种拥核对手展开的军事行动,由于风险过大而不值得被严肃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