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为何要担心中国军事技术相对落后

2017-03-03

西方军事分析家痴缠于中国军力的快速现代化。无论是高超音速滑翔弹头、新型隐形战斗机,或是新型柴电攻击潜艇,新军事技术的应用总是人们格外关注的话题,其受关注程度超过了譬如解放军的理念和训练的变化。看重中国军事技术的原因之一,是深怕在不远的将来,拥有技术更先进军事装备的解放军会使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相形见绌。

S2.jpg

 其结果是,为抵消中国和俄罗斯的军事技术进步,美国国防部投入大量资源进行研发。在五角大楼,这种保持美国全球军事优势的做法叫作所谓的“第三次抵消战略”。表面上,国防部的工作不仅着重于发展新军事技术,同时也强调新技术与传统技术的整合,强调新作战方式与传统方式的整合,但正如前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等五角大楼高级官员近年来说的,新式技术在其中扮演了最重要角色。

然而,过分强调通过发展领先军事技术来确保长期军事优势有一个内在危险。正如经济史学家亚力山大·格申克龙在1951年一篇分析经济落后的论文中提出的,“领先会受惩罚”。通过分析德国19世纪经济迅速崛起,及其如何迅速取代英国成为欧洲经济引擎,格申克龙注意到,落后也是一种相对优势。他认为,落后国家可以从更先进国家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并且以更有效、更系统化的方式,实现成本更低、更快速的创新。

将格申克龙的后发观点用于中美军事竞争,就明显看出,美国试图通过技术领先来保持军事优势的努力,从长远看未必会成功。靠模仿美国军事技术,而不是被迫从头开发技术,中国和解放军可以比美国更节省军费,更快更大量地生产出新的装备。尽管与美国的竞争中,中国在许多方面仍然落后几十年(比如潜艇和精确制导打击技术),但最后北京也许不仅赶上,甚至有可能超过美国的军事能力。不过同时应注意的是,对中国来说,落后应该被当成机会,落后并不是中国的内在优势,因为落后大国也有可能无法实现超越,或者是无效,或者是无能。

中国技术上相对落后及其对美国的模仿对美国军事优势构成的威胁由来已久。2015年秋《华盛顿季刊》刊登美国政治学者撰写的文章指出,崛起大国的军方有种强烈偏好,即在与守成大国的军备竞赛中进行模仿而不是发明。文章作者们认为,“规避风险的后进挑战者往往选择模仿领先国家的军事创新,而不是开发自己的(技术)”。他们还提出出现这种情况的三个条件:“自主创新比模仿更费钱;替代创新有效性方面的信息太少;不去模仿别国所带来的感知风险,大过追求新颖高风险新技术所带来的感知利益。”所有这些情况似乎都适用于中美军事竞争。文章同时指出,像中国这样的国家通常希望在军事能力上与竞争对手平起平坐,而不是去寻求不对等优势。

但文章作者没有论述到的,是格申克龙暗示的与军事竞争有最大关系的另一个危险。像解放军这样相对落后的军队,不仅可以获得与较先进军队同样的地位,甚至有可能在战斗力方面超过后者。历史上这种例子比比皆是:拿破仑战争最后五年,奥地利、普鲁士和俄国军队模仿法国的技术和军队组织进行改革,结果打败了法军;德国无畏舰的优良设计,在1916年的日德兰海战中给英国皇家海军带来毁灭性影响;二战期间红军技战术调整,最佳战例就是在1944年摧毁了德国中央集团军。

在每个案例当中,军事力量占优的一方最终都比对手损失了更多装备与人员,因为后者不仅模仿改进军事力量占优一方的技术,还模仿改进其战术和作战理念。换句话说,表面落后的军队是以自己的方式打败了有优势的军队。但矛盾的是,必须注意到如果没有法国的示例,奥地利、普鲁士和俄国军队永远不会改革;如果不研究皇家海军之前的设计,德国就造不出优异的无畏舰;如果不采用德国技术(包括德国1941年前提供给苏联的许多最先进军事技术),不采用闪电战的战术和作战理念,苏联红军就不可能战胜德军。

虽然这些例子是极端个案,但对中美和平时期的军事竞争来说,人们仍然可以从中得出一些结论。首先,如果过分强调保持对对手的技术优势,那么没有哪个优势军事强国能永远占上风,因为对方最终会用自己的方式打败它(除非像苏联由于国家资源不足而崩溃)。第二,崛起大国军事上的后发优势很难用优势国家开发出的新技术抵消。最有效的抵消是不给对手提供可模仿的技术、战术或作战理念,并迫使对方分担军事装备领域的创新成本。也就是说,改进现有技术而不是专注于开发新的破坏性军事技术,也许能比新式尖端技术更长久地让美国保持军事优势。

简言之,美国让中国在一些耗资巨大的军事创新领域取得领先,不失为一种观点。

如果中国占了上风,比如在导弹或声纳技术方面,那么美国可以运用自己相对落后的优势,对中国的硬件进行模仿,而不是试图取代之。这当然需要在现实世界和网络空间进行复杂的情报运作。重要的是,这种反向模仿游戏只能在两种情况下进行。首先,中美经济技术发展必须保持在相似阶段,并且拥有相似的军工产业渠道。第二,美国必须避免在某些军事技术上落后中国太多。也就是说,为使美国在这场军事竞争中胜出,华盛顿需要像紧张的自行车比赛那样借助北京的气流,并抓住时机超过前面的竞争对手。

不过,唐纳德·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军会不会允许美国落后于哪个竞争对手,还得走着瞧。